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一品修仙 > 第五七七章 莲花宝典,回敬一坑

神朝风云 第五七七章 莲花宝典,回敬一坑

书名:一品修仙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二长老听的眉头直皱,眼里不停的冒问号,什么跟什么?

    “你先去养伤,将三长老的尸身带回去。”

    二长老急于问清楚情况,给秦阳找了个房间休息之后,立刻去找幻海刹那问情况。

    秦阳眼睁睁的看着三长老的破损的尸体离开视线,心里颇有些惋惜。

    幻海氏的人可真不讲究,对于亡者起码的尊重都没有,竟然不先拿出一口棺材暂时安置,再修复受损尸身。

    拿出把躺椅,躺在房间门口,看着飘在半空中的那颗大眼珠子幻兽,对他挥了挥手。

    “你好啊。”

    大眼珠子眨了下眼睛,没好意思继续在这盯着了,转身飘走。

    躺在这闭着眼睛,晒着太阳休息一会,心里瞎琢磨。

    他倒是没猜错,若是三长老和幻海刹那全死在里面,只有他没死,却回到了幻海,那位二长老绝对会二话不说正面翻脸,调动幻海氏的力量,不计代价的将他弄死。

    但若是那俩货都死了,他不从幻海走,就会暴露。

    无论哪种情况,“跟我秦有德完全没关系”计划,就没法进行下去了。

    他将幻海刹那也带回幻海,在所有人眼里,他只是在死亡世界苟了一夜,当了个工具人而已。

    不明所以的二长老,看到三长老死了,幻海刹那受伤,秦阳却没死,当然明白,肯定是出了什么意外,原本的计划搁浅。

    当务之急,先问清楚情况,再继续做决定才是正理。

    另一边的房间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二长老沉着脸发问,损失一个长老,对于幻海氏的打击可不算小,他们族中,血脉够强,有可能修行祖传法门,修行到三长老这般实力的后辈,每一代都是屈指可数。

    “我们一路从沉寂大军之中潜行,快到仙宫的时候,那些兵俑却苏醒了,开始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来才发现,阴河之中的鬼物造反,我们赶了个巧,正好碰上这种事……”

    幻海刹那将他们的经历大致说了一遍,然后提到秦阳,他的眼神略有些复杂。

    “至于秦阳,三长老的布置,应当是还没起作用,乱局就已经出现,他自行躲了起来,然后快到日出的时候,在原地等着我们。

    我们只是进入仙宫外围,就已经无以为继,只能拼死一搏,趁着造反的鬼物,退出仙宫的机会,冲了出来,然后……

    ……千钧一发之际,秦阳将我们带了出来。”

    二长老听的一阵苦笑。

    “怎么这么巧,进去好几天了,就正好碰上这种事。”

    可怎么看,这事也只能认栽。

    稍稍思忖之后,二长老遥望着了一眼隔壁。

    “短时间内,我们是不可能再这样进去探索了,另外,靠秦阳带着,将安全寄托在他身上,终究不妥,那秦阳不是已经说过进入的路径了么?

    此人能在那种情况来接应你,倒也是个信人,这路径应当也是真的,只是,这种秘密,一个外人知道了,终归不好……”

    纵然这种情况,二长老心中还是忍不住生出了杀机。

    “二长老,我们是幻师后人。”幻海刹那忍不住了,低吼了一声:“您真的觉得,先祖会认为以怨报德,是好事么?”

    “幻海刹那!”二长老阴着脸呵斥了一声。

    “你怎么知道那路径,只有秦阳知道?你怎么知道,另一边的死亡世界,永远都不会被人发现?前朝近年来动作频频,前朝大帝的帝陵暴露出去,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大荒乱局已现,我们什么都阻止不了,这一次跟幻海有牵连,我们连独善其身的机会都不可能有。”

    幻海刹那没理会呵斥,沉着脸反驳。

    “再者,那秦阳也是个聪明人,我们害怕泄露消息,可是他也害怕,他也不敢泄露消息,秦阳身为幽灵号船长,在东海的活动,不可能没有人跟着,他若是陨落,自然会有更多的人跟进。”

    二长老犹豫了,幻海刹那说的不错。

    他不是没想到这么远,只是被帝陵吓到了,这是足够倾覆幻海氏的危机。

    而如今,他们已经不可能独善其身,置身事外了。

    总有会爆发的那一天,以目前大荒的局势看,这一天不会太晚。

    杀不杀秦阳,意义已经不大了,相反,让秦阳活着出去,以目前的情况看,还能更好的保守秘密,给他们做准备的时间。

    “罢了,我去见见他,你先疗伤吧。”

