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执剑情长 > 第五百七十九章:死于他手

第五百七十九章:死于他手

书名:执剑情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下官不知是墨公子到来,还差些对墨公子出手,若有得罪冒犯踟蹰,还望墨公子海涵,不要怪罪了下官才好…”

    那天刀玄卫朝墨轩道出这话,其余几人皆在惊讶之中,尚且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何事,墨轩却是了然于心,想必是那秦枫早就与天刀玄卫知会过了,若是遇到自己的话,不得同自己动手无礼不说,还要与自己大行方便。

    上次便是如此,想不到这次又是这样,墨轩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意外,但还是有一事要问个清白,这就朝那天刀玄卫问道:“是否天下各地的天刀玄卫都接到了命令,有关于我的…”

    “不错!”

    还不等墨轩把话说完,那边天刀玄卫好像怕墨轩说漏嘴了什么,会被旁人给听了去,这就首肯说道:“的确是上边的命令不假,但凡是遇到了墨公子,都要以墨公子马首是瞻!”

    话音落下,几名天刀玄卫齐齐上前一步,这就冲着墨轩一个躬身行礼,又异口同声地呼道:“太原天刀玄卫,拜见墨公子!”

    见此情形,墨轩都不禁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也不知如何回答那些天刀玄卫,而庞逍与那三名君子堂弟子皆是震惊无比,皆是不曾想到这些天刀玄卫竟然会对一个阎罗之人如此恭敬有加,一副任凭墨轩差遣地模样,庞逍的心中更是生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心道这些天刀玄卫如此对待那小子,显然已是与那小子站到一边了,而那小子又是要杀自己之人,这么一来的话,这些天刀玄卫是否又会与对自己动手?

    如此想来,心中的惧怕之意顿时愈浓,庞逍不敢去验证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倘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么自己的性命可要不保,于是也不等天刀玄卫对自己动手,只见庞逍迎上前去,这就朝那些天刀玄卫呼道:“大人!小的庞逍愿意加入天刀玄卫,只求天刀玄卫庇护小的,小的从此以后一定一心一意地报效朝廷,绝不敢生出二心!”

    见着庞逍这么急切地要加入天刀玄卫,好似生怕那些天刀玄卫不会答应自己一般,屋顶之上的三名君子堂弟子见此不由得心生鄙夷,便是低声骂道:“这个贪生怕死之徒…竟然要临阵加入天刀玄卫,可是丢尽了我武林之人的脸面!”

    可听得庞逍此言,那些天刀玄卫却是不作理会,仍是保持着冲墨轩躬身行礼地动作不见起身,就像是墨轩不开口,他们便不直身一般。

    “你们不用这样,在下不过是一介草民,可当不得各位如此…”

    急忙与那些天刀玄卫道了一声,秦枫虽然与自己有旧,但他下了这样的命令,无非是想要拉拢自己,或是让自己加入天刀玄卫为其效力,墨轩当初就没有答应了秦枫,如今更是不会改变心意,所以断然不敢受了天刀玄卫对自己的这般礼遇。

    闻言之后,几名天刀玄卫这才陆续直身,尚未开口回答墨轩,一旁的庞逍又凑近过来,急不可耐地朝他们说道:“大人,小的要加入天刀玄卫呐!几位大人不说话,是不是就算是默认了?”

    “哼!”

    话一说完,得来的却是一声怒哼,只见为首的那名天刀玄卫瞥去庞逍一眼,目光之中满是嫌恶之色,这就启齿说道:“想要加入我天刀玄卫?你以为堂堂天秦朝廷的天刀玄卫,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够加入的么!?”

    说着之时,一手已是飞快地落在了腰间的刀柄之上,还不等庞逍反应过来之时,其面上还挂着那副堆笑的嘴脸,这名天刀玄卫就已是拔刀出鞘,只见一道刀光闪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朝着庞逍颈间落去,其刀势之快,此处众人都未能看清这天刀玄卫的出手,下一刻,一颗硕大的头颅就飞上了天去,血泉随之喷涌了出来…

    “嗤!”

    殷红的鲜血喷溅得老高,向着四处散落,立马就染红了庞逍无头的身躯,却并未有丁点落在了那天刀玄卫的身上。

    “砰!”

    人头落定之后,无头的尸身也随之扑倒在地,发出一声闷响,那头颅面上还保持着之前的谄媚,不过双目之中还是能够看出一丝惊骇之色,但在他露出这目光之时,一切就已是迟了。

    在墨轩与远处三名君子堂弟子讶然的注视之下,那天刀玄卫还刀入鞘,其看也不看一旁庞逍的尸身一眼,只是冲着墨轩又是一拱手行礼说道:“既然墨公子要取此人性命,那么他也是我天刀玄卫要杀之人,可笑他竟然还想要加入我天刀玄卫,以为这样一来,我天刀玄卫又不会杀他…此人的性命,下官便擅作主张地代劳了,若是墨公子不曾嫌弃的话,将这首级带回阎罗去,应是能够完成那阎罗任务的吧?”

