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一品修仙 > 第三六九章 近在咫尺,防不胜防

第三六九章 近在咫尺,防不胜防

书名:一品修仙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一段时日不见,颜景昌果然还是年轻啊……

    竟然这么容易就让他自己提到了正事了。

    真是不知人心险恶,世道唯艰,也就是遇到了自己,若是旁人,他怕是被人坑死,还会乐呵呵的笑的跟傻狍子一样。

    “咦,颜兄还遇到过迷失强者?还幸运的找到了来路,将人送了回去?”

    “是啊,也是走运,正好门内前辈,有一位相熟的长者,隐约有些印象,这才一路追寻,将那位前辈送了回去,我也幸得如此,才有了在大嬴神朝之内,随意走动的底气……”

    颜景昌似是不太想说的太细,说到这,就收住了话茬,转移了话题。

    “往事已矣,又涉及长者,不便多提,还望劳兄见谅,我们还是去别的地方转转吧,据说,神朝已经有所行动了……”

    秦阳虽然遗憾,可是此刻以他的身份,也不便多问,问了颜景昌反而更不会说。

    而且,在这里,他也是不方便露出自己的真正身份的,只能暂且作罢。

    可就算如此,秦阳也从颜景昌的话里,听出来点东西。

    当年那位老者,在神朝范围之内,似乎颇有身份,颜景昌能因此获福,证明那位老者,不是大嬴神朝范围内某个大宗门里地位崇高之人,就是大嬴神朝官方的重臣。

    如此,纵然多年过去,当年的背景和势力却还都在,才能惠及颜景昌,此刻颜景昌能这般随意浪,恐怕也只是其中一个最微不足道的好处。

    其实有了这点线索,已经足够了,后面想要查一下,并不是特别难。

    这件事倒不是很急,等以后情报网慢慢铺开,从南境一路向着大嬴神朝北面扩散之后再说。

    这次卫老头忽然之间到访,秦阳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可是一时半刻却也说不上来是哪不对劲。

    上次卫老头随口提到过,要割裂他与盗门之间的联系,这次这般做,实在是显得有些刻意,如同要让秦阳与盗门彻底断开一般。

    不管如何,未雨绸缪总不会错的,盗门的情报网,的确很强,可终归不是自己的,正好手头不缺钱,又有一个现成的底子,不用从零开始,这也是秦阳到了南境之后,立刻开始接手情报网,然后后面又有了扩大情报网心思的原因。

    这些天到了臣右州,秦阳知道的消息来源,主要也都是来自于自己的情报网。

    也不知是不是之前的事情刺激到金三了,这货身为一个情报网的头目,竟然冲到了臣右州的第一线。

    而秦阳抵达臣右州之后,也能很轻易的接受到第一手消息。

    如同自己预料的一般,臣田侯,也就是九指神侯,的确没有遭受多大的责难,只是被一旨申饬而已,相当于嘴上骂了两句,除了伤点颜面之外,屁事没有。

    而现在也依然是九指神侯自己,来处理玄镜司秘库的事情。

    这事放到了明面上,自然要比以前暗地里方便太多了,追查的进度很快,有足够的人手,再加上地毯式搜索,一寸一寸的慢慢排查。

    效率虽说不高,可架不住官方要干什么事,实在是人多力量大,这才没过去多少天,就将原本圈定的范围,缩小了一圈了。

    秘库的入口没找到,倒是找到了好几个没被人发现的秘境入口。

    而这些秘境,大都是比较荒芜的,开发价值不大,资源也不多,这种时候,九指神侯肯定是没心思管这些东西了,也不会分出人手浪费资源。

    于是了,这些新发现的秘境,就是引来各方人马前来的主要原因。

    秘库什么的,敢打主意的人还真不多,可这些秘境,对于不少人来说,就已经是发一笔横财的机会了,也可能是得到大机缘的机会。

    以前在荒芜秘境里,发现什么大能的传承,发现什么大能洞府的事情,又不是没有。

    就跟开箱子一样,没打开之前,谁也不会知道里面是可怜的蓝天白云,还是金光晃瞎眼睛。

    这秘库,说白了,其实十有八九也只是一个特殊的秘境而已。

    九指神侯用这般最没技术含量的方法,大范围排查,的确是找到入口的最好办法,至于能不能找到,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找到了新的秘境,进去之后,打探一番,确认没什么价值,也不是秘库之后,自然继续继续排查。

