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抗战之传奇炮兵系统 > 753另一个我,穿越或是轮回

正文 753另一个我,穿越或是轮回

书名:抗战之传奇炮兵系统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黎叶取出曾救过他一命的简易长矛,熟络地在栅栏后的一处岩峰中,挑出了一个密封箱子。

    箱子中正是备用的潜水服,还有害他被扣了一个季度奖金的供养装备……

    整套特制的潜水服都穿上估计很难,但只着装上衣减压效果还是有的,关键最主要的是上衣的氧气管固定和连接口,使得他的先换上上衣才行……

    装备好后,已经过了将近两分钟,可憋坏了他!

    “呼呼……”

    呼吸到浓郁的氧气后,黎叶整个脑子都清醒许多。

    “不能让救援队的人发现海底山洞!”

    他必须下去做些掩饰,以及清理掉那里的痕迹……

    可是实在是力不从心。

    等他刚解开固定绳索,整个人都被暗流拉扯到了海底下去……

    他摆动一条好腿,两手胡乱抓着,好险才及时扣住海底山洞附近的一条岩峰。可还没来得及松口气,那些逃走的鲨鱼群又回来了!

    他现在有了足够的氧气供给,还有岩峰栖身,武器除了枪支,还有这简易长矛也不错!

    “哒哒哒哒哒哒……”

    枪支现在只能当做危急时刻的急救手段,他是以长矛护身为主。还有……

    “轰轰轰轰轰轰……”

    海中没法做到陆地上的精准掷弹,那么他的变通办法是——用长矛挂载手雷,从岩峰中伸出去等鲨鱼靠近后,在用细线拉扯掉保险环,炸鱼一次,就得舍弃一根长矛,否则会震裂他的虎口吧。

    那些受伤重来的鲨鱼,此次连同带来的新的鲨鱼们,被炸得最终只有一条逃生!

    于此同时,上方的船只声响急速接近之际,黎叶的头也被爆炸的波动给冲击得昏昏沉沉的……

    “噗通!”

    迷糊中一声水响,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形下来靠近他——是老三!

    随即,更令黎叶头皮发麻的是——他看到了另一个黎叶也下水来救他!

    “这怎么可能?!”

    黎叶记起了他原来就是因为来这暗角区域救援深海涉险的玩家,而被系统带去抗战时期的……

    可,救的是从抗战胜利后回来的他自己!!!

    他头皮发麻地呆滞住了,任由另一个黎叶在他身上检查伤势后,和老三配合将他营救上去……

    “注意啊,鲨鱼该来了!”

    这话卡在喉咙里,他怎都喊不出口,也浑身乏力,比晕厥还令他受折磨!

    一般人经历这么个奇幻的场景,只怕会精神崩溃吧!

    “真是另一个我?!”

    黎叶头皮发麻地看到那只鲨鱼有彪悍地回来了,看到另一个黎叶和鲨鱼周旋……

    而他则被老三救出了海中,他一直全程清醒着,可整个人好像惊骇得麻木掉了,仍由老三和队员们开船,将他带回岸边医治,随即没多久,那处暗礁区域的底下传来一阵猛烈的爆炸声……

    “队长!”

    “头儿!”

    老三和队员们的惊呼声,直接刺激得黎叶呼吸一滞、“嘎”的一下真正晕厥过去了……

    再次醒来,是在一间特护病房中,他的断腿已经被石膏固定包裹住了,摸了摸脖子上的那不起眼的半块黑玉牌还在。嗯,脸上还贴了几块敷料纱布……

    “咦?你醒了!”

    一个护士见到他睁开眼睛、瞎动弹摸索,惊道:“我,我去叫医生!”

    来的,不仅仅是医生,还有满脸怒火难抑的老三、以及两个警察!

    我去,自己人,叫警察干嘛?!

    随即黎叶清醒过来,那个老三熟悉的黎叶,应该已经绑定系统、穿越去了抗战;而他则是违反禁令、私自出海、而且非法持有杀伤性武器的“嫌疑罪犯”!

    “……”

    黎叶摸了摸脸上的几块纱布帖子,想着是不是揭开敷料、露脸出来,让老三认出他来?!

    此即,忽然一股强烈的尿意,从腹中袭上心头,他身体一颤,尿了,好羞耻!

    不过不是尿床,而是他的二弟连着一个导尿袋子……

    “嗯,身体情况正常,再观察一天,若是没……”

    医生检查一番,还刻意在他的眼前仔细检查了尿袋,丝毫没顾及到黎叶的尴尬感受——好想投诉他!