    “……”

    见此,墨轩却是沉吟不语,庞逍呼着喊着要加入天刀玄卫之时,其实他还担心着这些天刀玄卫会答应了他,不过现在看来的话,倒是自己多想了,这些天刀玄卫有着秦枫的命令,可是不敢与自己为难了半分,不过这还是让自己有些始料不及,想不到自己在天刀玄卫的面前,还能有这么大的面子…

    但总归来说,那天刀玄卫还是帮自己杀了庞逍,虽然看起来并未花上太大的力气,不过与对方道谢一声,怎么说还是要的。

    念及至此,墨轩也不失了礼数,这又冲那些天刀玄卫抱拳还礼过去,说道:“多谢大人出手,在下感激不尽,只是在下还有其他任务在身,便也不久留于此,那庞逍的首级,在下这就带走了!”

    “墨公子还有任务在身?是否需要下官助拳?如果可以的话,墨公子尽管开口就是,下官等人一定义不容辞!”

    看着墨轩向着庞逍的尸身走去,那天刀玄卫又问了一句,便是大献殷勤起来。

    “这倒不必,在下虽然孑然一身,但对自己的武功,还是颇有几分自信的…”

    来到庞逍尸身之旁,墨轩一边答着,一边将地上庞逍的首级拾起,可身子却是忽地一顿,两眼只是盯着地下,好似看到了什么,不过瞬息之后,墨轩的神态又恢复如常,便从一旁捡来一块脏布将首级包裹起来,待扎紧得结实了,才将布包拎在手中,又看向几名天刀玄卫说道:“几位大人,在下告辞!”

    说完,也不等那些天刀玄卫开口,墨轩转身就走,待来到小院边缘,又运起了轻功,身影顿时高高跃起,在几个起落之后就没入了夜色之中不见,却是让几名天刀玄卫看得眼前一亮。

    “这位墨公子的轻功端的厉害,若非知晓他身份的话…我怕是都有想邀请他加入我天刀玄卫之意了!”

    望着墨轩远去的方向,只听一名天刀玄卫如是说道,言语之中满是赞赏。

    “你这个念头也就是想想了!”

    听得这名天刀玄卫之言,另外一名天刀玄卫笑着说道:“早在以前,上边就有拉拢这位墨公子加入我阎罗之意,只是他心不在此,便也没有答应,你若是想要加他拉拢过来,我看可是要白费力气了!”

    “原来是这样…”

    闻言过后,这名天刀玄卫面露恍然,便也不再多说,只是将目光落在一旁庞逍的无头尸身之上,却是看得一怔。

    “看来那位墨公子,除了轻功了得不说,这剑法也是一流,这世上像他这么年轻便能有一手这么厉害剑法之人,想来是屈指可数了!”

    同时,又听着另外一名天刀玄卫说道,直将几人注意吸引过来,又顺着那天刀玄卫目光看去,赫然见到地上那庞逍的无头尸身世上,满是剑伤创口,显然是经历了一番恶战,远远不是那墨轩的对手。

    “虽然没有伤中要害,但这恶虎棍庞逍的武功,我等多少也是有过耳闻,其一手棍法刚猛凌厉,防守也是不错,却被那位墨公子伤成这番模样…看来就算我们不来,这庞逍迟早也是要死在那墨公子的剑下…”

    看着庞逍尸身上满是伤痕,那伤口处流出的鲜血早已干涸,但还是有天刀玄卫不禁讶然说道。

    “嗯…”

    对于这话,其余几名天刀玄卫也是默然认同,不过现在墨轩都已是走了,再说这些可是无用,几名天刀玄卫遂也不复多言,只是说道:“那墨公子走是走了,却留得这么一个烂摊子给我等收拾,若非是上边有着命令下达来,命我等见他本人之后,无论如何都要帮衬一二,否则我可是不会去做这些事!”

    “还是少说两句吧!”

    有关墨轩之事,几名天刀玄卫皆是心知肚明,此时听得这名天刀玄卫这般说来,另外一名天刀玄卫却是说道:“有闲情说这话的功夫,倒不如赶紧将这里给料理了,不过只是毁了一间赌坊、死了一个人而已,对于我等来说,要解决这摊事,还不是轻而易举?”

    说着,这名天刀玄卫便朝着那庞逍的尸身走去,要将庞逍的尸身给带走,总不能任其放在这里腐烂发臭,若是等到次日,惊扰了这附近的百姓也是不好。但来到庞逍尸身之前,这名天刀玄卫俯身下去之时,却是见到其尸身一旁,正静静地躺着三颗骰子,皆是一颗红豆朝天…

    “三个一,豹子通杀?”