    秦阳琢磨着秘库的位置,再想了想开启之法,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秘库什么的,于我们而言,实在是太过遥远,纵然是真的,也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不若去探索一些秘境吧,臣田侯此刻怕是没精力去管这些秘境了,我们去探索一下,说不得就会有什么收获也说不定……”

    “劳兄说的不错,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颜景昌应了一声,大有一拍即合的架势。

    秦阳暗笑,不是你这么想的,而是但凡是心里有点逼数的人,都是这么想的。

    听说前天才发现了一个资源还算丰富的秘境,九指神侯都没分出人手去霸占,只是探索了一番,确定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在意的东西之后,就撒手不管了,由的其他人去探索。

    一方面可能是的确没精力,另一方面,可能也是九指神侯分出的利益,让其他人都跟着喝口汤,省的万一吃独食了,会被所有人针对。

    不同的环境下,行事方式都是不一样的,在死海,哪一股势力吃独食,那是人家拳头大,不服了就来分个生死,赢家通吃。

    可这里的游戏规则,在面上不讲究,吃独食的人,通常都会得罪很多人,最后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尤其是这些在官方混饭吃的人。

    如火如荼的探索活动,在臣田州和黑林海北部边缘展开,一个个秘境被发觉出来,引来不少人的探索。

    秦阳与颜景昌一起,混在这些人当中,无论是从境界还是到实力,其实都是非常的不显眼,根本没人会注意到他们。

    时间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二人跟着探索了一个又一个的秘境,九成以上都是荒芜秘境,里面连灵气都极为稀薄,更别说出产什么资源了。

    秦阳不在乎这点资源,一路上只是在亲自绘制舆图,再让手下的人,弄来之前历年积存下来的舆图,两相对比,从中推演出曾经的样子。

    可惜,进展一点都不快。

    这个世界,人形地图炮实在是太多了,只要那些大佬之间出现交手的情况,必然会大范围改变地势地形,水脉走向。

    加上时间实在是太过久远,又有地气震动,山河移位这等天然的改变,说沧海桑田其实都是客气了。

    就比如此刻所在之地,在三万年前,这里有一条三千八百里长的山脉,如同巨龙盘踞,可是在当时,却因为二位大佬交手,山脉之脊被斩断,地气被震散,一条山脉被夷为平地。

    一万年前,又有妖邪在此地出世,大嬴神朝派人绞杀,打的天翻地覆,已经变成一方沃土,千里平原的地带,又被打的支离破碎,到了此时,已经变成了大大小小上百个湖泊。

    而秦阳摸到的书里,记载了还是数万年前的地势地形,水脉走向,只不过有大体的确认范围而已。

    想要在沧海桑田,桑田再沧海,如是反复之后,重新找到对应的地点,其实还是挺难的。

    最重要的,此事牵扯甚大,秦阳也不敢随意假借他人之手,只能亲自来绘制此时的舆图,亲自对比,逆向推演。

    让手下弄来一些数千年前,甚至数万年前,一点都不详细的舆图,已经是有些冒险了。

    这些手下,毕竟不是一直跟着自己,可以完全信任的人。

    想要用的得心应手,完全信赖,那是需要时间来一点一点积累信任的。

    大部分事情,秦阳都可以信任他们,甚至大笔的财物都可以直接丢给他们,可少数极为敏感的事,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因为一个小人物,阴沟里翻船的事,可是见过不少了。

    毕竟,之前很多时候,自己就是那个让大佬阴沟里翻船的小人物……

    这边趁着歇息的时间,秦阳绘制对比,逆向推演完之后,颜景昌也恢复了力量,敲响了秦阳的房门。

    “劳兄,我方才听说消息,就在脚下这座小城南面,不到一千里的地方,又发现了一座新的秘境,我们要不要去看一看?”

