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一品修仙 > 第五七六章 我是火车王,画师与幻师(万字)

神朝风云 第五七六章 我是火车王,画师与幻师(万字)

书名:一品修仙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陷入了包围圈里,幻海刹那和三长老,算是切身体会到,曾经从绝地里进入这里的那些人,为何会全部惨死了。

    这里本来就浓郁的死气,随着一个个大将苏醒,一个个兵马俑苏醒,死气的浓度飞速攀升,浩瀚如海,他们的实力在这里被大幅度压制,而那些亡者在这里,却是如鱼得水,实力飙升。

    这些亡者本就已死,自然无半点活人对于死亡的恐惧,打法近乎同归于尽,再加上生前都是神朝将士,最擅合击之法,单个实力远不是他们对手,可汇聚成千上万,数以十万后,发挥出的实力飙升,足以轻松压制他们。

    红鼻头的三长老,本就性情暴躁,沉不住气,如今更是暴跳如雷,双眼冒火,他们已经足够小心了,谁晓得这些亡者到底是怎么苏醒的。

    事到如今,在追究这个已经毫无意义,怎么逃出去才是关键。

    “三长老,向里面冲。”幻海刹那倒是沉着冷静,瞬息之间权衡利弊。

    秦阳已经被他们动手脚暗害,以秦阳的境界,在这种地方,若是引来亡者大军注意,必死无疑,他们的工具人已经没有了。

    唯一的生路,就是进入仙宫,从那个出口离开。

    幻海刹那屈指连弹,一圈圈异样的波动逸散开,在亡者大军眼里,他们的存在感无限降低。

    而三长老冷哼一声,红鼻头上一点红光脱落,化作一头火龙幻兽,掀起火炎风暴,强行逼退周围的死气,同时一抖大袖,袖中两个雪白的毛球幻兽落下,眨眼间化作他和幻海刹那的摸样。

    眨眼间李代桃僵,幻海刹那和三长老脱离了火海,幻术秘法催发到极致,在所有的亡者的意识中,化去二人的存在感,再将所有的注意力,都强行转移到两个幻兽幻化的假货身上。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两人穿过大军的缝隙,直奔大胤仙宫而去。

    火龙幻兽盘成蛇阵,将两个强行嘲讽拉仇恨的幻兽护在中央,以炙热烈焰,与亡者大军僵持在一起。

    但亡者大军的数量越来越多,火龙也拖不了多久的时间了。

    两人飞速靠近仙宫。

    而另一边,蹲在仙宫牌坊前的葬身河里的秦阳,正琢磨着怎么跳出去,怎么安全的抵达出口的位置。

    正瞎琢磨着呢,就见牌坊下,幻海刹那和三长老的身影,忽然出现。

    被大军围困的火龙和冒牌幻兽,已经被撕碎,他们二人转移注意力的秘法,彻底失效。

    两人越过牌坊,顺着大道,直奔仙宫正门。

    秦阳一惊,没想到这俩货,竟然还真能冲过大军围困。

    不过转瞬间,就见那大道上,一个个全身覆盖着盔甲的人影,从大道之下钻出,气息丝毫不逊色与外面领军的大将。

    秦阳松了口气,得,还有人替他去排雷,那他就跟着好了。

    能不正面硬杠,最好就别正面硬杠,反正也拼不过。

    俩瓜皮在大道上淌雷,跟那些亡者大将打的不亦乐乎,秦阳继续蹲在葬身河里等着。

    正瞎琢磨着呢,就见身旁一个呆头呆脑的鬼物飘了过去。

    这些家伙已经发现不了与葬身河彻底融为一体的秦阳了。

    忽然,秦阳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一个大胆的想法涌上心头。

    转身仔细的打量着葬身河里无数的鬼物。

    没有活人落入其中的时候,这些鬼物都非常安静,面容呆滞,大体上也都维持着死时的死相。

    有些身穿长袍,长袍上遍布着符文,只不过这种看到的只是死相,那些符文没有任何作用。

    还有一些五大三粗,胳膊能比他腰还要粗,一看就是看苦力的体修。

    还有一些看装扮,像是将士……

    大部分似乎都是殉葬的人,应该就是前朝大帝修成帝陵之后,为了保守秘密,将所有参与进来的人,统统都投入到葬身河里溺死了。

    只是看看外面的亡者大军,就能明白那位前朝大帝,是何等的心狠手辣之人。

    顺着护城河,来到水网的底部,看到更多实力更强的鬼物,秦阳莫名的生出一个想法。

    落入葬身河的人,死在里面之后,阴寿无穷无尽,永无超脱之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们发现生者之后,会拼尽全力的冲上去,将对方拉下岸。