    二长老再次找到秦阳,面上已经看不出来任何恶意,甚至还带着一丝歉意的微笑。

    “此次有劳秦船长,事已至此,探索之事,只能搁浅,秦船长若想离去,可以先送秦船长离开。”

    “有劳前辈了,我去探索蓝洞多日,想来我那些不成器的船员该着急了。”秦阳拱了拱手,客气了一句,然后拿出一张画的极为简陋的纸交给对方。

    “想来你们会需要这个,这是蓝洞内部的路线,那蓝洞下方,四通八达,恍如迷宫,还有异兽镇守,这条路线,就是我探索到的那个,进入那里,顺着阴河顺流而下,就可以进入死亡世界了,只不过那阴河里鬼物众多,颇有些难缠。

    另外,二长老放心,有关死亡世界和幻海的事,我绝对不会给外人说的。”

    秦阳一口气将他们要问的要担心的,统统都给主动解决了。

    “有劳。”二长老拿着简陋的地图,颇有些动容,心里忍不住感叹,这人的品格,当真是无可挑剔,难怪实力一般,追随者却众多。

    结束了谈话,秦阳被二长老带到一座大殿里,面对一面空白的墙壁,二长老一挥手,墙壁上便出现一座门户。

    “请。”

    秦阳微微眯了下眼睛,那空白的墙壁,顿时化为一副万里山河图。

    细细感应了一下力量的波动,跟桌板画近乎一样,应该没什么问题。

    “告辞。”秦阳大大方方的一拱手,没什么犹豫,直接迈步进入门户中。

    眼看着门户消失,二长老站在墙壁前,再次感叹。

    “当真是君子坦荡荡,竟然毫不怀疑,我等怕是枉做小人了。”

    ……

    东海的海底,一面海底山峰的峰底,石壁上忽然出现一扇大门,大门洞开,秦阳从里面走了出来。

    身后的门户便缓缓的闭合,消失不见。

    秦阳转身摸了摸石壁,只是单纯的石壁而已,那座门户只是投射到这里,并非固定的大门,难怪幻海氏的人压根不担心。

    望着门户消失的位置,秦阳默默念叨。

    我秦有德做事最是讲究,好好的交易,你们非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挖个坑坑我一次,我没死,是我的本事,也是我命大。

    那我也挖个坑,坑你们一次,你们要是没死,是你们的本事,死了也是命,怪不得我。

    飞出了海面,确认了一下位置,稍稍感应了一下,直奔布下大阵的地方飞去。

    进入大阵,桌板画静静的躺在大阵里。

    秦阳没急着管桌板画,盘膝而坐,意识投入到海眼里。

    之前强行拉出葬身河,实力暴跌的老粽子太监,可还在海眼里呢。

    相比之下,这个家伙才是当务之急。

    意识进入海眼,只见一颗黑色的圆球悬在那里,老太监被黑影死死的束缚在里面,只露了个脑袋,他的脑袋上空,昊阳宝钟悬在那里,丑鸡在宝钟上啄一下,宝钟便垂落一片赤红的光辉,将老太监的脸刷一遍。

    一个老粽子,被至阳至热的大日光辉刷脸,那酸爽,听听惨叫声就知道了。

    远处自闭的魔刀,每听到一声惨叫,就会抖一下,估计在海眼里,没少被黑鸡和黑影折腾。

    “老规矩,别弄死了。”

    “直接弄死算了,这个老僵尸嘴巴硬的很,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黑影有些气急败坏,好不容易又有个解闷的家伙,还是个皮厚的老僵尸,谁想这老僵尸,嘴巴不是一般的硬。

    秦阳打量着老粽子,他梗着脖子,忍不住惨叫了,却也什么都不说,连骂人的话都不说。

    想到这位能被前朝大帝信任,镇守出入口,可不是一般的信任。

    这种人可不会怂,宁死也不会吐露什么,估计再问下去,也问不出来什么了。

    海眼的催更节目,估计是没法上演了。

    叹了口气,挥了挥手。

    “那就直接弄死吧,留个全尸。”

    “那你自己来,我留不了。”丑鸡拍拍翅膀飞上昊阳宝钟,抓着宝钟飞走。

    秦阳对远处的魔刀挥了挥手。

    “魔头,过来。”