    “走吧,反正歇息了一日,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收起了一大堆舆图,秦阳揉了揉脑袋,被这些东西搞的颇有些头昏脑涨了,出去散散心也好。

    既然是颜景昌都能这么轻易打探出来的消息,基本上就只有一个可能了,这个秘境是一个荒芜秘境。

    这些日子探索过的荒芜秘境,也有二三十个了,没探索过的,数量恐怕更多。

    二人出发之后,一路赶到所谓的新秘境入口。

    入口在一座山谷的深处,其中有一面石壁,偏中部的地方,就是秘境的入口。

    等到秦阳和颜景昌抵达的时候,正好见到有两人从里面飞出来。

    两人一脸晦气,如同踩了狗屎一样。

    看到秦阳和颜景昌之后,其中一人叹了口气,随口说了一句。

    “别看了,这哪里是什么新发现的秘境,也不知是哪个缺德的传出的消息,这压根就是一个被发现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废弃秘境,里面连一株百年以上的灵药都找不到,就连里面有一些陵寝,都被挖的干干净净……”

    来人丢下一句话之后,就转身飞走。

    “啊?”颜景昌有些懵,而后咬着牙,黑着脸:“我说那小子怎么会主动凑上来,有新秘境,他怎么不自己去探索,只是一个消息,竟然要了我一颗五品灵石的价格,原来是骗我!”

    “……”秦阳无语,搞了半晌,这货是买来的消息,还被人坑了……

    “算了,既然来了,就进去看看吧。”

    既然里面有陵寝,而且还有些年头了,说不定还有葬在这里的尸身也说不定,万一是个大佬,万一能摸出个什么呢,总不能白跑一趟吧。

    秦阳心底叹了口气,这都好几年过去了,颜景昌的江湖经验,到底还是不够啊,下次找消息这种活,还是自己去干吧,省的下次再跟着他,被人坑了……

    刚说完阴沟里翻船,转眼间就被人小坑了一把。

    颜景昌的脸色黑如锅底,着实是觉得拉不下脸了,也不说话,跟着秦阳一起进入秘境之中。

    从入口进来,入眼便是一片荒凉,群山绵绵,却无太高的山,灵气稀薄,山上的植被,也多是不高,最高也不过六七丈而已。

    如此环境,想要孕育出什么天材地宝,是绝对没可能了。

    就连生活在其中的野兽,也都是些垃圾货色,顶多也就是给养气阶段的修士练手,来个筑基修士就能横扫了。

    秘境的整体大小也不过两三千里之地,真要是来个道宫强者,怕是只是气机外泄,就能让这里坍塌了。

    这等秘境,就算是放到荒芜秘境之中,那也是最磕碜的类型,除了少数意外走上修行之路,修为很低的散修之外,没人会在这里下功夫。

    跟颜景昌分开探索,转了一圈,还真找到了几个,不知道被人光顾过多少次的陵寝。

    陵寝的守护阵法已经完全破损,陵寝本身也变成了废墟,进去转了转,连口棺材都没见到……

    走到发现的最后一座陵寝里,秦阳看着这里明显极为古老的布局,还有石壁上留下的,已经模糊不清的文字,叹了口气,一脸痛心。

    “这些混蛋,还不如张伟那混蛋呢,张伟起码还不会毁人陵寝,这都是文化的传承啊,竟然就这么毁了,说不定记载着什么好东西呢,最过分的,不但棺材都拿走,尸身也不见了,简直丧心病狂,令人发指!”