    一方面是淤塞心头的怨恨,一方面何尝不是求一个解脱。

    秦阳慢慢的飘到一个道人模样的鬼物身旁,缓缓的伸出手,覆盖在对方头顶,给对方来了个摸头杀,技能毫无反应。

    想要将对方收入储物戒指也不行。

    想了想,秦阳调动魔手的力量,将鬼物彻底包裹起来,与葬身河隔绝,念头一动,欲将对方强行拉入海眼里,僵持的力量浮现,鬼物身上的力量飞速流逝,直到力量消散了大半时,鬼物的本体瞬间消失在葬身河,出现在海眼里。

    秦阳一怔,还真行么?

    “秦阳,你跳到葬身河里干什么?嫌活着难受么?”黑影有些纳闷的问了句,而后顺着魔手的力量感应了一下:“噢,这么小啊,那你随便,这里应该不会有大鬼。”

    “黑影,你的力量,竟然能屏蔽葬身河,将里面的鬼物拉出来?”

    “切~~,当年我肉身尚在的时候,上古地府五大水脉,我能在其中四支水脉的主脉里洗澡,一个连支流都算不上的小溪流而已,算的了什么。”

    “那你为什么能拉出里面的鬼物?”

    “……”

    “不想说就算了,不勉强。”

    秦阳没勉强黑影,就是看这货瞎嘚瑟,噎他两句而已。

    那个被拉入海眼的鬼物,一脸茫然的看着周围的环境,身上阴气鬼气浮动,癫狂狰狞的想要攻击周围的一切。

    然而他周围的存在,他一个也惹不起,被黑影的力量死死的镇压在原地,等着他的癫狂消散,意识开始慢慢复苏的时候,秦阳大喜,连忙道。

    “嘿,老兄,醒过来了?”

    “呃……”鬼物的意识复苏了一点点,茫然的看着周围,想要说什么,却似乎连怎么说话都忘记了。

    “能听懂我说话不?”

    鬼物点了点头。

    “你是为大胤大帝殉葬的人么?”

    鬼物再次点了点头。

    “我能把你拉出葬身河,也能让你灰飞烟灭,彻底解脱,你可以选一个,但我需要你帮个小忙,行不行?”

    “行。”鬼物艰难的回了一个字。

    “我呢,被困在帝陵里,出口呢就在仙宫里,我想要进入仙宫,可是我不想太冒险,所以请你回去联系一下葬身河里的诸位,请他们帮个忙,只要我能离开帝陵,来日帮过我的诸位,无论是想要彻底解脱,还是想舍弃了力量,以鬼物的身份存在于世,我都可以帮忙。”

    “行。”鬼物答应的毫不犹豫。

    秦阳将计划说了一下,冲进将这个失去了大半力量的鬼物,重新放回了葬身河,但他的力量也没有恢复,依然只是个小鬼。

    小鬼顺着河流,不断的召唤来一个个鬼物,都是力量挺强的那种。

    这些家伙脸上带着茫然,维持着死相,神情呆滞,也不知道那小鬼是怎么跟他们沟通的。

    秦阳显化出身形,这些鬼物躁动不安,面容扭曲狰狞,却还都压制着没有冲上来,沉寂的意识也稍稍复苏了一些,听着秦阳的话,再看到秦阳将小鬼带走在放出来,他们全部毫不犹豫的应下秦阳的要求。

    只要能解脱,秦阳让他们跪下叫爸爸,都没有一个鬼物不答应。

    几个时辰之后,葬身河里汇聚而来的鬼物,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了,密密麻麻,一个挤一个的汇聚到一起,让安静的葬身河,都变得如同游曳的巨蟒一般,不断的扭动着。

