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超凡贵族 > 第401章 谁在为你缝衣裳

正文 第401章 谁在为你缝衣裳

书名:超凡贵族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平湖镇通往金橡树庄园的道路差不多有70公里长,维克多骑乘迅鸟也花了近3个小时才抵达金橡树庄园。

    庄园的管家殷勤地接待了维克多,并表示妮可没有回来,她今晚留宿蔷薇堡。

    维克多在金橡树庄园先填饱了肚子,又带领二十名迅鸟轻骑赶往妮可的蔷薇城堡。

    蔷薇堡矗立于蔷薇湖畔,是一座标准的男爵城堡,由环形城墙、堡垒、城堡庭院、城堡大门和护城河组成。

    作为男爵领的权力中心,蔷薇堡周围建起了物资仓库、货场、骑兵马厩、营房、铁匠铺和军备作坊等后勤设施,还有一部分供匠人和士兵家属居住民房。

    随着农夫对蔷薇湖周边土地的开发,这里的民房越来越多,有了街道和商铺,渐渐形成一个9000多人的聚居地。然后,教会派遣主持神父,建造一座小教堂,聚居地升格为一座小镇——蔷薇镇。

    开拓领一般都这样发展,但蔷薇镇由维克多亲自规划,小镇的房屋、街道、商铺、广场、教堂,乃至景观绿化带和下水道的布局都类似平湖镇的风格,干净整齐且兼顾未来的发展。

    事实上,菲妮可丝男爵领的村庄、工坊、溪流水库、牧场农田,还有600人的雇佣军团和50名迅鸟轻骑兵都是维克多一手操办的。他曾经允诺妮可,要给她一个富饶的领地。

    如今,诺言已经兑现。

    当维克多和他的亲卫队赶到蔷薇镇的时候,天色完全黑了下来。

    负责守夜的卫兵队长听到迅鸟的叫声,立刻迎上前,又亲自把兰德尔子爵护送到蔷薇堡的吊桥边。他举着火把朝对面挥舞了几圈,没过多久,沉重的吊桥便在一阵“吱吱嘎嘎”声中放了下来。

    维克多越过吊桥,妮可的大管家乔佛莱和几名侍以迎接男主人的礼仪,垂手鞠躬道:“大人,欢迎您回来。”

    “妮可呢?有没有睡下?”维克多解下斗篷,递给一名城堡侍从,举步跨入狭小的城堡前厅。

    乔佛莱跟在维克多的身旁,边走边说:“夫人在四楼的壁炉室休息,我这就派人去通知她。”

    “不用了,我自己去找她。替我的亲卫安排住处,再派人照顾好那些迅鸟坐骑。”维克多吩咐道。

    “如您所愿,大人。”乔佛莱管家抚胸告退。

    四名城堡侍从高举烛台,引着维克多和两名亲卫进入宽阔的骑士大厅。

    骑士大厅与前厅相连,是城堡中面积最大的房间,主要用于招待宾客和接见封臣。大厅的中央摆放长桌和椅子。大厅的一面墙上砌着一个巨大的壁炉,水之季的时候可以给大厅供暖。

    壁炉正上方钉着一根巨大的骨棒。

    那是妮可的战利品。

    原本还有一颗老食人魔的头颅标本,她的部下把怪物首级和它的武器当作主人的荣耀,挂在墙壁上最显眼的位置。

    食人魔属于类人怪物,它的五官酷似人类,但更加的恐怖狰狞。维克多认为,骑士大厅悬挂这样丑陋的装饰品总会让人感到不舒服。他坚持要把老食人魔的脑袋烧成灰烬。不过,妮可很喜欢那个标本,因为那是她与维克多的爱情见证。

    最终,食人魔的头颅标本被收进了蔷薇堡的储藏室。

    维克多瞄了眼墙壁上的骨棒,暗自后悔当初没有把它的主人给烧了。

    顺着塔楼的螺旋木梯,维克多登上了城堡四楼。甬道口,一位英姿飒爽的女见习骑士和两位侍女剑士借助蜡烛的光芒,看清了上楼的不速之客。她们将长剑插入剑鞘,屈膝行礼道:“大人,夜安。”