    在这座废墟之中,转了一圈,到了主墓室的时候,如同意料的一般,棺材已经不见了,陪葬品什么的,更是毛都见不到一根。

    唯独主墓室侧面的石壁上,残留着一副笔锋简陋的壁画。

    壁画的痕迹,都已经变得斑驳,很多地方都因为失去了防护,风化消散,可依稀还是能看出来,描述的是一副山河图,一条大河,崎岖蜿蜒,从群山之间穿梭。

    大体扫了一眼,秦阳就准备离开这里。

    可刚迈出几步之后,秦阳又折了回来,盯着这幅斑驳的壁画看了半晌。

    又拿出一枚玉简,里面有自己通过记忆里的东西,勾勒出舆图。

    光晕自玉简之上浮现,在秦阳身前化作一副数丈大的光芒舆图。

    念头一动,舆图左下方一点就随之不断放大,化作一副简陋的地形地势图。

    将这一点与壁画之上的东西,两相对比之后,重合度至少有九成五以上。

    刨除了不够准确,有误差的因素之外,绵延数千里的地形,重合到这种地步,基本就可以确定了,这是一个地方。

    秦阳死死的盯着舆图看了许久,不断的将舆图之中的细节放大,仔细观摩,良久之后,飞出陵寝,俯瞰整个秘境,又将整个秘境的地势地形画了出来。

    再与玉简之中的舆图对比之后,立刻又有一块有高度重合的地方。

    秦阳回到陵寝,盯着壁画,若有所思。

    此刻才终于明白了,为何自己制作出当年的舆图之后,再将圈定的秘库入口所在之地范围内,数万年内能找到的舆图都拿来对比,近万份舆图,组合在一起逆向推演。

    竟然一直找不到重合的地方。

    这舆图,压根就不是一块地方的舆图,而是很多地方拼凑到一起,形成的一整副舆图。

    稍稍思忖之后,心里便有了个猜测。

    当年的第一代玄天宗主,就是玄镜司的大佬,他此举,怕是连自己的后人都在防着呢。

    给的是整副舆图,却不给说这是很多地方拼凑起来的,根本不是一整块地方。

    想想也是……

    玄天宗后面的传人,都是后来才有的,对玄镜司怕是没有什么认同。

    万一有一代宗主贪心作祟,又胆大包天,试图来寻找呢。

    仅仅靠着玄天宗的力量,不可能在这里找到的。

    想要找到,必须借助当地的力量,最好的,自然是前朝余孽的力量了,退而求其次,才是找别人合作。

    忽然之间,秦阳有些懂了,秘库的消息,到底是怎么传下来的。

    十有八九是当年玄天宗的历代宗主之中,真的有人这么干过。

    当年青莲剑派那位惊才绝艳的青莲剑仙,是怎么知道秘库的事的?还留下了只言片语。

    可能就是当年玄天宗出过一位胆大包天的宗主,冒险来过大荒。

    甚至还曾经找了本地土著一起合作过,而当时,青莲剑仙名头正盛,而以今日的传说,也可以看出来,这位青莲剑仙为人还可以,当年的那一任的玄天宗主,找青莲剑派合作,也是情理之中。

