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振南明 > 第四百八十八章 上书天子

正文 第四百八十八章 上书天子

书名:振南明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本府还是觉得不可!”

    知府吴连登大手一挥道。

    同知张彦瞬间就愣住了。

    这位府尊大人也太顽固了吧。

    事关重大,要面子也不是这么个要法。将来真的出了事,可不是他这一个小小同知担得起的。

    佐贰官向来是给主官背黑锅的,对此张同知可谓是心知肚明。

    不过他可不打算被吴知府带进沟里。

    既然吴知府冥顽不灵,他就只能选择另一条路了。

    离开吴知府的书房后张彦风风火火的回到了自己的官署。

    一府同知办公的官署自然是独立的。

    张彦屏退了左右,撩起官袍在书案前坐定。

    他亲自研磨,待墨研好后提笔蘸墨挥毫疾书了起来。

    他准备向圣天子上书,弹劾知府吴连登。

    通常而言下级弹劾上级会被认为是十分不智的举动。

    其一弹劾若是不成功下级肯定会遭到上官疯狂的报复。

    其二即便被弹劾的上官真的倒了,新来的也不会给那下属好脸色。

    官场本来就是强调秩序强调等级的。那些企图打乱秩序打乱等级的肯定会遭到反噬。

    在官场上下一致孤立下,那个弹劾上峰的官员注定难以走远。

    张彦宦海浮沉多年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他却不得不这么做。

    毕竟这件事实在关系重大,若是真的让鞑子的细作混入灾民之中,那危害可比他被官场孤立还要大。

    很可能圣天子一怒之下便把他罢官,那他的前程就全毁了。

    何况只要他因此事被天子记住做到了简在帝心,那么即便被官场孤立又如何?

    既已拿定主意张彦便没了任何顾忌。

    他奋笔疾书,很快就将一封奏疏写好。

    他将奏疏展开先是吹干上面的墨迹,随后一字一句的读了起来。

    这份奏疏乃是他一气呵成写就,故而读起来十分顺畅。

    张彦长长出了一口气。

    府尊,不是我有意要弹劾你,是你逼我的!

    ...

    ...

    数日后青州府同知张彦上的奏疏经由驿站到了南京,送入通政使司分拣。

    照理说同知这种品级官员上的奏疏优先级不会很高。

    可这封奏疏却是有些特殊,因为打了加急的标志。

    一般这种加急的奏疏都很重要。要么事涉军情,要么和灾荒有关。

    通政使司连忙将其列为最紧要的一档,也顾不得这份奏疏为何是副官上的而不是正官了。

    通政使司只负责奏疏的分拣,之后会命人送入宫中。

    接下来就是内阁的活儿了。

    内阁诸位大学士们会大致把呈递来的奏疏阅览一遍,给出票拟意见。之后这些奏疏又会转送至司礼监。

    司礼监太监也会看一遍奏疏,挑出那些重要的呈递御前,至于那些普通的则自己给出批红。

    数千份奏疏要是每一份都要皇帝亲自批阅,那就是累死也批不完。

    在看到一份来自山东青州府的奏疏时掌印太监刘传宗皱起眉头。

    这个同知张彦竟然弹劾的是自己的顶头上司,青州府知府吴连登。

    这胆子可不是一般大啊!

    更为重要的是这奏疏中提到吴知府不经分辨便将所有灾民全部安置在一个小镇,并且不派任何人监视。

    刘传宗身为东厂头子,对这种事还是很敏感的。

    他隐隐觉得吴知府的行为十分大意,甚至有可能酿成大祸。

    不行,这份奏疏咱家要亲自递到陛下那里!

    思定之后刘传宗立刻拿起奏疏风风火火的朝乾清宫赶去。

    在路上他也仔细分析了陛下知道这件事后会怎么做。

    按照陛下的性格肯定不会放任这种隐患,一定会派人前去筛查。

    但这种事情又不能做在明面上,肯定只能派人暗中调查。

    自打内厂设立以来风头一直稳稳盖过东厂。

    甚至就连东厂和锦衣卫联手也压制不了内厂。

    这让刘传宗感到十分不爽。

    内厂的厂公韩赞周不过是个前南京守备太监,是先帝面前都不得宠的。

    而他刘传宗可是当今天子的心腹,今上还备位东宫时就跟在身边的老人。

    按照常理来说天子理当重用刘传宗,韩赞周只配给他提鞋。

    可事实却是二人平分秋色,甚至在侦缉一事上内厂还稳稳的盖过东厂一头。

    刘传宗自然不敢怪罪天子。

    所谓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天子或许也是想通过韩赞周来制衡自己。

    但刘传宗对韩赞周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二人明争暗斗都是为了争宠。

    这次刘传宗一定要抓住机会先行一步,让东厂打一场翻身仗。

    东厂急需用一场胜利来提升士气。

    任由这么发展下去,可真是内厂一家独大了。

    却说此刻朱慈烺正在暖阁中休息。

    他吃了一小块桂花糕,随后端起茶杯呷了一口。

    听闻刘传宗在殿外求见朱慈烺便整理了一番仪容,沉声宣召。

    刘传宗躬身进殿,见到朱慈烺后跪倒在地行礼如仪。

    作为东宫时期的老人,刘传宗十分清楚皇帝陛下对于礼仪的看重。

    所以不管是大礼还是小礼他都会做的很到位。

    像这种叩拜大礼更是做的一丝不苟。

    “奴婢给皇爷请安。”

    朱慈烺抬了抬手道:“平身吧。刘伴伴这次来见朕可是有什么要事?”

    “启禀皇爷,是奴婢在批红时看到一份奏疏。奴婢不敢决断,特来请示皇爷。”

    “哦?呈上来吧。”

    朱慈烺还是感到有些惊讶的。

    通常来说刘传宗会把他认为比较重要的奏疏分拣出来命人集中送到乾清宫。

    但像这次为了一封奏疏亲自跑一趟还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足可见得这份奏疏的重要性。

    刘传宗连忙取来奏疏恭恭敬敬的送到朱慈烺面前。

    朱慈烺接过奏疏展开来看。

    一开始他看的很平静,无非是青州府知府安置了一批灾民。可看到后面朱慈烺的面色不由得凝重起来。

    这批灾民都来自于北直隶。而此刻北直隶是在清廷统治下的。

    如果把这一切联系到一起,确实很容易联想到细作。

    万一清廷真的安排细作混入灾民之中,青州府知府这种安排岂不是让他们奸计得逞了。

    ...

    ...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振南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