    这名女见习骑士留着一头干练的短发,身材前凸后翘,笔直的双腿修长有力,五官深刻如同雕塑,高挺的鼻梁和浓眉大眼让她的容貌少了几分女性的柔美,多了一些英武刚强的气质。

    她叫劳薇塔,原本是蔷薇庄园的秘密骑士。妮可就职约克家族的附庸领主,西尔维娅先后为她安排了三个扈从骑士,劳薇塔就是其中之一。

    劳薇塔出身低微,依靠洗练血脉晋升见习骑士,但她作为蔷薇庄园培养的秘密骑士,其个人实力和作战意志足以碾压十个爱丽丝。只不过,她今年29岁,已经过了巅峰期,战斗力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滑,也正是因为如此,西尔维娅才让她和两名同伴脱离秘密骑士的序列,追随一位男爵领主。

    另外两名扈从骑士组建家庭,丈夫乔莫森被妮可册封为勋爵,担任领地的守备官,负责守护南部要塞。只有劳薇塔目前还是单身。

    咦,劳薇塔人长得不错,身材又好,体魄还强健,最关键的是她的背景简单,正适合纳尔森啊……嗯,年龄大了点,血脉差了点,可我有恢复药剂,肯定能帮她共鸣11个元素位,增强实力还能延缓衰老......维克多上下打量着女见习骑士,微笑颌首道:“劳薇塔,妮可夫人睡下了吗?”

    劳薇塔被维克多盯地有些莫名其妙,但她有自知之明,不至于误会男主人对自己感兴趣。她老老实实地答道:“我不知道。”

    “我自己去见她。”维克多点点头,吩咐道:“雷诺,夏克,你们自己找个房间休息。劳薇塔,你让四楼的盥洗室准备热水,一会我要沐浴。”

    “是。”

    劳薇塔挥挥手,两名女剑士分别从城堡侍从的手中接过烛台,一个领着维克多去妮可的卧房,另一个带雷诺和夏克挑选休息的房间。

    维克多刚走到门前,便听到妮可在里面说道:“亲爱的,门没有锁,自己进来吧。”

    推开橡木门,妮可姣好的背影映入维克多的眼帘,她长发披肩,身穿睡裙,赤着纤足跪坐在圆凳上,身体靠着长木桌,正缝制一件衣物。十几支水晶灯罩里的绿莎烛绽放柔和光线,透过她宽松单薄的纱裙,勾勒出迷人又温馨的身体曲线。

    维克多带上房门,脱掉靴子,踩上松软的羊毛地毯,在她的背后静静地伫立了一会。

    妮可若有所觉,回过头冲维克多甜甜一笑,又忙着手里的针线活。

    “这些都是我的衣服吗?”维克多走到木架边,捡起上面的披风和外套仔细端详。衣物的用料特别考究,做工也十分精湛,布料的连接处甚至看不到针线的痕迹,那是一种独特且繁琐的缝纫手法。

    “亲爱的,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裁缝手艺。”维克多赞叹道。

    “等我把这个衬衣的袖子缝好,你穿起来让我看看,合不合身。”妮可一边穿针引线,一边说道。

    维克多重新挂好斗篷和外套,就近找了张椅子坐下,欣赏妮可娴熟流畅的动作,“我先去了金橡树庄园,庄园管事说你在蔷薇堡,我又跑过来找你……亲爱的,你为什么不在庄园里做这些事情,那里可比城堡舒服多了。”

    城堡生活远不如想象中的那样浪漫。出于防御的需要,城堡的窗户狭小,空间逼仄,为了防火,只有骑士大厅和少数起居室设有壁炉,甬道内也不允许随意点火照明。所以,城堡的通风和采光条件很差,一年到头都阴暗潮湿。在地板上的稻草中,老鼠跑来跑去,人数有限的城堡侍从只得放养许多猫狗,用来对付这些恼人的小偷。空气中的霉味和动物粪便的臭气混合在一起,那酸爽就不用提了。