    只可惜最后没找到而已。

    但也因为如此,才会留下了线索,留下了痕迹。

    造成了今日的局面。

    秦阳若有所思,再看了看墓室里的结构,似乎只有这幅壁画,是保存最完好的……

    伸出触碰到壁画,一寸一寸的轻轻拂过,掌中一丝真元慢慢的游走。

    当触碰到壁画中心的时候,就见掌中游走的真元,忽然间渗入到了壁画之中。

    秦阳心中一动,加大了真元输入,体内真元化作奔腾的大河灌入其中。

    恍惚之间,就见斑驳的壁画,如同忽然间变得生动,壁画之中的大河,如同被注入了活力,大河的源头,奔腾的河水顺流而下,顺着蜿蜒的河道,一路延伸。

    河水恢复了生机,就见河岸两旁的山林,也似恢复了活力,原本斑驳的山河图,顷刻之间,就化作了栩栩如生的画卷。

    一层微光,似是涟漪,在壁画之上流淌开来,一阵吸力传来,秦阳的身体,被壁画之上的流光覆盖,随着光晕一卷,便消失在壁画之中。

    几个呼吸之后,壁画之上的光晕慢慢散去,山河图刚恢复的一点生机,也随之消散。

    那条奔腾的大河,慢慢的化作了静止死寂的画卷,整副壁画,也重新变成了原来的样子。

    而另一边,灵光一闪,秦阳就出现在了另一片地方。

    这里还是一座秘境,灵气依然稀薄,可是大小却明显打了不少,遥望天际,大致推测了一下,这座秘境,少说也纵横七八千里之地。

    一路疾行,大致勾勒出一个地势地形,再拿出玉简,再一对比。

    果然,这里的地势地形,也与舆图左下角一块有大范围重合。

    这里没有强者交战,只有天地自身的变动,若无大的变动,数万年也不会有特别大的变化,也在情理之中。

    而这一块,正好跟上一块拼接到一起。

    彻底佐证了秦阳的判断,舆图本身压根就不是一整块,而是一块块拼凑起来的。

    若是顺着找下去,想找到真正的秘库所在,应该已经不难了。

    先一步洗劫了秘库,再把锅甩给九指神侯。

    这第一步,先找到秘库,已经稳了。

    就连秦阳自己也没想到,所谓的秘库,的确是秘境是没错,可真正的入口,压根就不在那片范围内,甚至不在大荒的大地上。

    想要到秘库,只是目测一下舆图,秦阳就猜测,走完全正确的道路,起码也要跨越八九个秘境作为跳板。

    而谁会想到,作为第一个跳板的秘境,其实早就被人发现了不知道多少年,而且是早就荒芜的让人看了就心酸的地步。

    里面一株百年以上的灵药都找不到……

    会进去的,大都是些养气的小家伙而已,只有他们才会穷的连几十年药龄的灵药都采摘。

    若非有舆图在手,自己亲自进去一趟,再仔细,再谨慎,也不可能发现这一点。

    纵然是走了运,意外发现了壁画,发现了后面的秘境,再想在这里,找到前往下一作秘境的通道,也是难上加难。

    没有舆图,想要发现的概率,着实是低的令人发指。

    再者,两重秘境,其实也并不是太少见,一个秘境的入口,在另一座秘境里,秦阳就见过。

    但看看舆图,至少可以确定,这里串联了至少二三十座秘境,这种事,除非是有大能刻意,绝无天然的可能。

    还有,真有人找到了这里,再继续向前走,发现了一个通往下一座秘境的通道,也未必是正确的路。

    毗邻这座秘境的,不算第一个跳板,还有三个秘境呢,不用想就知道,三个里面只有一个是正确的路,剩下的统统都是危机重重的死路。

    三选一,后面还要选七八次……

    只是想想,秦阳就一阵头皮发麻,玄镜司的人,简直是丧心病狂,为了隐藏秘库,这防备也太多了吧。

    没有舆图,谁能找到真正的秘库?

    按照舆图上的记录,抛去从壁画里出去的出入口之外,还有三个通往其他秘境的入口。

    其中两个,一个在舆图上显示有遍布火山,一个显示有毒气沼泽。

    很显然这俩都是危机重重的恶劣之地。

    秦阳通过唯一安全的入口,进入到下一座秘境。

    眼前白光一闪,重新落地,依然是青山绿水一片,灵气稀薄,生存的生灵,也都是些普通的猛兽而已,略有一丝化妖机会,稍有灵性的猛兽都非常稀少。

    继续前进没多远,秦阳的脚步就忽然一顿,悬立半空,真元运到双目,遥望远方,立刻看到数十里之外,隐有一丝神光浮动。

    明显是修士身上才能有的神光。

    脚下已经是第三个跳板了,竟然有人先一步到了这里?

    秦阳目光稍凝,收敛了气息,从地面向着那边接近。

    一个时辰之后,秦阳心中一动,毫无征兆的伸出一只手,向着一旁抓去。

    一阵骨头将要被捏碎的响声响起,一个人骤然出现在秦阳手中,脖颈被秦阳捏的死死的。

    对方拍打着秦阳的手臂,却毫无作用,面色飞速的变得酱紫,爆出眼眶了。

    这时,秦阳才缓缓的松开手,将对方丢在地上。

    “张正义,你怎么会在这里?”