    等他叨逼叨地啰嗦完,随即便是两个警察轮番审问……

    “……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一个年纪轻一些的20出头的警察,见他呆呆的没什么反应,都急了。

    “小李!”

    另一个年纪大些的30多岁的警察,赶紧呵斥了年轻警察,转而对黎叶温言道:“起码你告诉我们你的名字,我们好通知你的家人来照顾你啊。”

    他见黎叶只是纠结的摇头,叹口气,拦下了怒火直冒的老三,耐心道:“你的医药费还是这位同志帮你垫付的……”

    “我现在脑子很乱,你们让我静一静,好么?”

    黎叶的声音使得老三浑身一震,不过惹恼了年轻小警察。

    “原来,你不是哑巴啊,你会说话……”

    年轻警察好像对他很敌视,随即他吼出了原因:“为了救你,咱们海上救援队的黎队长,可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啊!现在好几月了,连尸骨都找不着!那可是我们天江市的英雄,国家领导人都接见过他……”

    “小李,住口!”

    年纪大些的警察,赶紧止住了像喷机枪子弹般往外泄密的年轻警察,“对不起,小李很尊敬的人在这次事故中牺牲了,所以心情有些……希望你见谅!”

    他拽着年轻警察走向门口,还一边转头对道:“你好好休息,过段时间,我们再来看你。”

    “哼!”

    老三也并没有久留之意,冷眼扫了黎叶一眼,跟在两个警察身后、出了病房。

    “这特么叫什么事啊!”

    黎叶感觉此时长了百张嘴也难以解释清楚,憋的慌!

    医生倒是尽职尽责,又不厌其烦地给他这个“犯罪嫌疑人”再次检查一遍后,叫来那个小护士,给黎叶拆导尿管……

    这就尴尬了!

    黎叶干脆闭上眼睛,任由相貌清秀的护士小姐姐在他身上摆弄一阵,听她温言细语的清脆甘甜的声音,他一时间陷入了穿越抗战的那一幕幕回忆中……

    如果这一切都是做梦,那么他眼睁睁看着另一个黎叶在那个海底山洞穿越的一幕,又该作何解释?!

    “麻烦你一下,请扶我起来,好么?”

    黎叶的极富个性的阳刚磁性嗓音,听得护士小姐姐两眼神泛起一阵迷醉。

    “啊?哦,好的好的。”

    护士小姐姐捂住发烫的嫩脸,心中的女汉子霸气差点没兜住,好歹忍住了——难道老娘梦寐以求的音控类的理想型男出现了么?!哦嚯嚯,听着真心有点小激动撒!

    “她身形看似娇小,没想到两膀子力气还蛮大的。”

    黎叶想着自己也有小二百斤重了,居然被她一把搀扶了起来、没见她有吃力的感觉。

    “小心着点啊,你是想要上卫生间么?”

    护士小姐姐的胸牌上刻着苏亚楠的名字,扶着黎叶,她心里莫名的乱跳起来,少见的舌头打结,道:“我那个……要不要我帮忙?”

    她入职以来,特别是在特护病房,不知道服务了多少男患者了,今天居然还有些小害羞了,心里住着女汉子的她也感觉不可思议啊!

    “谢谢。”

    黎叶客气地摇摇头,他感觉脸上很痒,而且双眼居然又重新恢复了暖流能量流动的状态,他迫切想要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罢了……

    苏亚楠轻轻关上卫生间的门,只听得里面随即传来轻微却压抑的哭泣声,心里叹口气:“好可怜!”

    她的怜悯同情来源自于哪里,估计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卫生间内,黎叶轻轻撕开脸上的敷料纱布后,露出了一张微黑但年轻稚嫩得过分的脸,还是他自己的样貌,但估计说15、6岁未成-年也有人信!

    “啊!”

    黎叶惊呼出声,赶紧捂住自己嘴巴。

    这才想起来几次海难中他已然褪去了几层死皮了!

    他三两下扒下病服,原来布满了上半身的恐怖伤痕,都已经淡化成细微不可见的淡红色细纹,有各类子弹打出来的枪眼——现已变成淡红圆形纹路;有弹片扎、割的伤痕——也是淡不可现,还有刀箭等冷兵器造成的伤痕、以及数量繁多的手术残留伤痕等——全部都只有很淡的细纹,几不可察!