    再次来到护城河前的牌坊下,这里的大军汇聚,却没有一个敢冲进仙宫的,只是在外面包围着。

    牌坊后方的大道上,散落着不少干尸,都是被幻海刹那和三长老解决掉的,还有一些鲜血洒落在大道上,显然是那俩货有人受伤了。

    越过大道向内,宫墙里一道道灵光闪耀,他们俩应当是遇到劲敌了。

    秦阳搓了搓手,对着身后看着就头皮发麻的鬼物大军一拱手。

    “我叫秦阳,字有德,我先给诸位说清楚了,我可以帮你们灰飞烟灭,彻底解脱,也可以将你们拉出葬身河,只不过,离开葬身河,你们的力量会损失大半,会变成一个小鬼,等到事成之后,各位有什么选择,都可以告诉我。

    今天来帮我秦某人的,我绝对一一兑现承诺,若是反悔,让我永世沉沦葬身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大人,怎么做,您说吧。”最初的那个小鬼,失去了力量,意识反而愈发的清醒。

    可越是清醒,就越是明白,在葬身河里,永世不得超生是何等残酷的折磨。

    这些鬼物,大部分都是一点理智都没有的,有些强点的,还能有点神智,他们不会明白太多事情,只要明白眼前这个活人,能帮他们解脱,甚至带他们离开葬身河。

    那求生的欲望,就会盖过所有的负面情绪,谁现在敢向秦阳伸爪子,就先弄死谁。

    能保持如今的局面,是已经弄死了不知道多少失去理智的鬼物,才能维持的局面。

    更多失去理智的鬼物,压根无法冲破鬼物组成的人墙,摸到秦阳。

    可秦阳的位置,对于这些失去理智的鬼物来说,就是黑暗里的光,他们要撕碎这一道光。

    这才是一部分鬼物,就能将葬身河里大部分鬼物都吸引过来的原因。

    秦阳对着牌坊一挥手。

    “冲呀!”

    一声大喝,葬身河里簇拥到一起的无数鬼物,疯狂的冲向水面之上冲击,可是他们却压根无法离开葬身河。

    局部范围汇聚到的鬼物,早已经超过了这条对于真正的葬身河,只能算是小溪流的小河,所能承载压制的极限。

    鬼物虽然无法冲出水面,可是护城河的河水,却鼓起一个大包,无数的鬼物一个挤着一个,拼尽全力的冲击。

    短短几个呼吸之后,就见护城河的河水,被硬生生的掀起一道百丈宽的大浪,化作浪头,冲向了仙宫前的大道上。

    道玄赠予挚友海兰。

    这俩名字,他都听人偶师说过,道玄是画师,而海兰是幻师。

    秦阳挠了挠头,颇有些意外。

    看着这幅万里山河图,上面的山川河流,都让他感觉很熟悉。

    拿出来小本本,将之前勾勒出的那些地图,一一对照了一下,跟死亡世界里的地势地形有不小差别,可是跟幻海的地势地形,重叠的部分却极高。

    幻海啊……

    将木板放平,站在木板前,秦阳伸出手,佯装握着一支笔,在上面作画。

    脑海中浮现出当年画师挥毫泼墨,绘出这幅万里山河图的样子。

    片刻之后,秦阳睁开眼睛,一脸钦佩,满心叹服。

    这就是真正的上古人族十二师的力量啊,真不是人偶师那个智障山寨货能比的。

    一直没人知道幻海在哪里,也没人能找得到幻海在哪。

    如今心里倒是明白了。

    幻海根本不是秘境,也不存在于大荒,只是一幅画而已,一副画师亲手做出来的画。

    这幅画赠予了幻师,而幻师也利用自己的能力,将其内部改造,历经无数年的演化,彻底演化出一片与大荒截然不同的世界。

    那里衍生出的生灵,都拥有着幻师的力量。

    演化生灵,这可不只是力量强,就能办到的,这是造化。

    伸手抚摸着木板,心里大致也明白了,里表世界是怎么回事了。

    当年画师在作画的时候,技艺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不但完成了一幅画,而下方的桌子,也被其力量渗透,在桌子上留下了一副一模一样的画。