    对方微微一怔,捂着脖子从地上爬起来,颇有些诧异的上下打量了一下秦阳,试探性的问了句:“师兄?”

    “恩。”

    “我说么,哪来的道爷,这么轻松的发现我,而且还有这熟悉的手法,原来是秦师兄啊……”张正义一揉脸颊,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

    跟着,张正义苦着脸,揉着脖子:“秦师兄,你怎么每次都能认出是我?”

    “呵,懂得凌虚踱步,而且酷爱从人的左侧偷袭,实力还这么稀松平常,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秦阳冷笑一声,盯着张正义:“我说是谁这么缺德冒烟,会趁着秘境频繁出现的契机,卖假消息坑人钱,看到你之后,我一点都不奇怪了。”

    “咳……”张正义干笑一声,指了指脚下:“秦师兄,这么干的人虽然不少,可我又不是那种贪小便宜的人,我这不是来这里转的时候,意外发现了壁画么,进入壁画之后的秘境,又发现了后面竟然还有,我就知道,这肯定是遇到好事了……”

    “然后你就坑人来这里,弄的大家最好都知道,有个缺德冒烟的玩意,用这个发现已久的废弃秘境坑人,就再也不会有人在意这里了,对吧?”

    “秦师兄慧眼如炬,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小心思……”

    “行了,别拍马屁。”

    忽然在这里碰到了张正义,秦阳虽然有些意外,可想到张正义的专业水平,就觉得能发现那副壁画,更多的可能也是专业水平到了的因素。

    有张正义忽然出现,而且人家还是先到的,秦阳也没理由将他忽悠走。

    越是忽悠,这货可能越会觉得,后面有大好处,秦阳要吃独食。

    按照舆图指引,再配合绘制出这座秘境的舆图,两相对比之下,很快就找到了通往下一个秘境的入口。

    入口是一口水潭,不过数丈大而已,秦阳跟张正义一起,跃入其中。

    再次出现,就在一片青山绿水之间,灵气浓郁,山上还有各种建筑林立,只是秦阳一眼就看出来,这不就是在黄泉魔宗的时候,自己住的那座山么。

    还有那院落,也是经由自己设计改造的……

    秦阳站在原地,动也未动,冷眼看着这里的一切。

    不多时,就见一个弟子从旁经过,见到秦阳之后,表情似是很意外,连忙行礼:“见过秦师祖,未知秦师祖归来……”

    “忙你的事去吧,无需多礼。”秦阳挥了挥手,目光则望向山腰的院落。

    迈步走上去,按照熟悉的路线,来到院落后面,就见崔老祖架着一口四足鼎,很是认真的熬汤。

    看到秦阳之后,崔老祖也很意外,脸上却露出一丝笑容。

    “秦阳啊,这么快就回来了,我以为你要在南境待很久呢,回来的正好,为师尝试了一下新方子新法子,马上就好了,你尝尝怎么样。”

    “见过崔师伯。”张正义凑上来见礼,一副乖巧的模样,然后眼巴巴的盯着四足鼎,吸溜口水……

    “哈哈哈,来即是客,你也稍等一下吧。”

    不多时,浓郁的香气传开,崔老祖盛了两碗汤,给秦阳和张正义。

    张正义急不可耐的凑上嘴,吧嗒吧嗒,小心的抿一口抿一口,不多时就将一碗汤全部喝完。

    他的面容皮肤,都变得似是烧红的大虾一般,囟门之上,热气蒸腾,随着时间推移,他的面色变得酱紫,表情也略显狰狞……

    秦阳端着碗,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秦阳,你为何不喝,是为师新熬的汤,不合你口味么?”