    “也罢,起码在现代,一身恐怖伤痕,很难解释清楚!”

    唯一的缺憾就是,这些标志着他抗战功勋的身体记号,就像一场梦一样——而他现在说自己是黎叶,有谁相信?!

    回不到抗战胜利年代,见不着苗秀兰和孩子们,指着绝非梦想消散那般来的轻易。他怎能忘却?!

    另一个黎叶穿越回去,按照他初时穿越“经验”,估计又是重头开始,还要从南口血战开始,吴铭山老哥还是会牺牲;另一个黎叶还是要完成吴铭山的遗愿、去淞沪战场上走一遭,接上吴老爷子和吴香凝妹纸、再就是会被老婆苗秀兰救他一命……

    “这特么是穿越,还一个轮回啊!”

    黎叶不知不觉憋闷烦躁到了极致,抹了抹脸上,全是湿润的泪痕,满心凄楚和思念能向谁说?!

    “咚咚咚……”

    护士小姐姐苏亚楠在门外轻轻敲了敲,担忧问道:“小哥哥,你还好么?”

    不行,我要振作!

    黎叶浑身一震,哑声道:“嗯!我没事。再等会我就出来。”

    “不着急的,你慢慢来啊,我就在门口,有什么事你就叫我啊。”

    苏亚楠不禁紧紧抓住自己的袖子,里面那低沉压抑的哀恸悲泣,毫不怀疑小哥哥肯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啊。那不想让人发觉的真挚情感宣泄,真是令人闻者心酸啊!她感觉自己整颗心都快化了,真想此时走进小哥哥的心中为他疗伤……

    “哗啦啦……”

    水龙头的流水声和洗脸的声音过后,门把传来扭动声,一个阳光帅气、肤色健康的小哥哥,挂着一脸没擦的水珠子,看得苏亚楠真想上舌头为他吸吮干净——应该很甜吧?!我是谁?我在哪里?我想做什么呀?……

    苏亚楠想捂脸,但又舍不得放过看帅哥的机会,一时间呆住了。

    当黎叶目光转向她时,她才发觉他的双目泛红,虽然用水洗过但眼珠上的血丝,标志着他刚才在里面的悲伤是真实存在过的。

    此刻,突然她感觉好心疼。

    “你没事吧?我是说……呀!你脸上的伤居然全好啦!”

    苏亚楠后知后觉地发现他脸上的伤居然连伤痕都几乎淡化到不可见,太神奇了。

    其实,这个转移注意大-法,还是在掩饰她可以光明正大地盯着他的俊脸细细品尝、呃、是看……

    “嗯,我不是伤痕体质的缘故吧。”

    黎叶没甚在意,遂随意编了个理由。

    “伤痕体质?哦?哦!”

    苏亚楠显然并未在意他说什么,但见他注意到她的愣神失态,赶紧掏出衣兜里的纸巾,些微慌乱地掩饰着为他擦脸上的水珠,但一接触他的脸,她的手指都颤抖得像在抽筋,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嗯?谢谢。”

    黎叶顺手接过纸巾,自己擦拭起来……

    “呃!我,我给你倒杯水吧!没水了,我去打水啊!”

    苏亚楠满脸通红地顺手接过黎叶擦完水的湿纸巾,拧着水壶就跑了出去……

    “……”

    黎叶想说不是有一满桶的纯净水么?但护士小姐姐跑得很快,他也没太在意这类细节。

    仔细查探一下环境,这个特护病房大约30平米,除了带一个卫生间外,一个病床+一些医疗设备仪器什么就占了近半位置,靠墙一个纯净水自动热水器、两把高脚凳、几把靠背座椅;靠窗是一张桌子,桌上摆着一个卫生盘,盘内有一杯清水、两个透明的装满药-丸的小盒子、纱布、棉签之类的……醒目的除了桌上摆着好看花瓶,就是桌子上方窗户上沿靠墙角位置的监视摄像头!

    “在明天警察来之前,得想办法出去!”

    这是黎叶闪过的第一念头。

    随即,他尝试慢慢活动几下,挪到桌旁,拿起了那杯水,放到嘴边并没喝,顺着这视线方向,正好看见窗户外面的情形。

    看其它建筑物的视角高度,他估摸着自己所处病房楼层高度、大约在七、八层楼的高度……

    “要是我跳下去,会不会也穿越回到过去?”

    忽然一个不可抑制的念想,蹦出脑海,便像燎原之火一般、再难遏止!