    魔刀上探出魔头的小半个脑袋,小心翼翼的浮窥,确认了不是要折腾他之后,才扑腾着飞了过来。

    重新出去,再进来一次,这一次直接进入到了葬身河里。

    施展水身,与葬身河彻底融为一体,游曳其中,很快就在地面上一条支流的河底,找到了被一堆有些灵智的鬼物,围在中间的那个小鬼。

    这个小鬼可以说是这里唯一一个有清醒灵智的鬼物,虽然弱的一塌糊涂。

    小鬼被围在中间瑟瑟发抖,周围那些鬼物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呆呆的待在那里。

    秦阳显出身形,那些呆滞的鬼物,立刻齐刷刷的看了过来,眼睛里都在放光,似乎这一刻意识都复苏了。

    秦阳一拱手。

    “之前多谢诸位相助,我自然不会忘了咱们的交易,之前该说的都说过了,现在谁想死,想彻底解脱的,站左边,想离开葬身河,舍弃一身力量,从一个小鬼重新来过的,站右边。”

    这些鬼物立刻老老实实的分开,分立两边。

    只不过想死的比秦阳预想的多,足有三分之一,都是些在这里受够了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们已经彻底不想活了。

    秦阳拿出一支杀神箭,悬在河底。

    “想灰飞烟灭,彻底死的干净的,自己撞上去就行,不想死的,来我这。”

    秦阳调动魔手的力量,先将最先遇到的小鬼扯入海眼,让他脱离葬身河,再依次将那些帮了忙的鬼物,一个个扯入海眼。

    只要脱离了葬身河,他们一身力量,舍弃大半,变成一个小鬼,也翻不出什么天。

    鬼物一个接一个的消失,那些彻底不想活的,也排着队撞上杀神箭,灰飞烟灭。

    随着时间流逝,这里的鬼物,意识开始复苏的越来越多,求解脱的欲望,求生的欲望,会压下所有其他的东西浮现出来,哪怕是那些毫无灵智,只有疯狂与残暴的鬼物,此刻也被感染,意识慢慢的复苏。

    来排队的鬼物越来越多。

    “大家都不要急,一个一个来,之前帮过我的,有一个算一个,甭管当时是不是跟风过来,是不是有灵智,是不是只是想撕碎我,都无所谓。

    现在都别闹事,万一让上面那些死人发现了不对劲,大家可都走不了了,都安静点,慢慢来。”

    先约法三章,这些鬼物数量庞大,可是现在一个比一个老实。

    大有谁敢多放一个屁的声响,都会被其他鬼活活撕碎的意思。

    秦阳在这边忙活救鬼大业,时间也一天一天的过去了。

    这一次,他是从桌板画进来的,正儿八经的从进出口进入,再也不会在白天进入幻海了。

    虽说他炼化了桌板画,想怎么进怎么进,想怎么出怎么出。

    鬼物的数量太过庞大,将这些鬼物全部捞出葬身河,可不是一个小工程。

    十多天之后,宗岛。

    幻海刹那和二长老来到了这里,他们行走在宗岛,无人能发现他们的踪迹,很快,他们就发现了幽灵号的船员,正在这里做什么交易。

    没有见到秦阳的踪影,也没在意,来到宗岛的岸边,进入海中,很快就发现了秦阳说的蓝洞。

    蔚蓝的海水底部,有一个黑蓝色的圆洞,直直的通向海底更深的地方。

    顺着蓝洞往下走,落入到一片巨大的空间,还有一头无眼的巨大海蟒镇守在这里,一切都跟秦阳说的一模一样。

    二长老拿出秦阳画的地图,打量了几眼,这里无数的洞穴,还真的跟地图上话的一模一样,甚至还专门标注了东南西北,生恐他们迷路一般。

    顺着特意标注出的那个洞口,按照地图导航前行,一路来到了尽头的死胡同,二长老伸出手轻轻触碰了一下尽头的石壁,感慨一声。

    “这秦阳果真是个信人,此等真君子,着实不多见了。”

    “我们进去吧,此处被人施展了秘法,不可感觉,不可洞见,只能穿过去。”

    二长老一步跨出,消失在石壁上,幻海刹那跟在他身后,一起进入。

    眨眼间,他们便出现在宗家祖地,一条阴河拦在中间,阴河对面是一面石壁,上面摆着一口口古铜棺材。

    二长老回头摸了摸后方的石壁,眉头一蹙。

    “果真如此,只能进,不能出,想要离开这里,只能顺着阴河顺流而下,别无他路。”

    若想强行破开这里,这一出空间也会被毁掉,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无法在秘境崩塌之中存活下来。

    纵然活下来了,也会脱离大荒所在的大世界,彻底迷失在无尽虚空之中。

    来到阴河边,阴河之中,立刻浮现出一只只鬼手,挣扎着向他们抓来,无数鬼物不断的冲击,可是却没有一个鬼物能冲破河面冲上来,最强的一个,也仅仅只是将脑袋和胸口露出了水面而已。

    看着这一幕,二长老面色一沉。

    “你们在死亡世界里,也遇到过这种河么?”

