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一品修仙 > 第五七八章 黑门开了一条缝,再回五行山

神朝风云 第五七八章 黑门开了一条缝,再回五行山

书名:一品修仙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幻海刹那和二长老掉到坑里,不知道飘到什么鬼地方了,最大的可能是永远也回不来了,永远的迷失在位置的黑暗里。

    寻常时候所说的虚空,也只是依附在大荒这个大世界的外层空间,在这里,所有的手段都可以肆无忌惮的施展出来,却不用担心会引来不好的后果。

    而外层空间也会大致分成三层,寻常时候,横渡虚空而来,走的只是最内的一层,大嬴的巡天使,镇守大嬴领空,也只能守住第二层,第三层已经是抵御域外之敌的战场。

    而这片空间,也是属于大嬴的疆域,领土、领海、领空,在大荒,这三者都是大嬴的范围最大,所以大嬴最强。

    但这里也只能是常说的虚空,而不是无尽虚空,所谓的无尽虚空,大抵上是什么都没有,没有光亮,没有声音,没有空气的纯粹黑暗空间,甚至有些地方,连各种混乱的能量都没有。

    落入到这里,无上下之分,无南北之别,永远的迷失,都是常有的事情,有些强大的存在,想要彻底杀死,所要耗费的代价实在是太大,将其放逐到无尽虚空,就是最好的选择。

    当初秦阳顺着葬身河,一路漂流,偷渡到死亡世界的时候,感应到的情况,极为复杂,根本无法确定,只是看一眼,就会本能的生出一种本能的大恐惧。

    飘了七天,感应到外面数不清楚,复杂到难以言述的环境,才能顺流到画师的死亡世界里。

    那时候其实挺纳闷的,后来明白桌板画是画师绘制万里山河图的副产物之后,一切就变得理所当然了。

    从正常的进出口之外的方法进去,难度高的离谱,也是应当的。

    手握真正万里山河图的幻海氏,一直没人找到怎么进入幻海的路径,也挺正常的。

    所以了,给了幻海氏所有应有尽有的详尽正确信息,唯独在最关键的地方,漏掉一条,算是挖个坑回敬一下。

    他们是否会通过蓝洞进入死亡世界,谁会去,是否能活得下来,秦阳都已经不在意,反正回敬了一坑之后,他已经将小本本上记着的这一条划掉了。

    他有不是太记仇的人,记仇也就记两天就忘了。

    如今窝在死亡世界里,沉在葬身河的河底,忙着处理这里无法计数的鬼物。

    纵然只有大致三分之一的鬼物彻底活腻了,自己撞向杀神箭自杀,可是靠着庞大的数量,也已经硬生生的将一支杀神箭的威能磨灭。

    哪怕这只杀神箭,是自己造出来的那支加强版山寨货,被人偷袭射向自己的那支。

    也是第一支经过实战,应当是可以当做威能差了些真品杀神箭用的宝物,就这么被磨灭了威能,秦阳着实还有点心疼。

    最后没辙,拿真品出来舍不得,只能继续拿出别的,更差的山寨品凑合用吧,反正这些鬼物排队自杀,需要的也只是杀字碑杀气的力量而已。

    这种力量,可以让他们死的干脆利落,瞬间烟消云散。

    除了这些,更多的鬼物,都是想彻底脱离葬身河,哪怕成为一个没什么力量的小鬼也无所谓。

    这可是将秦阳累的够呛,在这里窝了大半个月,才能看到鬼物的数量似乎在减少了,后方排队的鬼物,也终于能看到尾部在哪了。

    海眼里,密密麻麻的小鬼,汇聚成一大片绵延上百里的黑云,魔头骑着魔刀,跟牧羊犬一样,流着哈喇子,环绕着鬼群不停的转悠,嘴里嚷嚷个不停。

    “都给本大爷老实点,谁敢惹事,那就别怪本大爷无情。”

    说着,就伸手一抓,将一个试图吞噬其他鬼物的家伙拉出来一口吞掉。

    满意的打了个饱隔,魔头瞥了一眼远方被镇压在海眼魔石之下的黑影,又抬了抬眼皮,瞥了一眼飘在黑云上方,站在昊阳宝钟上整理羽毛的丑鸡。

    “本大爷是最好说话的,若是你们敢瞎闹腾,惹怒了丑鸡大人和黑影大人,一个念头就能让你们灰飞烟灭!”