    他尝试一下,没能打开锁死的窗户,何况外面还有一层护栏!

    放下水杯,便顺手操起盘子内的一把锋利的剪刀,熟络地撬开三角铁机械锁后,打开窗户,外面的一层铝合金栅栏,只需拆掉窗台上的固定螺丝便可……

    “吱吱……嗤啦!”

    黎叶很快便拆除了窗户栅栏,将它随手放在桌上后,两脚便跨过了窗台……

    “啊!”

    正此时,病房门口传来一声尖叫,随即,苏亚楠将水壶摔碎的声响,惊动了整个楼层的医护人员们。

    与此同时,医院的安保人员,也早从监控中察觉到黎叶的异样举动,几乎和苏亚楠同时到达门外。

    “都散了!”

    一个白大褂气度威严地驱散了门口围观的医护人员们,只留下苏亚楠和两个安保人员。

    “小伙子,有什么想不开哒?跟我说说呗。”

    他拍了拍浑身颤栗的苏亚楠,安抚完护士小姐姐后,微笑着走进病房,介绍道:“我是这个医院的院长,心里什么过不去的都可以和我说说嘛,就当聊天谈谈心,也好吧?”

    “是啊,小哥哥,你先下来啊。”

    苏亚楠也跟进来了,悲泣道:“对不起陈院长,是我忽视了他的心理变化。在他进卫生间时,我早该察觉……”

    “好了小苏,你先别说这些。”

    陈院长伸手压了压,转而对黎叶劝道:“小伙子,人生艰难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你以后经历的多了,可能都……”

    “你不知道,我经历过过什么,你不会明白的,我现在只想去找我的家人!”

    黎叶跨坐在窗台上,情绪繁杂。

    他或许要赌一赌,双眼还有暖流能恢复伤势的现象——否则他的断腿哪能像现在一般活动自如,敲掉石膏就能发现它恢复了;那即是表明,他极有可能还有系统碎片存在,或许是脖子上的半枚次级子系统兑换的储物黑玉牌,它能发挥穿越功效也是有很大几率的……他想试试,大不了一死,那样也好、一切也俱都都解脱了。

    “家人?”

    陈院长和苏亚楠浑身一震,他俩不知道黎叶真正内心的活动,但明确感受到他的痛楚和跃跃欲试——是那种悲伤到极致的自我解脱么?

    他们对视一眼,暗叫不好。

    可还没上前一步,便见到黎叶翻身从窗户上倒栽了下去……

    “啊!”

    苏亚楠惊叫半声,两眼一晕,摔倒在地。

    “小苏!”

    陈院长焦急地搂住苏亚楠。

    两个安保人员,赶紧扑到窗前查看,同时松了口气,欢喜叫道:“陈院长,得救了!消防队来得真及时……”

    陈院长这才松了口气,随即大声道:“赶紧的,快下去看情况,值班室呼叫急救……”

    ……

    黎叶没想到自己一头栽倒在软绵绵的气垫上,整个身体虽然还是摔麻木了,但双眼重现气血能量暖流、开始修复身体摔伤震伤类暗伤……

    “为什么救我?为什么?!”

    他从未这么埋怨业绩出色的消防队员们,他曾经也曾向往过的一份荣耀职业,此时成了他尝试穿越回去的最大阻碍!

    但更多是埋怨自己在窗台上犹豫思量的那么多的时间,还有这个计划现在想来疏漏之处太多,本就不可取。

    “对不起!”

    黎叶想到这儿,冷静下来后,便对将他抬上担架的消防员们说抱歉,千言万语也只有这一句。

    “我们应该做的,倒是……爷们啊,想开点,对生活还是多抱些希望,或许换个方向,会有意想不到的新路呐?”

    消防队长轻轻给出温暖的笑意。或许他这么安慰劝谏过很多不同的人,但这次这几句话,是真的打中了黎叶的心坎。

    “姐啊,听说你晕倒啦……咦?黎叶哥哥?!你皮肤便这么好啦?”

    一个熟悉的声音透着满满的又惊又喜,不是苏玉婷那娇俏可爱的小丫头是谁?

    “……”

    黎叶眨巴几下眼睛,没有回应她,眼前似乎出现了她在海滩上为他忙碌奔波、端茶倒水殷勤备至的小身影,一时间眼睛再次湿润了……

    “呵呵呵……”

    消防队长看到眼前一幕,温暖地笑了。

    新路新方向可不就来啦……

    (全书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抗战之传奇炮兵系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