    但那力量实在是太强,玄机太妙,印在桌子的那幅画,竟然也演化出一方世界。

    所谓的力透纸背,入木三分,不外如是。

    当真是有些不讲道理了。

    幻海和死亡世界,同根同源,原本却也没有什么相连通的地方,自前朝大帝帝陵坐落在死亡世界,力量渗透之下,仙宫所在的位置,已经能影响到幻海中同样的位置,所以在幻海中化出一片诡异的绝地。

    秦阳甚至觉得,死亡世界里本身可能并不是生机决断,充斥死气,只是前朝大帝个龟孙,硬生生的将一个可能会演化出玄奇的世界,给祸祸成如今这幅鬼样子。

    真是造孽啊。

    如今炼化了这块桌板,坐落在死亡世界里的出口,能不能出来,就是秦阳说了算了。

    秦阳当然第一时间将那个出入口封闭,里面的人,别想从那个出口出来了,除非他们有本事直接从里面打碎整个世界。

    死亡世界崩碎之后,若是不死,自然可以冲出来。

    回头想想,宗家那位第一代家主,玄镜司的二把手,可真够迷的。

    她的记忆里,都只提到古画,还真没有确定的到底是什么画。

    秦阳怎么也没想到,所谓的古画,竟然是一张桌板。

    挖开周围的坚石,还发现一些字迹都模糊,隐约可以看出来是牌位的东西。

    稍稍一琢磨,这个桌板画,从最初的时候,应当一直放在最显眼的地方,当做摆放宗家历代先祖牌位的桌子。

    只是怎么会埋在地下了?

    思来想去,可能是因为当年的祖祠被毁了吧,听说宗家闹过纷争好多次。

    宗尘兮怕是到死也没想到,她费尽心机,将东西藏在最显眼却也最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可惜她的后辈不争气,因为家族的纷争,连祖祠都砸了。

    这件宝物没被大嬴的人发现,却也在宗家手里遗失。

    收起了桌板画,顺着地下网上挖,挖穿了坚石之后,才发现这里竟然是海底。

    浮出海面,环顾四周,第一时间发现了宗岛。

    秦阳顿时乐了,竟然还真没猜错,原本的宗祠被砸了,落入海中,宝物也跟着沉入海底,随着岁月变迁,慢慢的被掩埋在地底,化入到坚石里。

    看到了宗岛,秦阳眼睛一转,计上心头。

    将星落大阵埋在海底,桌板丢在大阵里,秦阳自己则顺着蓝洞,再次进入最初的路径,躺在葬身河里飘到了死亡世界。

    出现的地方,依然是最初出现的那个地方,感受了一下整个世界的死气都在掀起波澜,大胤仙宫那边应该还没消停呢。

    折腾了这么久,前朝大帝竟然还未苏醒,想来是下面的人觉得事情尽在掌控,根本用不着叫醒前朝大帝吧。

    亦或者是前朝大帝现在根本没法苏醒,也有可能是不能现在苏醒。

    不管怎么样,前朝大帝没露头,秦阳一颗心就放回了肚子。

    现在不用担心被困在这里了,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解决,还将画师的桌板画拿到手了,需要考虑的就是收尾的问题了。

    他后面肯定是要露面的,若是让幻海氏知道,他没有通过幻海离开,那幻海氏自然知道,他是通过死亡世界的出口离开的。

    桌板画的事,自然也就暴露了。

    权衡利弊之下,弄死幻海氏的鳖孙,肯定是没有暴露这件事的风险高。

    而后者若是暴露了,幻海氏绝对会举族之力跟他死磕到底,前朝大帝的帝陵在他手里,前朝的人会不惜代价跟他死磕,大嬴这边也会不惜代价让他交出来。

    算来算去,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桌板画在他手里,才是应该排在最先的。

    如今最后剩下要解决的,就是葬身河里的无数鬼物,虽然那些鬼物几乎全部都是毫无理智,可一些比较强的,多少还是有点意识的,还有那个小鬼,失去了力量,却恢复了神智,之前也没见他被弄死,估计还活着呢。

