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楚臣 > 第三百九十五章 赤山军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五章 赤山军

书名:楚臣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张平、林海峥、冯宣、冯翊甚至连护卫都没有带,仅仅在十数船工、水手的护送下,仅用三天时间乘一艘中型快帆船,便日夜兼程闯过江州、池州两地水营的封锁,到采石附近弃船登岸,然后用一天两夜的时间,从采石直接从宣州北部徒步,赶来茅山。

    从岳阳到采石,长江水道实测长逾一千五百里,即便是进入夏季后,江水漫涨,水势辽阔,三天三夜便能走完全程,也是可以说在当世创造出了一个全新的记录。

    要知道早年旧式帆船不敢夜航,这段水路走上半个月都要算是快的,用新式快帆船载货从岳阳顺流抵达采石,通常需要六天左右的时间。

    张平他们能闯过封锁,除了一艘中型快帆船目标小,不怎么引起注意外,速度也是一个极重要的因素。

    虽然排桨战船极致能达到半个时辰行三十余里的速度,是要比快帆船更快,但时间难以维持多长,更关键的是江池两营的兵马看到有一两艘快帆船径直闯过来,调不调排桨船使出吃奶的力量追赶还不一定呢,更不要说还不一定能追得上。

    得知岳阳来人,李普与李秀也第一时间从小茅峰西面的坡岗赶到北麓庄园来。

    看到行尚书省委命韩谦出任招讨使、利用桃坞集兵户残部新编一军出任都指挥使、行营都总管的告身,信昌侯李普内心里满是苦涩。

    李普能够想到韩谦潜入金陵夺他兵权的同时,便着冯翊、林海峥等人在岳阳见潭州杨元溥捅破这事,时间应该是拿捏到极好。

    且不管杨元溥及岳阳众人内心里如何看待这事、如何看待韩谦擅夺兵权的行径,至少在表面上,韩谦作为招讨使,在金陵全权代表岳阳行台的名份是确定下来了。

    张平、冯翊他们所带来行台对他最新的令函,是要求他返回岳阳另有任用,虽然他可以派人到岳阳说项,要求继续留在金陵,但韩谦的名份正式确定下来,他留下来就得接受韩谦的节制。

    即便是名义上,他真就甘愿受韩谦节制吗,甘愿信昌侯府曾经伸出一根小手脚就能捏死的小角色正式骑到他脖子上拉屎撒尿吗?

    但是,他能够不留下来,就直接灰溜溜逃回岳阳吗?

    那样的话,除了他的颜面难存外,李秀、李碛留在率郡王府三百精锐府卫留在金陵,他不仅不能施加影响,又岂知韩谦会不会存什么歹毒心思?

    韩谦却没有心思去管李普内心的挣扎,心想张平、林海峥、冯宣、冯翊等过来,至少在楚州军有异动之前,有张平、林海峥他们分担军务,他多多少少能补上一觉,接下来他又问及离开叙州半个多月来,岳阳及荆州乃至东川的形势变化。

    “杨家率先出兵,出其不意攻下婺源人在思州东北面夹黔江而立的两座寨子,渝州那边虽然没有传来消息,相信这几天也应该对窃居黔江两岸土地二三百年的婺源人出手,”林海峥说道,“我们离开岳阳时,李知诰已经率扈卫到岳阳述职,周通、郝子侠也都率部在衡州登船,最快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入驻鄂州了。柴大人到九峰城接掌南部防线也快有十天了吧,周惮将军改任衡州刺史……”

    李普在场,林海峥也是颇为客气的称呼柴建。

    周惮作为山寨出身的将领,调到衡州任刺史,除了身边百余部曲相随,在地方上没有半点根基,那也只能是刺史,而李知诰又与嫡系的周通、郝子侠两都兵马调往鄂州,那留在九峰岭、狮子岭、五指岭以及邵州的兵马,柴建便就能轻而易举的掌控住了。

    以信昌侯府及晚红楼这伙人的秉性,在金陵乱局明朗之前,他们是不敢对撤守永州的叛军轻易妄动的,接下来多半会将心思放在经营衡州、邵州之上,只要赵胜、罗嘉两路叛军没有什么异动,他短时间内却不用担心那边会出什么漏子。

    韩谦看李普游离不定的样子,心想他多半还是想留下来的,说道:“我在茅山兵微将寡,李侯爷要是能与李小将军留下来助阵,五万妇孺或能更多一线生机——要是李侯爷愿意,我上书岳阳,请殿下及诸位大臣,受李侯爷宣慰联络之权……”

    面对韩谦的挽留,李普心里自然是又惊又疑,但心想他与李秀率四百多精锐骑兵驻扎在小茅峰西侧的坡岗,进退两便,不怕韩谦心思歹毒能害到他,便顺水推舟说道:“倘若不能将五万妇孺带回岳阳,我心难安,我这便写一封书信派人送到殿下跟前,请求能留下来或能尽一分力。”

    说到这里,见接下来韩谦要给张平等人介绍金陵当前的形势,李普既不想看韩谦煊炫奇袭丹阳的功绩,更不可想张平等人在知道韩谦事前在茅山的部署之后,惋惜他们之前不敢守秋湖山,当下便不再磨蹭什么,与李秀先回西面的小茅峰。

    看到李普与李家子弟先离开,袁国维忍不住疑惑的问韩谦:“为何不让李侯爷回岳阳去?”

