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转玲珑 > 第一百二十章 你不问我不说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你不问我不说

书名:九转玲珑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到底是什么怪物,让大酋长如此慎重对待,一再命令不得随意靠近?

    询问纳尔纳吉时,对方支支吾吾好半天,逼急了宁可翻脸也不愿回答。

    这让库拉图斯更加好奇,亦步亦趋穿过大半营地,沿路不断有人走来恭恭敬敬施礼,刚开始还行,次数多了谁也受不了。

    无奈下只得板起脸,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效果相当拔群,再也没有人敢随意靠近。

    不知不觉走到行刑的地方,这里围了不少人,连百夫长都有好几个,库拉图斯还在人群中看到了督军塔桑娜的身影,下意识皱起眉头,在纳尔纳吉疑惑的目光中,他单独走了过去。

    黑石氏族惩罚用的鞭子不是东南亚的那种长鞭,而是常见的短鞭,由成年裂蹄牛的外皮,再加上石牙野猪身上最坚硬的毛发和鬣蜥人的鳞片制作而成,摸起来粗糙扎手,挥动时声尖刺耳。

    行刑台上,蒙克双足跨立冷漠严酷,行刑有专门人士轮流替换,旁边还有同伴大声报数,绑在木桩上的沃尔希德咬紧牙关,全身皮开肉绽,却从开始到现在都没发出一声喊叫,在旁人看来他委实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只是不知等结束后,这条小命是否还在。

    库拉图斯的出现引起了蒙克的注意,眼珠动了动,视线跟随脚步移到塔桑娜身上,又目送两人走出人群,未曾想到库拉图斯忽然回头看了一眼,随后这才离开。

    这个回头是什么意思?蒙克好像理解了,又好像没理解,细细思考了一阵,放在背后的双手变换了下位置,意识恍惚的沃尔希德灵台一清,是错觉么?鞭子的力道好像变弱了!

    跟在库拉图斯身后,塔桑娜一言未发,旁边还有纳尔纳吉大师,她倒是很清楚,应该只是碰巧遇到而已,毕竟就算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大酋长估摸着也想不起她这个督军。

    听起来很心酸,这就是现实,督军做到这个份上也是没谁了,正一个小透明,混的连普通士卒都不如。

    营地大门前,士兵们早已准备就绪,远远看到库拉图斯的身影,卫队长一路小跑着过来,站稳行礼一气呵成,胸口捶的砰砰响,也让塔桑娜眼热不已,她可是从未享受过如此礼遇。

    挥了挥手,库拉图斯示意道:“跟我来!”

    这话自然是对塔桑娜说的,两人一前一后,直到感觉距离差不多,这才停下脚步,扫了眼周围,随后视线落在了她身上。

    塔桑娜有些紧张,库拉图斯的目光很复杂,里面有不满有愤怒,有后悔有失望,总之让她很不舒服,乱七八糟的念头不断冒出来,却始终想不明白自己错在哪儿。

    “等战斗结束返回氏族后,你亲自向大酋长请求辞去督军职位!”

    这句话犹如平地一颗惊雷,震得塔桑娜头晕目眩,不敢置信的看着库拉图斯,下意识握紧拳头,在粗重的呼吸声中,她最终吐出了三个字:“为什么?”

    “不为什么,因为你不合适!”

    不合适?就因为这轻飘飘的三个字,平白无故否定了她曾经的努力,否定了以往的功绩?

    怒火止不住的在心中淤积,却又感觉身体空虚无力,脸上带着惨笑,塔桑娜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已然心如死灰:“我知道了!”

    看着塔桑娜远去的背影,库拉图斯心中叹息,一个女人能够坐上督军的位置,她的确付出了许多,但是很可惜,努力只占其中一小部分,更重要的是大酋长的支持!

    现在提出请辞,最后还能全身而退,有着自己暗中照应,督军或许做不了,一个闲职的将军完全绰绰有余。

    对于这个以前酷似女儿达罗卡的人,库拉图斯尽力了,而这也是他最后的仁慈。

    将这件事抛到一边,眼下最重要的是完成大酋长交代的任务,对于那个仅两三人知道的怪物,他生出莫大的兴趣,着实想一窥庐山真面目。

    位置比预想的还要再远一些,眼看太阳西斜夜幕即将来临,库拉图斯心中着急,再三询问下,纳尔纳吉始终重复着一句话:快了,马上就到。

    这样来来回回几次后,他失去了再问的兴趣,队伍在沉默中前进,偶尔纳尔纳吉会出声纠正下方向,但好几次依旧会走上绝路,不是悬崖就是山岭,库拉图斯这才发现,原来纳尔纳吉也不知道路。

    这个发现让他皱起了眉头,如此荒谬的一幕竟然出现在眼前,强忍着质问的念头,打定主意冷眼旁观下去,他倒是要看看,这个术士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到了,就是这里!”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山,天空也不见圆月群星,整个丛林静悄悄的,在火把的火光下,库拉图斯没能分辨出这是哪里。

    不过也对,弯弯绕绕走了大半天,一路上都是一模一样的景色,连个参照物都没有,这要是还能记得清路线,基本就是天赋异禀感觉非人。

    “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去去就来!”