    蔷薇堡是妮可的兄长安东尼勋爵设计的,拥有近两百个房间,足够容纳600多人,但常驻城堡的士兵和仆从只有57人。这么点人手堪堪维持城堡基本的修缮和防火需要,根本不足以保持干净舒适的环境。

    “维克多,你很少和我谈及你的家庭,你家里有城堡吗?”妮可声音柔柔地问道。

    维克多在脑海中抽取小男爵的记忆,摇头道:“有一座城堡。不过,我的父亲是王室册封的采邑男爵,那座城堡属于王室的财产。它差不多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流传着许多阴森恐怖的故事,据说有些人会在里面无故失踪。我曾经亲眼见过一具白骨,那个倒霉的家伙修城堡窗户的时候,不慎摔断了脖子,等大家发现他,已经过去15年了。”

    “我们大多数时间都住在农庄里,可每年的风之季,父亲总会带着家人在城堡里暂住几天,他要接见农夫,处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或者招待王国税务官。反正,我总是很害怕,绝对不敢一个人睡觉。相信我,那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维克多耸了耸肩膀,做出瑟瑟发抖的模样。

    “可怜的小维克多。”妮可同情地看了维克多一眼,用指甲划断铜针上的细蛛丝,并灵巧地打了个结,“我的父亲有约克家族的勋爵头衔,但没有属于自己的城堡。我的母亲原本是家里的裁缝,偶然被醉酒的父亲宠幸,生下了我。正如你所知道的,我是个私生女……”

    “现在,你是高贵的领主,强大的骑士,是你父母的骄傲!”

    “别打岔。”妮可嗔道,顿了顿,继续说:“我从小听着骑士与城堡的故事长大,梦想有一天能够拥有自己的城堡,无论是作为它的主人或女主人。当然,最多的幻想是成为城堡的女主人,我负责管理整个城堡的事务:岗楼屋顶的瓦片是否需要更换,雨水的蓄水槽是否需要维修,督促仆人在庭院里的果树上系上小铃铛,赶走那些偷吃果实的鸟儿。嗯,我还会把农户上缴供奉记在税簿上。当夜幕降临时,我让伙夫准备晚饭,与丈夫和孩子一块进餐。再让女仆将热水倒进大木桶中,撒上芬芳的香料和花朵,服侍丈夫沐浴。我们可能需要一个非常非常大的木桶,然后在棱边镶上材料,使木桶更加结实,轻易不会破碎。”

    维克多点头笑道:“在城堡中烧水洗澡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可以说是城堡主人家的一种特权。我父亲会邀请朋友和客人一块沐浴,这的确需要一个非常大,非常结实的木桶。”

    “可是,这种特权在大贵族看来会显得特别可笑。他们有许多象征财富和权力的城堡,却喜欢居住在舒适豪华的别墅里,就像现在的我们。”

    妮可横了维克多一眼,轻声说道:“我14岁觉醒骑士血脉,选入蔷薇庄园,被翠丝莉老师收为弟子,接受骑士教育。我的那些女伴惊叹蔷薇庄园的美丽与精致,对家族城堡表现的不屑一顾。我必须迎合大家的看法,可我始终对城堡充满幻想。”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因为,她们有城堡,而我没有。”妮可趁说话的工夫缝好了蛛丝衬衣的左袖,开始缝合另一只袖子。

    维克多沉默片刻,笑着说道:“宝贝,你现在拥有男爵爵位、城堡、领地、忠诚英勇的扈从骑士和封臣护卫,还有数百名武装精良,训练有素的雇佣军。你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实现了几代人的梦想。你的故事被吟游诗人四处传唱,激励了无数年轻的贵族子弟,他们千里迢迢赶到人马丘陵,正是为了实现梦想。”

    妮可唇角上扬,柔声道:“我还拥有你。”

    维克多板着脸说道:“亲爱的,我必须提醒你,是我拥有你。为了我的自尊,千万别搞反了。”

    “好吧,我的爱人,你拥有我。”妮可噗嗤一笑,摇头道:“亲爱的,你似乎是天生的大贵族。开拓领地的时候,你住棚屋就像住宫殿。后来,兰德尔领建起了第一座城堡,也没看到你有多高兴,城堡对你而言,仿佛不值一提。”