    “你们别以为我那主子心地善良,最是急公好义,信守承诺,你们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告诉你们,主子只是答应你们脱离葬身河,如今已经算是完成承诺了,至于以后怎么处理,那是主子的事。”

    “现在谁敢闹腾,立马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牧羊犬魔头兴致勃勃的环绕着鬼云飞个不停,他的本体化血魔刀,最是喜欢气血生机,而他呢,最喜欢的反而是神魂。

    修士的神魂最好,算是直接切片生吃的极品海鲜,鬼物次了些,魂体被阴气污染的,算是没脱壳五谷杂粮,口味差了些,但营养丰富,长身体呢,这就是主食。

    至于还有些鬼物,身上除了阴气、还有怨气死气什么的,更差一筹,算是长了毛的臭豆腐,他口味重也不嫌弃,吃起来倒是不错,就是不能多吃,不能当主食。

    如今这些鬼物,大都是失去了力量,在魔头看来,也就是从一堆长毛臭豆腐,变成了一大堆当年新收成的新粮,口味俱佳,营养丰富,敞开了吃都没什么问题。

    他都饿了不知道多久了,如今看到这么多主食,还能忍着保持理智,没扑上去,都是被丑鸡和黑影打出心理阴影的结果。

    尤其是之前捅死的那个老粽子,空有力量,还没神魂,简直就是一坨陈年老屎,若非秦阳开口放话了,他绝对下不了手。

    有这个事打底,再看这些五谷杂粮,简直都是美味。

    魔头主动请缨当牧羊犬,眼睛里冒着绿光,就等着看里面那些鬼物不老实,想要闹事,他好第一时间名正言顺的,将可能会出现的骚乱,扼杀在摇篮里,顺便打个牙祭。

    丑鸡站在昊阳宝钟整理羽毛,飘在鬼云上方,纯粹是为了震慑而已,虽然有魔头就足够了,但这个办事的态度还是要有的。

    黑影是压根不敢管这些事,他的力量本质太高,本身也是偏阴属的力量,随便打个喷嚏,都能喷死这些没什么力量的小鬼。

    又过了一些天,秦阳跟一条濒死的咸鱼一样,躺在葬身河的河底,周围一个鬼物都没有了。

    这些家伙,往日里都是灵智全无,感觉到活人便彻底陷入疯狂,没活人的时候,一个个又跟烂木头一样飘在葬身河里,两眼呆滞的发呆,沉在河底,说不定过上一万年也还在随波逐流。

    哪想随着越来越多的鬼物解脱,剩下的鬼物,开始受到影响,再弱的鬼物,没了灵智,却也还有本能,呆呆傻傻的凑过来,任凭秦阳施为。

    秉承着五百万只羊是放,八百万只羊也是放的原则,秦阳就顺手全部解决了。

    谁想就这么折腾到现在,到底弄走了多少鬼物,他自己都不知道,早就算不清楚了。

    反正大胤仙宫附近复杂的水网里,已经看不到一个鬼物了。

    水网之外,那些立在大地上,悬在半空中的兵俑,继续保持着原样,葬身河里的鬼物消失,他们也毫无反应。

    也不知道这些兵俑,还有那些沉睡的大将,是没察觉呢,还是察觉到了也懒得管一堆不能冲出河面的疯鬼。

    念头一动,离开了死亡世界,秦阳躺在地上,仰望着星落大阵里的星空养养眼睛。

    现在看到鬼物,都有种要吐的感觉。

    海眼里的无数小鬼,怎么处理也是个麻烦事,还是过段时间再说吧,反正这些家伙,在葬身河里生不如死这么久了,如今挣脱桎梏,换了个新地方继续蹲一段时间号子,估计也很满足。

    毕竟新号子也挺有新鲜感的。

    念头转动的时候,伫立在血海的黑玉神门,忽然一跳,秦阳吓了一跳。

    还不等他有什么反应呢,黑玉神门竟然自己从血海里跳出来,一头扎进了海眼。

    秦阳的脸,刷的一下就绿了。

    海眼里库存的,除了他的真元大河之外,可是还有不少其他力量的,最重要的,黑影也在海眼。

    当初构建黑玉神门的时候,可是用了不少黑影的力量,虽说这么长时间,也没见黑玉神门去吞噬魔手的力量,可万一呢?