    秦阳不搭话,静静的看着一旁的张正义倒在地上,面色变得乌黑,气绝身亡。

    而崔老祖的表情毫无变化,如同一切都正常一般,这时,秦阳才端着碗上前,将其送到崔老祖面前。

    “师尊,新熬的汤,哪有弟子先品的道理,请师尊先来吧。”

    “好,难得你有孝心。”崔老祖端起碗,乐呵呵一笑,仰头就一碗汤灌了下去。

    可是秦阳的手却一抖,忍不住心中一窒。

    闭上眼睛,告诉自己,这是假的,假的毫不遮掩,可心里却还是有一丝亲手毒杀师尊的愧疚浮现。

    崔老祖喝了汤,面带慈祥的微笑,坐在那里,满是慈爱的看着秦阳,他的脸色如同张正义一般,慢慢的变红,再慢慢的变成了黑紫色,最后气绝身亡。

    秦阳闭着眼睛,实在是不忍心看。

    片刻之后,周遭群山化为烟尘,飘散无踪,下方哗啦啦的海浪声传来,海腥味扑鼻而来。

    秦阳睁开眼睛一看,张正义的尸体,还在身旁,脚下已经变成了一艘大船,而他正站在甲板的边缘。

    海面上波光嶙峋,却无大浪翻腾,一个包子脸,有着一头蓝色小卷毛的小鲛人,正欢快的扑腾着尾巴,在海中来回穿梭。

    当看到秦阳之后,欢喜的叫了一声,立刻游动着尾巴,随着一道浪潮,从海中飞起,张开双臂,扑向秦阳的怀抱。

    看到那熟悉的包子脸,秦阳忍不住张开了双臂,将小七抱在怀里,小家伙立刻抱住秦阳的脑袋,咔咔的一阵猛啃。

    啃了几口之后,立刻抿着嘴哇的一声哭出了声,崩着牙了……

    “乖,别哭了,你再多啃几口,可以了吧?”

    秦阳哄了几句,小七抱着秦阳的脑袋,嗅着小鼻子,满脸纠结的不知道要不要继续啃。

    玩了一会之后,秦阳将小七放入海中,看着她继续欢快的游玩,心底叹了口气。

    哪怕知道是假的,也完全硬不起心肠下手啊……

    这幻境,着实是厉害,只是看这里的气息,细节,再到感触,一切都是跟真的没什么区别。

    甚至和小七之间的微妙联系,都能感受的清清楚楚。

    说是真的,这的确是真的不能再真了,可秦阳却很确定,这是假的。

    跌入幻境了……

    可能路线选择是错的,那个深潭跃进去之后,进入到下一座秘境,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幻境。