    袁国维心里很清楚,李普留下来仅仅是想看韩谦的难堪,甚至他都担心李普有机会可能会从背后捅他们一刀以报夺兵之恨,这时候很是不解韩谦刚才为何要出声挽留李普下来。

    韩谦耸耸肩,张平虽然颇为务实,甚至比李普等更精明干练,但他毕竟是神陵司的故人,有些话也不方便说得太不留情面。

    在他看来,与其放李普回岳阳,宁可将李普留在眼鼻子底盯着。

    再说者,李普留下来,柴建在邵州就不会对叙州搞太大的小动作。

    除了雪峰山驿道拓宽、布铁等货物销售湖南诸州等事能顺利进行外,韩谦第二、第三批也敢放心从叙州抽调更多的精锐,特别经过多年培养、左司子弟出身的武官到金陵来。

    留李普在身边是有一定的风险,但也要看到其中的好处。

    韩谦岔开话题,说起他从李普手里夺过兵权之后五天以来所发生的种种事,这时候也将他所推断的楚州军有可能会选择围困金陵一事,说给张平、冯宣、林海峥、冯翊他们知道。

    “楚州军意在围城?这或许恰是王文谦的风格,韩大人是何时推测出楚州军有可能会选用这样的毒策?”张平震惊片晌,才喃喃自问。

    韩谦语气寡淡的说道:“殿下在组建五牙军水师之后,又决意调李知诰守鄂州,我便想楚州军或许会尽可能避免与寿州军精锐仓促决战吧……”

    张平感慨的叹了一口气,岳阳调李知诰守鄂州,除了楚州军静山庵大捷令人心惊外,郑家、信昌侯府及太妃,甚至殿下自己都各有算计,但在楚州众人眼里,则更像是岳阳就等着楚州军与寿州军打得两败俱伤,以便举军沿江东进来夺渔翁之利。

    大楚分崩离析,但诸多势力却又有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纠缠,任何一方所要面对、思量都远不止眼前一股敌军的反应。

    接下来,韩谦又说了茅山当前所面临的一些情况。

    除了军将秦冉率残部重新进驻到被一把大火烧残的丹阳城,除了往茅山北麓外围放了很多斥候探马监视之外,目前楚州军静默了一天一夜,并没有新的动向,极可能如何针对茅山这边进行打击报复,其内部也产生激烈的分歧。

    这或许少说能给他们多带来几天的喘息之机。

    当然,张平他们虽说是到茅山跟韩谦会合,接下来要怎么办,也都是一摸黑,都眼巴巴的看着韩谦,能指出更清晰的方向来。

    韩谦搓搓手说道:“我这几天真是累坏了,现在殿下委我出任招讨使、行营都总管,关键是你们过来,能替我分担军务……”

    女营与少年营不能算入正式的编制,仅有三千兵马仅能编为一都兵马,韩谦便使林海峥出任都将(都虞侯),赵无忌为副都将兼第一营指挥使;袁国维到底是年近六旬,筋骨已老,这些年在内府局任吏,也更胜任参赞军务、总哨官一类的职事,将第二营指挥使一职让给冯宣;第三营指挥使还是则由从守淅川就立下卓著战功的窦荣出任。

    孔熙荣需要养伤,也继续与魏常负责女营与少年营的事务。

    张平这次过来也带着一个颇令韩谦期待的消息,那就是潭州、岳阳、邵州等地的龙雀军驻兵,在他们动身之计,总计有近一百五十名出身桃坞集兵户的龙雀军精锐老卒,私自脱离营伍逃来金陵。

    桃坞集兵户出身的将卒,目前有五千余人编入左右龙雀军,这近一百五十名私逃者,实际上跟肖大虎、施绩、窦荣、魏常四人一样,都是当世愿为、敢为保护亲人家小有担当、有作为的血性男儿。

    韩谦他们乘船东进,速度极快,那些私逃者,除了肖大虎、窦荣二人作为武官有机会盗马逃回,自身又武勇、脚力过人外,大多数人可能还要过三五天或十天八天才能陆续潜回金陵。

    岳阳也明确这些人只要愿意为韩谦所用,编入新军,都直接赫免他们的私逃之罪。

    这些预计能为韩谦带来一批极珍贵且对家人忠诚、能用的基层武官。

    当然,这需要韩谦拼尽全力庇护近五万妇孺。

    临了张平又说道:“韩大人身为招讨使有讨逆靖难之权,但靖难军从来都不是正式的编制旗号。我们从岳阳出发太仓促,殿下签发令函也只是许韩大人编桃坞集兵户残部为一军,但编制旗号还未定,还需韩大人来决定。”

    “桃坞集兵户围聚赤山湖畔,便以赤山军为号吧……”韩谦说道。

    前朝晚期以来,藩镇林立,军镇旗号名目极为繁多,韩谦这时候累极,可没有精力去想一个与众不同、威势赫赫的旗号来,先按以赤山军这个旗号凑合着用吧。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楚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