    纳尔纳吉说完就要走,却不想被库拉图斯拦了下来:“我跟你一起!”

    “不行!”没有丝毫犹豫,他直接拒绝道:“只能我一个人去!”

    “你应该清醒一点,”拍了拍纳尔纳吉的肩膀,从一旁士兵手中接过火把,库拉图斯转身说道:“我说的是命令,而不是请求!”

    整个黑石氏族都知道,在大酋长不在的情况下,库拉图斯的话就是命令,而且他也这么做了,纳尔纳吉心中为难,权衡了好大一会儿,这才迟疑道:“希望你不要后悔!”

    “后悔?”

    毫无掩饰的轻笑声在所有人耳边响起,库拉图斯淡淡道:“这个世界还没有什么事情能让我后悔,哪怕死亡也不行!”

    这个逼来的措手不及,也让纳尔纳吉瞪大了眼,意识到阻止不了,他直接闭上嘴,心底还有些不服气: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事,等你见到了就会明白,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比死亡来的更让人恐惧!

    一脚深一脚浅的朝着里面走去,渐渐的耳边传来水声,空气中的湿意不断加重,现在月份的影月谷昼夜温差相当大,寒意和湿意混在一起,一阵冷风刮过,让人由内而外感觉透心凉。

    紧了紧身上的兽皮,看着裸露半个身子的库拉图斯,纳尔纳吉着实羡慕不已,年轻时那会儿他也差不多,甚至还在霜火岭干过不穿皮袄的事儿,如今想想当真是蠢不可言,可当时真的没感觉到冷,有的只有永世难忘的饥饿。

    大酋长是个好人,多亏有了他,自己才能吃饱饭,才能一直活到现在,而不是死在食人魔的矿坑或者野兽的肚子里。

    人一上年级很容易回想起往事,纳尔纳吉也不例外,这一会儿的功夫他想了很多,多到具体说不出来的程度,很庆幸当初遇到了黑手,加入到黑石氏族,相比曾经那些不知死在何处的朋友们,真的幸运又幸福了许多。

    行进中,库拉图斯慢慢提高警惕,脸上的轻松逐渐淡去,转而变得凝重小心,黑暗中似乎藏着说不出来的危险,本能在不断示警,而随着两人距离河流越来越近,危险的感觉也越来越重。

    无声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什么都看不见,眼睛却不受控制的朝着某个地方望去,这种感觉说不出的诡异,心底很害怕,却又偏偏瞪大了眼,连眨一下都做不到!

    停下脚步,纳尔纳吉转身严肃道:“库拉图斯,你现在返回还来得及!”

    库拉图斯沉默了,最终摇了摇头:“不,已经来不及了!”

    的确来不及了,走到这里以后,危险的感觉也到达了顶峰,他很确定,黑暗中有东西在盯着自己看,就好比踏入狮子地盘上的鬣狗,从出现的那一刻就已经被锁定。

    纳尔纳吉仿佛明白了什么,无奈中叹了口气:“抓紧我的衣服,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睁开眼,更不要离开我身边半步!”

    他明显是好意,也不想库拉图斯出现意外,未曾想到却被拒绝了:“谢谢你的提醒,我做不到!”

    纳尔纳吉愣在原地,不等他再相劝,库拉图斯神色坚定道:“我是一个战士,想要让我闭上眼睛放弃抵抗,抱歉,除非我死了!”

    何必呢?何苦呢?为什么就不能妥协一下?纳尔纳吉实在无法理解,他只是个术士,永远都不会理解战士的骄傲。

    既然如此,他也只得暂时放下担忧:“做好准备,我现在就召唤它!”