    “是,那里鬼物无数,河岸边一直都有兵俑守卫,那些鬼物倒不似这里的这般疯狂。”

    “葬身河啊……”二长老面沉似水,倒也没怀疑秦阳。

    秦阳那般年轻人,认不出葬身河没什么问题,反倒是三长老,平日里便让他沉下性子,幻海之中不外出,要对外界了解,就要对看书,可是三长老却只酷爱实战,只对神通秘术感兴趣,杂记之类的单纯记载,他是一点都不感兴趣。

    如今几次进出死亡世界,他竟然都没认出来葬身河。

    “葬身河,非神木为舟不可渡,幸好我手中还有神木收藏,应当足够了。”

    二长老拿出一截不过四尺长,一尺宽的神木,将其丢入葬身河中,而后跟着幻海刹那一跃而上,脚踩神木,不断的施法,击退靠近的鬼物,顺着葬身河,漂流而下。

    等到冲如这方空间尽头的黑暗时,二长老感觉有点不太对劲,可是却不知道哪不对劲,而且已经来不及反悔了。

    他们周身陷入了永恒的黑暗,脚踩神木,漂流而下,耳边湍湍流水声,在不知不觉之间,消失不见了。

    这片黑暗之中,只有他们还在踩着神木,不知道飘向了哪里,可偏偏他们还不敢离开神木,还得不断施法,逼退周围可能会涌过来的鬼物。

    二长老心里发毛,总觉得哪不对劲,这种感觉愈发强烈,却就是不知道哪不对。

    到了这个时候,也不曾想到,是不是秦阳反过来坑了他们一把。

    秦阳给他们的信息,极为详尽,可以说所有应该注意到的地方,他们都没想到的地方,都替他们想到了,地图什么的,也是堪比自动导航一般精确。

    唯独有两点关键的地方,秦阳给漏掉了。

    一,这里的这条阴河,是葬身河,当然了,秦阳还年轻,头发长见识短的,怎么可能会认得出上古地府五大水脉之一的葬身河。

    这很合理。

    毕竟你幻海氏的大佬,竟然都没认出来,秦阳去死亡世界,也只是蹲在原地,当一个传送坐标的工具人,根本没见过什么河不河的。

    不过,这一条不重要,秦阳也没指望着他们会直接跳进河里游过去。

    第二条才是最关键的一条信息。

    当初秦阳是直接跳到河里,全身都埋在水面之下,顺流飘过去的。

    当时用了足足七天的时间,这七天里,秦阳也曾感应过水面之上的部分。

    黑暗中漂流的时候,有些地方,水面之下和水面之上,完全是俩空间的,撕裂隔断的空间。

    也就是说,想要从宗家祖地,偷渡到死亡世界的路径,若是一条管道的话,这条管道有些地方葬身河只占据一半,站在葬身河上飘过去,当然可行。

    可惜,这条管道的有些地方,却是完全被葬身河占据的。

    若是全程都在水面之上飘过去,中间必然会离开这唯一一条管道,鬼知道会飘到哪里去。

    一般人想要穿过去,唯一安全的方法,就是奢侈的以神木打造出一个全封闭的潜水艇,彻底埋入葬身河里。

    然后“飘”到死亡世界。

    秦阳只是说顺流而下飘到死亡世界,可没说是从水面上飘过去。

    他们自己觉得葬身河有进无出,只有在水面上飘过去这个选择,那怪得了谁。

    怪他们自己水平不行呗,自己没实力,还能反过来赖我秦有德?

    我秦有德这种弱小又可怜的弱鸡,都能“飘”过去,你们实力更强啊,理所当然也行啊。

    完全符合逻辑,合情合理。

    无尽黑暗里,二长老和幻海刹那,挤在一根神木上,目不能视,耳不闻声,还在警惕着周围可能会涌上来的鬼物,等着飘到死亡世界。

    可惜,他们脚下的葬身河,已经不见了。

    PS:八千五,还行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一品修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