    “平湖镇的城堡让我足足开心了两天。那股新鲜劲过去了,我不得不为钱的事情犯愁。”维克多摊开双手说道:“开拓领主总是很缺钱。”

    妮可抿嘴笑道:“我就没有为钱发过愁。”

    “宝贝,我今天来就是为了告诉你,你的好日子到头了。”维克多恶狠狠地道:“从今以后,你得为我们的钱袋子操心。”

    妮可放下手中的衬衣,兴致勃勃地问道:“说来听听。”

    “呃……你帮我把袖给缝好嘛。”维克多双手撑着下巴,说道:“我们可以先聊一聊雇佣军团的事情。”

    妮可点点头,继续缝起了袖子,说道:“我这次回蔷薇庄园,把苍狼战技和鹰狮战技传授给獠牙军团。凯特琳娜夫人对这两种战技大为赞赏,同时她还让我给你带了一封口信。”

    “她说什么?”

    “她认为雇佣军团维持500人的规模最合适,希望能够和你当面讨论这个问题。”

    维克多思索片刻,颌首道:“这里面有家族政治的原因,但我相信凯特琳娜的军事眼光,不过,现在还没到我们表态的时候……”顿了顿,转而问道:“劳薇塔有联姻对象了吗?”

    “没有啊。”妮可警惕地看着维克多,挑眉问道:“怎么?你看上她了?”

    维克多干咳一声,解释道:“是纳尔森……约克公爵想和这个家伙联姻,他看重的是兰德尔家族对大军团战略的影响力。你知道,因为安娜的事情,我不好拒绝约克公爵和凯特琳娜。我担心其他附庸领主也会提出类似的请求,他们将以此抵消约克公爵与兰德尔家族联姻带来的压力。如果真这样,纳尔森的乐子就大了。”

    妮可颌首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翠丝莉老师是西尔维娅夫人的守卫骑士,而你是夫人的亲密伴侣。实际上,我们兰德尔家族是蔷薇庄园的嫡系,劳薇塔出身于蔷薇庄园的秘密骑士,纳尔森勋爵娶她当另一个夫人,正符合我们的立场。”说着,她展颜笑道:“我会找机会问问劳薇塔的意见。”

    “希望她不会嫌弃纳尔森。”维克多笑了笑,转而问道:“你记得我的教官巴里特吗?”

    “当然记得,他失踪了。”妮可淡然地道:“你没说的事情,我不会问。”

    “我正要和你说这件事情。”维克多斟酌了一下说道:“巴里特奉我的命令,秘密组建一支大型佣兵团,他们将在实战中摸索大军团的发展方向。我只有拿到翔实的资料,才能和凯特琳娜谈雇佣军团的各种问题。”

    “除了巴里特的大型佣兵团,我还有十几支小型佣兵团,专门走私货物。”

    “走私货物?”妮可疑惑地瞅了维克多一眼。

    “是这样的……”

    维克多将黄金团的由来、进展和构想了出来,随着他的叙述,妮可停下手里的针线活,嘴巴微微张开,满脸的不可思议。

    维克多一口气说完,期待地问道:“亲爱的,你觉得黄金团计划怎么样?”

    隔了好一会,妮可才喃喃说道:“你为了高价卖掉咖啡,决定冒险走私货物?又因为走私商队的规模太小,你设计了公共马车?然后,你还不满足,打算吞并索菲娅的商会?接下来,你又要联合各王国的实力领主共同经营黄金团?这么说,人马丘陵的双头蜥股份商会也是你计划的一部分?”

    “没错。”维克多颇为得意地点点头,说道:“说说你的看法嘛。”

    妮可两眼闪光,问道:“所以,西尔维娅夫人不知道你的计划,契布曼大小姐不知道你的计划,索菲娅不知道你的计划,只有我知道?”