    万一平时的量太少,黑玉神门完全没兴趣,万一现在脸贴脸了,黑玉神门忽然觉得有胃口了呢?

    念头一动,意识已经沉入海眼。

    黑玉神门化作三千丈巨门,伫立在海眼之中,巨门之上,黑气缭绕,气势森然,大有渊沉岳峙之感,纵然秦阳自己来了,也感觉到有种窒息感。

    尤其是此刻,那应龙浮雕,缓缓的睁开眼睛,森然威压,瞬间镇压海眼。

    骑着魔刀开心的不行的牧鬼魔头,瞬间飞机耳,夹着尾巴钻进了魔刀里,眨眼间就不知道飞到多远的地方自闭去了。

    黑影收敛了所有力量,老老实实的躲在海眼魔石之下,将自身所有力量,都纳入到魔石的镇压之中。

    而丑鸡钻回了昊阳宝钟,躲在了魔手下面。

    那些化为上百里黑云的无数鬼物,也都被吓的拼命向鬼云里面钻。

    应龙浮雕,缓缓的探出脑袋,盯着无数鬼物。

    秦阳暗道不好,这货不会是发现隔壁有值得吞噬的东西了,专程来开饭的吧?

    也不对啊,黑玉神门从来没有吞噬鬼物啊。

    谁想那应龙浮雕,这一次不只是探出了脑袋,而是游曳而出,整个身体都从黑玉神门上脱离,贴着黑玉神门,一路游曳到门框上,以身体将整个黑玉神门的四边包裹在里面。

    “吱……呀……”

    拉长了音调的声音浮现。

    黑玉神门的中间,一道细细的缝隙浮现,大门竟然有洞开的趋势!

    霎时之间,浩瀚如海,深沉如渊的气息,从缝隙之中浮现,低沉之中,蕴含万千玄妙的神音,似是亿万生灵诵唱。

    只是倾听神音,秦阳就有万千感悟涌上心头,心中似有万千法门在酝酿,只要继续听下去,说不定就能自己创出来一大堆法门。

    秦阳赶忙稳住意识,不去顺着神音感悟。

    倒不是怕忽然创出了法门,会让白玉神门加强。

    而是黑玉神门竟然自己洞开了一丝裂缝!

    这种时候,不赶紧想方设法趁机将黑玉神门推开,还傻站着感悟个屁啊。

    只要能将黑玉神门推开,白玉神门这种可以靠着时间慢慢磨的神门,就算是再加个十几,也都是毛毛雨。

    鬼云里的无数鬼物,聆听到神音,顿时停止了惊恐逃窜,反而一个个转过身,呆呆的望向了黑玉神门。

    秦阳念头一动,欲将黑玉神门挪出海眼,可是却似蜉蝣撼树,根本无法挪动其分毫。

    秦阳看到那无数鬼物,心中一动,将海眼里所有的鬼物,一口气全部丢出了海眼,出现在星落大阵之中,之后再调动黑玉神门,瞬间,黑玉神门也跟着出来了。

    出来的瞬间,秦阳立刻调动海眼里所有的力量,将自身力量催发到极致。

    凝聚出所有的库存真元,施展真身之法,化为巨人,两手抵在黑玉神门上,怒喝一声,爆发全部的力量,试图将这扇已经出现一丝裂缝的神门推开。

    身后的无数鬼物,汇聚成一条鬼物长河,一个个像是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露出憨厚的笑容,扑向了黑玉神门的裂缝。

    一个个鬼物从裂缝里鱼贯而入,秦阳的威压,还有那些可能将他们灰飞烟灭的力量,也已经不能阻止他们冲进裂缝了。

    “黑影?丑鸡?”秦阳怒喝一声,这俩货却毫无反应,全部躲在那颗砥柱中流,镇压整个海眼的海眼魔石之下。

    秦阳也没工夫跟他们多说,想要推开黑玉神门,全靠最纯粹的力量。

    所有的杀伐神通,防护秘法什么的,在这里都是毫无作用的。

    眼看那无数鬼物,冲入裂缝的越来越多,秦阳没法等下去了。

    “拼了,甭管是什么情况,好不容易有机会了,眼睁睁的看着机会流逝,是要遭天谴的。”