    安东尼达斯之杖在空中挥舞了半圈,紧跟着被用力插到了地上,法杖顶端的宝石散发出悠悠红光,在黑暗中诡异又显眼。

    平静的河面在这一刻暴动起来,哗哗哗的水流声远远传来,一个庞大的影子从河底走出来,与黑暗融为一体,明明什么都看不清楚,却又诡异的知道它的存在。

    斧子不知何时被紧紧握在手中,两臂青筋暴起,手心更是大汗淋淋,库拉图斯不敢大意,恐惧如阴影般挥着不散,压迫着神经刺激着大脑,甚至连骨头都在轻轻颤抖。

    纳尔纳吉的样子更是不堪,脸色惨白直接瘫倒在地上,关于怪物的记忆从脑海中翻了出来,却从未像这一刻般如此清晰。

    “不、不,你吓不到我的,我有法杖,我是你的主人!”

    无意识的重复着这一句话,恐惧却丝毫不见减弱,他的神色越来越疯狂,面容也越来越扭曲,最终在疯掉的前一刻,被库拉图斯从背后打昏了过去。

    这下麻烦了!看着地上哪怕昏迷过去,却依旧无意识抽搐的纳尔纳吉,库拉图斯只感觉头皮发麻,深深懊悔之前的冲动,没有了纳尔纳吉,他又不懂的法术,该怎么让那个怪物退回去呢?

    为今之计只能赶鸭子上架,试着尝试一番,硬着头皮,他把右手放到法杖上,只是接下来该做什么却是一头雾水,茫然中,一个声音从法杖传到了脑海里:“命令!”

    心中一惊,紧跟着大喜,库拉图斯连忙喊道:“退回去,退回去!”

    黑暗中的怪物依旧存在,却是一动不动,他这才发现自己竟直接喊了出来,连忙将注意力集中在法杖上,不断将念头传到里面:“退回去,回去!”

    这个方法的确有效,怪物当真退了回去,直到河面重新恢复平静,库拉图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嘴里大口喘着粗气,感觉身上冷飕飕的,这才发现早已汗流浃背,脚上狼皮制成的鞋子更是跟灌了水一般。

    背靠着树干,士兵们有一句没一句的吹着牛,库拉图斯和纳尔纳吉大师离去了好长一段时间,到现在还没回来,眼看时间越来越晚,肚子也开始咕咕抗议,就连卫队长都有些坐不住,自言自语道:“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大酋长严令不允许靠近,他就是再着急也只能等待着,毕竟不是库拉图斯,这小身板是真心扛不动大酋长的怒火。

    卫队长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坐立不安,在他不知道的第几次伸着脖子盼望中,丛林里传来刷刷的声音,卫队长大喜,连忙喊道:“库拉图斯大人,是您么?”

    “快过来帮我一下!”

    将纳尔纳吉放到地上,库拉图斯累得连手指都不想动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受惊吓的后遗症,他这会儿身体发软四肢无力,能将纳尔纳吉背回来,当真是连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

    士兵们到来后,火把将四周照的敞亮,还没来及开口,卫队长吃惊的看着他,情不自禁道:“库拉图斯大人,你的头发。。。”

    头发?头发怎么了?诧异的摸了摸脑袋,库拉图斯意识到不对,连忙揪下几根放在眼前,看到的却是干枯发裂的白发。

    这下总算是真相大白了,他苦笑着想到:“怪不得我可以控制法杖,原来用的是自己的生命力!”

    河道旁,吉安娜从躲藏的地方走了出来,看着库拉图斯离去的方向,忍不住责怪道:“恩佐斯,你差点破坏了我们的计划!”

    恩佐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纠正一下,是你的,不是我们的!”

    “这没有什么区别!”

    “是么?小女孩,你真的这么认为?”

    吉安娜当然不会这么认为,与古神合作无意是与虎谋皮,若不是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任何一个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同意,也万幸双方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否则她早已经变成了对方的傀儡。

    这个问题再继续说下去已经没有了意义,吉安娜转而问道:“为什么会出现意外?若不是我恰好就在附近,他们非死在这里不可!”

    意外怎么来的,她必须搞清楚,最怕合作双方心怀鬼胎,她也一直在努力避免出现这种情况。

    “你应该清楚,我是凡人无法理解的伟大存在,是不可描述的高贵存在!”

    “我当然知道!”吉安娜紧追不舍的问道:“可这跟之前的意外有什么关系?”

    “无面者是由我的血创造出来的,本身就带有我的一丝力量,而不巧,今日我恰好将意志降临在了无面者身上,让这一丝力量在无形中暴增了几分。”

    真的是这样么?吉安娜有些怀疑,古神不会骗人,也不屑于骗人,但它说的话只能信一半,甚至连一半都没有,因为你永远猜不出来,它的每句话中到底隐藏了多少东西!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转玲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