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血蓑衣 > 第四百七十五章 :龙象之威

第六卷 珠沉璧碎乌夜啼 第四百七十五章 :龙象之威

书名:血蓑衣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不知不觉,云追月与任无涯已在天地之间鏖战上千回合。

    观战之人的眼睛已看的酸涩无比,但云、任二人却丝毫不知疲惫。你来我往,打的不亦乐乎,并且双方气势不减,速度亦不见有半点迟滞。

    “此二人势均力敌,旗鼓相当,只怕再打三天三夜也分不出胜负。”

    唐阿富望着愈发胶着的战况,凝声道:“不知谷主以为如何?”

    刚刚,萧芷柔替云剑萍运功疗伤,一直无心观战,直至云剑萍痛楚渐消,面色平和,她才从担忧中回过神来,转而看向云追月与任无涯的激战,幽幽地说道:“任无涯求胜心切,快撑不住了。”

    “什么?”

    萧芷柔此话,登时令唐阿富、常无悔等人大吃一惊。

    “并非任无涯武功不济,而是受自身所限。”萧芷柔解释道,“其一,他年事已高,耐力自然不敌春秋鼎盛的云追月。其二,任无涯……有隐疾在身。”

    “隐疾?”常无悔错愕道,“谷主的意思是……任无涯病了?”

    “应该称之为‘顽疾’。”萧芷柔目光深邃地望着任无涯,沉吟道,“他身上疮痍遍布,脓血不止,俨然是旧患未愈又添新疾。此疾虽表现于外,但来源于内,如我所料不错,应该是他早年练功走火入魔,以至阴阳失衡,气血相斥,寒热共生,经脉狼藉。”

    “竟如此严重?”唐阿富难以置信道,“此症若放在常人身上,恐怕早已一命归西。任无涯非但活着,而且还能与云追月鏖战不败,真是匪夷所思。”

    “依照常理,被此疾缠身,任无涯早该一命呜呼……”萧芷柔若有所思地呢喃道,“他能活到今天,应该是通过某种秘法替自己续命。即便如此,他每日所经受的痛苦,亦是常人难以想象。”

    常无悔感慨道:“看来传说中的玉龙宫主,活的远不如常人想象中那般逍遥快活。”

    唐阿富好奇道:“谷主,他们究竟谁能笑到最后?”

    “说不好!”萧芷柔摇头道,“任无涯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因此他已由最初的被动防御,逐渐转化为主动进攻,寻求速胜之心昭然若揭。”

    “谷主能看破他的心思,料想云追月一定也能看破。”唐阿富回道,“如此说来,云追月只需再僵持片刻,任无涯便会不攻自破。”

    “没那么简单。任无涯老奸巨猾,他明知自己耐力不足,定会提前留有后招!”

    说话的功夫,论剑台上的云追月和任无涯又战出三百回合。

    一切正如萧芷柔所言,任无涯由防转攻,并且攻势异常凶狠,逼的云追月不得不改变战术,一边抵挡任无涯的反攻,一边伺机破开任无涯的防御。

    不知是不是受气力所限,任无涯在与云追月迎面对掌之后,身子竟是微微一颤,脚下不由自主地后退半步。

    似是感受到自己的失误,任无涯的眼神骤然一变,心中暗道一声“不妙”,于是想趁云追月反应不及,仓促变招。

    却不料,云追月早已将任无涯不小心暴露的细微破绽尽收眼底,面对苦等许久的绝佳机会,他岂能轻易放过?

    顺势出掌,快若闪电,直取任无涯的胸口。

    “呼!”

    掌风呼啸,转瞬即逝,云追月的右掌毫不留情地拍向任无涯的心窝。

    然而,就在云追月的五指碰到任无涯的一瞬间,任无涯的身体竟然诡异变形,肌肉骨骼瞬间扭曲,又在瞬间恢复原状。

    正是这一扭一转的功夫,任无涯已凭空向右挪出两寸。以至于云追月的凌厉一掌未能打中任无涯的心口要害,而是重重地拍在其肩头。

    “咔嚓!”

    伴随着一道骨头断裂的脆响,任无涯的锁骨、肩胛骨、肱骨皆被云追月一掌震断,整条左臂如残花败柳般垂于身侧,摇摇欲坠。

    此时,任无涯的左肩变成一片碎骨烂肉,殷红的鲜血、森白的骨碴,顺着血肉模糊的伤口汩汩外冒。

    这一幕,令人望而生畏,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不由自主地感到自己的肩头一阵酸痛。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云追月惊讶任无涯竟能躲过自己的杀招时,小腹却突然一沉,一阵难以名状的虚弱感迅速袭遍全身。

    “额!”

    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令云追月不禁发出一声凄绝惨叫。当他满眼惊愕地低头望去时,却见任无涯的右拳,此刻正紧紧顶在自己的小腹上。

    抬眼再看,一脸嗜血的任无涯正狞笑地盯着自己。

    原来,一切都是任无涯的欲擒故纵之策,他故意卖一个破绽给云追月,引他上钩,并舍弃自己的一条胳膊,换取对云追月的致命一击。

    当云追月的右掌拍在他肩头时,任无涯的右拳也恰如其分地狠狠打在云追月的小腹上。

    在任无涯几近疯狂的恐怖笑容中,云追月悲愤交加,双眼通红,腹中气血翻腾上涌,五脏六腑犹如被锋刀利剑搅的稀烂,痛的难以呼吸。忽觉喉头一甜,“噗”的一声从口中喷出一大股鲜血,直溅在任无涯脸上。

    “砰!”