    念头一动,秦阳周身气血,瞬间燃烧,血色的火焰,覆盖他的身体。

    当年摸到的霸王卸甲,体修的搏命法门,他还从来没用到过,这种纯粹提升自身的法门,此刻用上正好。

    短短几个呼吸,霸王卸甲便被他催发到了第五层,体表凝固成一副血色的铠甲,面颊之上,血色的纹路浮动,眼中的杀气更是往外溢出。

    到了第五层,已经超出他能承受的极限了,再催动到第六层,他的肉身会崩溃。

    眼看黑玉神门还是那一条只容鬼物通过的裂缝,秦阳一咬牙,再次催动十二魔剑,强行抬高自身境界和实力。

    催发到第六层,魔气覆盖他的身体,双目漆黑一片,近乎入魔,内心的疯狂也在疯狂攀升。

    黑玉神门发出一阵嘎吱嘎吱的长音,原本的一丝裂缝,开始缓缓的变大。

    “秦阳,算了。”

    就在秦阳准备强行将霸王卸甲继续催生到第六层,十二魔剑也准备催生到第七层的时候,黑影一声暴喝,在秦阳脑海中炸响,魔手的力量涌出,搅乱了秦阳的力量掌控。

    秦阳身子一顿,千丈真身,瞬间缩水,恢复了原样,被黑玉神门反弹回来的力量震的倒飞了出去。

    站在地上,秦阳双目如染墨,冰冷森然,魔气森森,杀机不断溢出,灵台险些失守。

    他望着重新恢复到那一丝裂缝的黑玉神门,喘着粗气,缓缓的闭上眼睛,身上暴涨了数百倍的气息,急速跌落,魔气逸散,体表的血色铠甲也随之崩灭消失。

    恢复了原样之后,秦阳面色略显苍白,睁开眼睛望着黑玉神门,微微摇头苦笑。

    眼睁睁的看着所有的鬼物,都冲进了黑玉神门消失不见,黑玉神门立刻关上了那一丝裂缝,环绕在黑玉神门四边的应龙,重新游曳回来,化为浮雕坐落在神门之上。

    这时,秦阳念头一动,黑玉神门缩小成板砖大小,落入他的手中。

    感觉跟以前没什么区别,没有加也没有追,还是加二十八追五十六。

    将其重新收入体内,秦阳揉了揉脑袋。

    意识投入到海眼里。

    “黑影,说说吧,什么情况?”

    “你的神门,只能你去推开,我能帮你,但是我不能去推开神门,能明白么?若是我也去了,你推开了神门,根基也会留下巨大破绽,你若是想圆满,只能你自己推开。”

    黑影说的很认真,半点不着调都没有。

    “我不在乎破绽,我就想推开再说,有缺陷,以后再想办法补,若是推不开,想去弥补都没机会。”秦阳也说的很认真,这次也是一点没开玩笑,也没有皮。

    “……”黑影无言以对。

    “而且,我问你的什么情况,不是你为什么不帮我,关于神门的事,我比你清楚,我是问你,黑玉神门为什么会自己打开一条裂缝?

    你别说你不知道,黑玉神门还没打开裂缝的时候,你就先躲起来了,黑玉神门压根就没想吞噬你的力量,这个借口你也别用。

    以前你不想说什么,我都不勉强,可这次关乎我的前途,我希望你说老实话。”

    黑影犹犹豫豫,好半晌才一声长叹。

    “其实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你构建黑玉神门的时候,用了我的力量,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你一口气汇聚了至少数千万鬼物,全部都是经过我的力量洗练,从葬身河里脱离出来,又失去了力量的鬼物。

    如此庞大的数量,自然会引起反应了,你自己难道不知道么,你构建黑玉神门的力量,几乎都是跟上古地府的力量有关。

    而当年上古地府之中,鬼修众多,魂修遍地,大多数出名的法门,也都跟神魂有关,纵然是那些肉身成圣的修行者,也都是这样。

    我的力量,是当年趁着战乱,悄悄的偷了一些上古地府的力量,所以我才会被那位大佬,乱刀砍死分尸镇压。

    在你构建黑玉神门的时候,加入了我的力量,你就已经跟上古地府扯上关系了,出现这种变化,你应该也不是很意外吧,毕竟,你的黑玉神门特殊,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所以,我说,要是有时间,你就赶紧去一趟,将那位大佬超度了,图个安心。”

    “呵呵……”秦阳冷笑一声:“狗改不了吃屎,你要是不说最后一句,我都信了,你就那么怕他么?”