    行走在死亡世界里,秦阳心里大概有了谱。

    回到了之前出现在死亡世界的地方,这里的大地已经变成了岩浆凝固之后的状态,形似有黑又硬的蜂窝。

    算算时间,距离日出已经没多久了。

    他从宗尘兮的长眠之地进来,到了日出,他就会出现在幻海。

    他需要从幻海氏那边离开,才能做戏做全套。

    遥望着大胤仙宫的方向,秦阳暗叹一声,幻海刹那和三长老,好歹活着回来一个呗。

    若是只有他活下来了,这个计划就行不通了,到了幻海,那位二长老绝对第一时间弄死他。

    等等吧,若是日出,那俩还没回来,自己只需要念头一动,就能从桌板画出去。

    秦阳在这翘首以盼,距离日出越来越近,他都准备离开的时候,才见天空中一道流光坠落。

    幻海刹那面色青白,脸上死气缭绕,他扛着的三长老,少了一只手臂,双目也消失不见,死气已经将他腌透,死的不能再死了。

    幻海刹那落地之后,看到秦阳,神情变幻了一下,身上的肌肉都随之一紧,然而不等他说什么。

    秦阳已经走上前一步。

    “快日出了,你们怎么才回来,再晚一点就来不及了!”

    真挚之中,透着焦急,还有些跳脚的感觉。

    幻海刹那心中琢磨不透,他看了看周围。

    “这里……”

    “别这里那里了,这里的亡者大军都疯了,你们到底怎么招惹他们了,之前有只骨鸟跟疯狗式的,到处喷火,眼看就要喷到这里了,我好不容易才逃掉,快走,快走,日出了。”

    秦阳遥望着东方,黑幕已经开始拉开,确认了他还能去幻海,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不由分说的抓住幻海刹那的肩膀,这货微微扭转脑袋,浑身僵硬的看着秦阳,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了,今天发生的是,每有一样是在计划之中的。

    如今看秦阳似是压根不知道被暗算的事,被亡者大军追杀过来,却还是准备第一时间带着他回幻海,幻海刹那就觉得心中一悸,愧疚之感不断的涌上心头,嘴唇哆嗦着,想说什么,却也什么都不能说。

    亡者大军化为黑云,呼啸而来,幻海刹那身上的气息紊乱,紧张的不行。

    可是只有秦阳能看到,黑幕拉开的速度,远超过什么飞遁之法,那是横扫天地的伟力。

    “别乱动,日出了。”

    话音落下的瞬间,他们已经出现在幻海了。

    幻海刹那瘫在地上,两眼无神,当看到秦阳的时候,又会闪过一丝复杂。

    他从小受到的教育,永远都是以幻海氏为重,他也知道应该这么做,这次暗中给秦阳挖了个坑,让秦阳去死,他知道这么做不对,不但撕毁了承诺,更违背了道义,纯粹的小人行径。

    可他还是觉得这样做,对于幻海氏来说,才是对的。

    但方才秦阳等候在原地,有些焦躁,又满是真挚的话,面对着亡者大军,还能咬牙记着将他带回幻海。

    看到一旁躺在地上喘气的秦阳,幻海刹那的神情愈发复杂,他有些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了。

    甚至心中还会生出一个疑问,他们的先祖,留下赫赫威名的先祖幻师,若是面对这种情况,会如何做?

    可能先祖不会去当一个小人吧,不先祖绝对不会像他们这样的。

    “没事吧?”秦阳拍了一下幻海刹那的肩膀。

    幻海刹那从纠结之中惊醒过来,苦笑着摇了摇头。

    “没事……”

    秦阳看他的样子,心里暗叹一声,站的角度和立场不一样,没什么好说的。

    甭管怎么样,这次不弄死幻海刹那和那个龟孙长老,纯粹是因为他们只排在第二序列,优先度不够。

    这笔账先记在小本本上,以后有跟他们算账的时候。

    很快,蝠鲼飞来,二长老落下,看到幻海刹那、秦阳,还有死去的三长老,二张来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沉声问道。

    “发生了什么事?”

    “出了点意外,当年前朝大帝,坑杀的营造帝陵之人,殉葬的人着实太多了,如今,阴河里的鬼物怨气难消,有成了气候的鬼物,率领无数鬼物,裹挟阴河,冲入了仙宫,我们运气不好,正好碰上了。

    三长老拼死护送我逃了出来,赶在日出之前,碰到了来接应的秦船长。”

    幻海刹那一脸苦涩,这是三长老告诉他,还有他自己推断出来的结论。

    俗称点背。

    PS:万字大章,可以投个票,订阅一下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一品修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