    但看着此地的一切,嗅着熟悉的海腥味,秦阳不禁生出一丝怀念,也有些想念小七了,不知道她在海中是否一切安好。

    再看着海里游动的小七,秦阳闭上了眼睛,脸上浮现出一丝纠结。

    还是下不去手,知道了如何破除幻境,也下不了手,也做不到。

    如同方才一般,明知道,只要心中坚定,只要幻境里的崔老祖死了,就能破除幻境。

    可明知道是假的,最后还是忍不住生出一丝愧疚和痛苦。

    如何能坚定不移,冷血无情的将其击杀。

    出现了一丝破绽,又有了新的幻境浮现,这次比上次更加无解,不提坚定不移的将小七击杀了。

    此刻纵然知道是假的,却连下手都做不到。

    静静的看着小七玩了一会,又陪她玩了一天之后,等到张正义体表的乌黑,慢慢退去,重新复活过来之后,秦阳将小七送回船舱里。

    慢慢的浮现在半空中。

    心头默念一声狂暴。

    所有的情绪,瞬间消失不见,只剩下冰冷空洞,还有心中慢慢浮现出的狂暴意念。

    既然实在是下不了手,没法走最简单的办法,那就用一力降十会的法子,直接毁了整个幻境好了。

    至于平白多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消耗,无所谓了……

    念头一动,海中水汽蒸腾而起,汇聚成云,秦阳毫不吝啬的输送真元,引得雷霆奔腾,汇聚成河,刺目的雷霆之河,冲刷绞杀,随着一阵刺目的强光冲过。

    下方的大船化为齑粉,消散无踪。

    周遭的环境,慢慢的化为烟尘,缓缓的消散。

    漫天迷蒙之中,只见后方有一团白光闪耀,秦阳拎着张正义,冲进了白光之中。

    光芒一闪,二人就回到了那座不过数丈的深潭旁边。

    “秦师兄,要不,咱们回去吧,这鬼地方,实在是太古怪了……”张正义面无血色,显然是吓坏了。

    秦阳瞥了一眼张正义,暗道,这货今天转性了,怎么死了一次,就吓成这样?

    “说的不错,我们先回去吧。”

    原路返回,一直到从壁画里出来,秦阳抬头看了一眼壁画,又看了一眼还在哆嗦的张正义,眉头一蹙:“看你这点出息,不就死了一次么,你又不是没死过。”

    “师兄,实在是这个我完全对付不了啊。”

    “张师弟,我觉得不太对,你跟我再回去一趟。”秦阳丢下一句话,不容分说的就拎着张正义再次没入了壁画。

    一路再来到那座深潭边,秦阳拉着面色惨白的张正义,一跃而下。

    如同之前一般,又出现在了黄泉魔宗。

    “秦阳啊,这么快就回来了,我以为你要在南境待很久呢,回来的正好,为师尝试了一下新方子新法子,马上就好了,你尝尝怎么样。”

    “秦阳,你为何不喝,是为师新熬的汤,不合你口味么?”

    ……

    看着这似曾相识的一幕,秦阳长出一口气,一声轻叹,自言自语。

    “高明啊,一环套一环,幻境能有如此造诣,着实让人叹为观止,真的是长见识了……”

    “让我以为一座秘境本身就是幻境,让我承受了心理的折磨,利用我迫不及待的想要逃出幻境的心理,勾勒出一个离开幻境秘境的出口,然而,这个出口,却让我主动踏足到更深层次的幻境里……”

    “你的幻境有缺陷,你却避开了缺陷,你让我相信,深潭就是通往幻境秘境的入口,我离开之后,自然是再也不可能主动跳进去,如此,自然也不会发现幻境的缺陷,只会在幻境里越陷越深,直到将幻境认为是真实的世界……”

    秦阳说着,转头看了一眼一旁面色如土的张正义。

    “我说的对么?张师弟?”

    “啊?师兄,你说的好深奥,我没听懂……”

    “行了,别装了,我张师弟这人啊,怂的要死,可是胆子却也大的要死,真遇到这种情况,张师弟肯定会一面怂,一面抱我大腿,红着眼睛,要拼死一搏后面的好处,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不搏一下,不是白死一次了?”秦阳笑呵呵的拍了拍张正义的脸。

    “不得不说,你这幻境,的确很厉害了,坑死个比你实力高很多的人,其实也不难,可惜啊,你千不该万不该,非要幻化一个我都杀他杀了好几次,非常熟悉的人,这人心啊,也是很复杂的东西……”

    “让我猜猜,我是不是见到你之前,其实就已经在幻境里了?你才是幻境的核心?”

    “秦师兄,你别吓我,我怎么可能是假的,秦师兄,我是张正义啊……”张正义吓的瑟瑟发抖。

    “别害怕啊,张师弟,这也幸好是你,我敢试一试,就算是我错了,不也就是杀你一次而已么,又不是没杀过,要是错了,师兄会好好补偿你的……”秦阳的两只手捧着张正义的脑袋,话没说完,手中骤然发力。

    噗嗤一声,将张正义的脑袋拧了下来。

    而张正义却压根没反应过来呢,生机就随之消散……

    随着张正义死了,周遭的世界,便开始化为烟尘,缓缓消散。

    而秦阳身后,一道白光悬在那里。

    秦阳回忆了一下,这似乎就是踏足第三个踏板时看到的白光吧……

    原来真的是这个时候中招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一品修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