    “我是真怕啊……”黑影唏嘘不已,认怂认的很彻底:“他当年战死之后,还能拎着把柴刀,将我活活砍死,乱刀分尸,若是他活着,可能一刀就把我的不灭意识斩灭了,我能不怕么。”

    秦阳跟着唏嘘一声,心里也清楚,这事压根怪不得黑影,当年他一口气凝聚出两扇神门,他是生怕凝聚失败,所以一股脑的给加材料,最后不但成功凝聚,而且强大的离谱。

    这次黑玉神门主动开了锁,打开一条缝隙,可以说是最容易推开的时候,他拼尽全力,近乎彻底入魔,也仅仅只是让那条缝隙,稍稍变大了一点点。

    没推开,起码也给了他一个方向,降低推开难度的新方向。

    以后只要发现葬身河,就去将其清空,等到攒够了,再招出黑玉神门再试试,反正看那些鬼物的样子,似乎进入黑玉神门里,是大好事。

    同样,这次的事也让他明白,单单以他现在的力量,大幅度降低了难度也别想推开,加二十八追五十六,不是白加的。

    能让大门动了,已经算是不错了。

    大概也让他明白,需要多强的力量,才能真正推开。

    总的来说,也算是一个好事。

    “你也别纠结了,凡事都有好有坏,你的神门太强,用我那个时代的话说,这是桎梏,也是劫难,你渡不过去,便应劫了,渡过去了,得到的好处,也会远超其他人,放到我们那个年代,在上古地府里,你也可以算是天骄了。”

    “行了,推不开就推不开,我又不会一蹶不振,我只是有些执念了而已,这次不行,下次就会有准备,总体来说终归是好的,让我了解到更多,以后也更有把握,这是好事,反正你以后别忽悠我去超度那位大佬就行。”

    秦阳摆了摆手,没理会黑影的安慰,他又不是受不得挫折的人,相反他还看到了好的地方,看到了希望。

    总比以前压根就没想过能把黑玉神门推开的好。

    秦阳瞥了一眼一旁看热闹看的津津有味的丑鸡,满眼嫌弃。

    “黑影躲起来有理由,你躲什么?”

    “我哪知道躲什么,反正我看到黑影躲了,我就知道我肯定不能插手,也躲起来。”丑鸡回答的理直气壮。

    秦阳嘴角一抽抽,这货现在咋这么能了?

    离开了海眼,秦阳拿出黑板砖,在手里摸索了好半晌,振奋了精神,给自己加油鼓劲,目标更进一步了。

    这一步一步的走来,各种方法加到一起,总算是能推得动了,起码是亲眼看到了点希望了。

    恩,对,就是这样。

    修行不易,凡事要往好的地方看,只能看到不好的地方,早晚自闭。

    自我安慰了一会,秦阳拿起了桌板画,将其收入海眼。

    以后隔三差五的瞅一眼,看看幻海氏的人是不是进去了就行。

    这东西用正常的炼化之法,想要完成十成炼化,那难度是相当的高,不比完全炼化一件道器的难度小。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当年经手过桌板画的人,有可能炼化过桌板画的人,早就死完了。