    任无涯猛然抬脚一蹬,将云追月远远踹开的同时,自己也痛苦不堪地捂着左肩一连后退数步。

    云追月倒飞而出,于数丈之外重重地砸落在地。

    双膝跪地,双手紧捂着小腹,弓着身子,额头紧贴着地面,此时云追月的样子狼狈之极。

    尤其是他那不断颤抖的身躯,以及从口鼻中陆续喷出的一股股鲜血,令人不难想象,此刻的云追月定是痛不欲生。

    见到这一幕,全场一片哗然,顷刻间静如死寂,鸦雀无声。

    场边,洛天瑾的嘴角不禁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

    反观萧芷柔,却是黛眉微蹙,一双美目之中不禁闪过一丝担忧之色。

    “咳咳……”

    云追月伤势极重,痛的久久不能开口。任无涯同样伤的不轻,此刻他已恢复原形,变回那个身姿削瘦的老者,脚步踉跄,身体摇晃,一副苟延残喘,气力不支的疲惫模样。

    “后生,这叫兵不厌诈……”

    任无涯强忍着痛楚,断断续续地开口道:“在老夫面前,你终究嫩了些……”

    任无涯此言,颇有幸灾乐祸,落井下石之意,顿时惹来龙象山众弟子的一阵愤懑,一个个对其怒目而视,恨不能食其骨、啖其肉、饮其血、寝其皮。

    “圣主!”

    由于担心云追月的安危,唐轩、黎海棠等人纷纷惶恐起身,欲要冲上论剑台。

    “等……等等!”

    突然,趴在地上微微抽搐的云追月缓缓举起右手,喝止唐轩等人上前。

    “嘶!”

    见状,观战之人无不暗吃一惊,发出阵阵轻呼。

    与此同时,洛天瑾、金复羽、萧芷柔等人,脸色瞬间一变。

    万众瞩目之下,云追月仍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只是呼吸变的越来越粗重。

    任无涯的眼睛微微眯起,意味深长地望着云追月,几次欲言又止,终究仍一声未吭。

    他对自己那一拳的威力十分自信,十成功力,舍命一击,莫说云追月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就算他是一块金刚铁石,也必然被震的四分五裂。

    因此,任无涯笃定,此时的云追月腹中必是一团血肉模糊。即便不死,至少也是重伤,断不可能再有反击之力。

    “任……任无涯……”

    由于伤势过重,云追月的声音颤抖不已。可即便如此,他仍咬牙切齿地坚持道:“休要……休要倚老卖老,云某偏不吃你这一套!啊!”

    话音未落,云追月的喉咙陡然发出一声低沉而嘶哑的咆哮。

    紧接着,云追月竟在任无涯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在四面八方上万人战战兢兢地注视下,用沾满鲜血的双手死死撑住地面,双臂如筛子般抖个不停,而后全身发力,紧咬牙关,硬是将自己的身体,一寸一寸地撑起来。

    “这……”

    似是被云追月的举动吓了一跳,任无涯的脸上情不自禁地闪过一丝惶恐之意。

    与此同时,坐在场边的洛天瑾等人,纷纷下意识地站起身来,一个个朝云追月投去震惊而骇然的目光。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云追月终于重新起身。此刻,他的腹部一片深红,但由于黑袍遮挡,故而看不清伤势究竟如何?

    此时,云追月浑身上下聚满阴戾之意,眼神尤其恐怖,令人不寒而栗。

    但最令人感到惊奇的是,明明已身负重伤的云追月,此刻散发出来的浩瀚之气,竟然比全盛之时更加浑厚。

    任无涯的眼中第一次涌现出忌惮之色,他眉头紧皱,犹豫不决地开口道:“你……你怎么……”

    “呼!”

    “砰!”

    “额……”

    任无涯话未出口,云追月突然眼神一狠,身形一晃,速度比之前更胜三分,眨眼掠至任无涯身前,不给他半点反应的机会,轰然探出一掌,重重地拍在其胸口,登时令猝不及防的任无涯七窍冒血,身形倒飞而出,远远地摔出论剑台。

    “嘶!”

    只此一幕,令在场之人再也无法镇定,此时他们看向云追月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妖怪,震惊中掺杂着浓浓的恐惧。

    “这……这怎么可能?”清风须发颤抖,声音变的有些结巴,“他明明已身负重伤,怎么可能……”

    “有可能!”

    徐清年目光凝重地盯着气喘吁吁的云追月,他的反应不似旁人那般惊骇,甚至可以说出奇的平静。

    在玄明、清风等人好奇的目光下,徐清年幽幽开口道:“看来他已将云泓一所创的《龙象宝典》练至大成。”

    “什么意思?”

    “《龙象宝典》的精妙正在于此,遇伤则强,向死而生。换言之,云追月受伤越重,功力越强。若至濒死之际,方可……天下无敌,盖世无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血蓑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