    维克多顿时无语,黄金团计划远比水利工程还要惊世骇俗,妮可关注的竟然是这种事情。

    “还有莉莉娅知道。”维克多挠了挠头,无奈地道:“西尔维娅希望索菲娅留在人马丘陵,而我不希望她的骑士干涉兰德尔领的事务。这项计划就是要把索菲娅和她的手下分开,让她的手下听从我们的命令,专心经营黄金团。等索菲娅明白自己被算计了,她难免要迁怒莉莉娅和纳尔森。莉莉娅承受了很的压力,她不适合再打理黄金团的事情,希望你能接手。当然了,她还是兰德尔家族的总管,我不在的时候,她会协助你处理各项事务。”

    “就像领主夫人?”

    维克多笑道:“你本来就是我的领主夫人。”

    “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妮可眯起了眼睛,似笑非笑的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维克多早有准备,他理直气壮地说道:“一开始的时候,走私商队只是小事。我也没想到自己的赚钱计划会变得越来越庞大,莉莉娅和纳尔森招架不住,现在只有我的夫人才能为我分担这份责任。”

    “是吗?那我要考虑一下。”妮可狡黠一笑,低下头,专心手上的针线。

    隔了一会,维克多小心翼翼地问道。“亲爱的,你是不是生气了?”

    妮可摇了摇头,拿起缝好地衬衣,站起身温柔地说道:“试一试我为你缝衣服。”

    维克多换上了妮可缝制的衬衣、外套、长裤和披风,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和妮可,心里暖暖的,“非常合身。我很喜欢。”

    妮可从背后搂住维克多,贴着他的脸颊说道:“我是约克家族的附庸领主,不能陪你参加国王的加冕典礼,但我亲手缝制的礼服会紧紧地贴着你。”

    维克多心里一颤,转身将妮可拥入怀中,动情地说道:“亲爱的,你是第一个为我缝衣服的人……”

    “瞎说。你的那些衣服是变出来的吗?”妮可靠在爱人的怀里,娇笑着调侃道。

    “那不一样……”

    维克多穿越前后,母亲都是早亡,从没有人无私地为他缝过衣服。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默默无闻的妮可一直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我听过一个故事。农夫每天带着两个儿子下地干活,妻子在家里为丈夫和儿子们准备食物,而农夫和儿子一回到家里就是吃饭睡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终于有一天,他们回到家里看到餐桌上摆着干草,丈夫和儿子大惊失色,质问妇人,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妻子却说,你们从没有和我说过,你们不吃干草!”

    维克多叹息道:“我们最容易忽视的往往是最关心自己的人。”

    “那你现在想听我说话吗?”妮可凝视着维克多的眼睛,轻声问道。

    “是的,我很想!”

    “亲爱的,别让索菲娅回来。”妮可摇了摇头,抱着维克多说道:“她会把你从我的身边夺走。”

    维克多愣了一下,苦笑道:“妮可,你对我没有信心?”

    “你对自己有信心吗?哼,一下子就被朱蒂和吉莉安迷住了,索菲娅可比她们两个都漂亮。”妮可哼了一声,抚摸着爱人的脸庞,叹道:“这也是你让高阶女骑士着迷的地方。没有的总想拥有,失去的总想重新得到,我们留下的每一个足迹都弥足珍贵,关系到今后的黄金领域,这其中就包括爱情。”

    “索菲娅已经站在元素海的门口,可她的事业即将崩溃,她能够抓住的东西只有你,只有兰德尔家族。她会让自己爱上你,霸占你等于拥有了兰德尔家族,她会想尽办法把我赶走。西尔维娅夫人知道这一点,我也知道,她一定会这么做。”妮可抱住维克多,颤抖着哀求道:“亲爱的,别让她回到你的身边。”

    “好!我不让她回来。”维克多坚定地说道。

    “真的?”妮可抬起婆娑泪眼,随即又担心地问道:“西尔维娅夫人那边怎么办?我们这么做,肯定妨碍了她的布局。”

    “总会有办法的,我总能想到办法。”维克多沉沉地说道。

    蝴蝶扇动翅膀,掀起了一场飓风。维克多和妮可不会想到,因为这个决定,他们改变了冈比斯的政治格局,以至于让维克多陷入了莫名的困境中,最终又改变了人类历史的走向。

    可是,如果连自己的爱人都不能维护,权势和力量又有什么意义?

    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超凡贵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