    对于用“拾取”技能来炼化的秦阳来说,这就是无主之物。

    拾取了就自动拾取绑定。

    收起了星落大阵,拿出飞舟,向着大荒飞去。

    看到人偶师的飞舟,这才想起来,噢,还有人偶师呢。

    将人偶师丢在甲板上,这货还在挺尸状态。

    气的秦阳催动雷火神通,上去就是一通暴揍,半晌之后,秦阳手都疼了,人偶师毫发无损。

    将他丢回船舱,省的看到就来气,还高手呢,啊呸。

    这就是他信誓旦旦的吹嘘的自保无虞。

    可能这个家伙,自己都不知道,他所说的自保无虞跟正常人所说的自保无虞,完全是两回事。

    不跟智障计较,毕竟没功劳也有苦劳的,不能把他溺在化粪池里,看他会不会再说什么自保无虞。

    给东海的手下的人传了信,秦阳就直奔东境而去。

    出来忙活这么久了,也不知道嫁衣代替嬴帝巡狩四方,到了哪一站了。

    前面都是些小地方,以嫁衣的威望和实力,足够轻松应对,算算时间,如今应该是到五行山了。

    相信山谦师父,还有那个便宜掌门师兄,应该会给点面子,不至于让嫁衣面上过不去。

    正好他也回去看看,也不知道小人魔最近在五行山怎么样了,传来的消息里,倒是说这小家伙在五行山过的挺好的,在五行山的势力辐射范围里,季天行的名头倒是也响亮。

    比当年那位刚冒头没多久就惨死的季无道好多了。

    想想季无道,那是真的惨,多好的人啊,心怀正义的正人君子,名为无道,却会为了无辜惨死之人,冒死上告。

    可惜最后却被献国公他们害了。

    算了,献国公等人都凉透了,不说死人坏话了,死者为大。

    一路赶到了大荒沿岸,临近五行山的时候,果然发现了一些跟随嫁衣而来的队伍。

    用巡狩队伍里挂着的身份,进入了五行山,刚坐下还没喝口热茶呢,山谦师父就派人过来,让他过去。

    一路到了后山,山谦还是原来的样子,一点都没变。

    “师父,多年不见,您这怎么越活越年轻了?”人还未到,秦阳就乐呵呵的嚷嚷了起来。

    走出三步,身上骤然落下一股威压,压的他腰身一沉,双脚下陷了一寸。

    秦阳眉头一挑,果然还是原来的味道。

    周身气血一转,在原地留下两个脚印,顶着威压,举重若轻,一步一步迈向山谦,地面上一个脚印都没有留下来。

    山谦眯着眼睛,看着秦阳走到他身前,骤然伸出手,一巴掌拍向秦阳头顶。

    秦阳举臂架在头顶,一息之后,催动了地气真体,化为一尊石雕一般,勾连大地地气,身体犹如山岳傲立。

    山谦眉头一挑,颇有些意外,发力骤然暴涨上百倍。

    三息之后,脚下的大地,骤然开裂,秦阳的身体,如同钉子一般,被一巴掌拍进了地里,只有脑袋露在外面。

    山谦哈哈一笑,收回了手。

    “不错,还算没有荒废掉,单论炼体的修行,神门境界,能与你相提并论的,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老家伙眉飞色舞,心情大好,黎族的人,炼体能到如此境界,放到五行山,上推上万年,顶多也就两三个而已。

    虽说他也没带着秦阳手把手的教,可传授法门的却是他,而且方才那神通,明显是五行神通,这就是他教的好啊。

    “你的神魂之道修炼的如何了?”

    几句闲聊之后,山谦又不经意间问了一句。

    秦阳想了想,自己的神海虽然开辟,可的确没什么特别的修行过。

    “算是才入门吧。”

    “黑老鬼真不是东西,竟然都不好好教你……”

    “其实是我……”

    “行了,你不用替他说话,你天资卓越,人也聪明,神海早已开辟,人也勤快,不然炼体不可能到如此境界,怎么会是你的问题。”

    秦阳果断的闭上了嘴,低眉顺眼的听着,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听着山谦硬生生的将仡楼喷了半个时辰。

    喷的神清气爽,大感压了仡楼一头之后,山谦才回归了正题。

    “你是为了那位大帝姬而来么?”

    “我过来看看,毕竟,我也是在队伍里挂了名的。”

    “行吧,看在你这般勤奋炼体的份上,不为难她一个女娃娃。”

    “多谢师父。”

    嫁衣的事,算是到此为止了,秦阳也没多问,山谦金口一开,五行山这边肯定会很配合,给足了嫁衣面子。

    五行山势力辐射范围内,其他的门派、势力,估计也没有会不开眼的。

    “最近的局势,我有些看不懂了,前朝也出来蹦跶,各种消息真真假假的到处都是,具体是什么情况?”

    山谦问的随意,秦阳神色却一正。

    山谦代表的是五行山,而他的回答,代表的却不只是他自己。

    斟酌了一下之后,秦阳简短的回答了一下。

    “小乱会有,可前朝复国,再起国战,却不可能。”

    无论用哪个身份,站在什么角度,这都是最合适的回答。

    山谦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你在离都,支持哪位皇子?”

    话音落下,山谦又摇了摇头。

    “算了,这个你不用回答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一品修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