    看着这三颗骰子,这名天刀玄卫不由得嘀咕一声,也没去多想什么,只觉得十分凑巧,或许自己回去之后,也能寻着一间赌坊玩上两把,说不定还能赢个盆满钵满的…

    ……

    而望着下边的天刀玄卫抬着那庞逍的尸身离去,屋顶之上,三名君子堂弟子仍是不见离开,他们此时仍是沉浸在震惊之中,未曾缓将过来…

    对于墨轩是阎罗之人一事,两名君子堂弟子心中惊讶,但那白衣青年却是早就知道,墨轩的师父凌水寒当年被青琼山逐出师门之后,这就加入了阎罗,其弟子会是阎罗之人,也不是什么意外之事。只是让白衣青年不敢相信的是,竟然连朝廷的天刀玄卫都要卖墨轩一个面子,对其也是一副客客气气地态度,全然不理会他是阎罗之人的身份,这可大大地出乎了白衣青年的意料。

    “此事定然要带回去告知师门!若是天刀玄卫与阎罗狼狈为奸的话,我九大正派对付阎罗的大计,说不得还要有变!”

    心道一声,又望向远方,正是墨轩离去的方向,白衣青年目光一阵闪烁,这又低声说道:“还有那人的身份,也是颇为蹊跷,天刀玄卫如此待他,大有拉拢之意,若是天刀玄卫真要与阎罗暗中勾结的话,那人定然极为关键!”

    说完,便也不敢再耽搁下去,唯恐迟则生变,白衣青年在确认那些天刀玄卫的确是离开了之后,这就从屋顶之上站起,又朝着两位师弟说道:“你们两个,速速随我回去师门,今日之事,一定要去禀报掌门才行!”

    闻言,两名君子堂弟子这才回神,又一同看向白衣青年,倒是不敢犹豫,便是齐声称道:“是!”

    见此,三人不再二话,这就飞身从屋顶之上跃下,又向着来时的路走去,只待天色一亮之后,就立马离开太原回去师门之中,将自己三人今日的所见所闻,一五一十地汇报上去,至于具体如何看到天刀玄卫与阎罗之事,这还要看自家掌门与其他八派掌门如何定夺。

    ……

    再说墨轩提着庞逍首级回去客栈之后,那客栈大堂之中还有小厮值夜,见到墨轩只身一人回来,手中却是拎着一个布包,直让小厮感到奇怪。于是不动声色地朝着那布包看去,虽然看不出布包里边装着的是什么,但见着那布包之上还有斑驳血迹,俨然一副才干去并无多久地样子,直让小厮看得一惊,心中或许已是猜出了那布包之中装着的究竟是什么,连身子都不禁有些发颤,也不敢再跟得墨轩太紧,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只在目送着墨轩上楼了之后,这名小厮才如蒙大赦,又飞也似的跑出了客栈,便要去府衙报官。

    在听得这名小厮叙述之后,太原官府的官差却是早就有了准备,在这小厮到来之前,上边就已是有命令下来,今日不论听闻了何事,一律不作理会,必须等到天明之后才能去查探。所以在与这小厮敷衍了几句,将他给打发走了之后,那些官差却是不见动弹,该瞌睡的瞌睡,该喝酒的喝酒,一个个都宛如无事人一般。

    回到客栈之后,却半天等不来官差,那小厮心中始终放心不下,更是不敢去到客栈楼上,唯恐被墨轩给杀人灭口,这就缩在客栈大堂的角落,整个人都战战兢兢,已是给吓得没了瞌睡,就这般提心吊胆地过了一夜…

    对于那小厮发现了布包的异样,其实墨轩在当时就察觉到了,不过对方只是一个平常百姓而已,谅他也不敢来招惹了自己,所以墨轩也没去理会,只在回去了房间之后,简单地清洗了一番,然后赶紧休息下来,直到天光刚刚放亮,墨轩就叫醒了慕容秀清,二人立即乘马出了太原城,等到太原的官差赶来之后,才发现客栈之中已是人去楼空,登时就有官差心中好似明白了什么一般,在相视几眼之后皆是缄口不言,对昨夜之事更是一个字都不去提起。

    ……

    离开太原之后,墨轩与慕容秀清乘马走在官道之上,也不见墨轩立即赶往下一处地方,只是寻到了一户看起来十分普通的人家,这就将庞逍的首级递了过去,又在叮嘱了两句过后,墨轩这才带着疑惑的慕容秀清离开。

    至于那户人家,外表看起来是寻常农户,其实却是阎罗之人,他们要做之事就是将目标的首级送到阎罗分舵,以确定杀手们的确杀了目标之后,就会将奖赏报酬给暂且记下,等到杀手再回阎罗之时,便会将报酬一并支付。不过若是杀手意外身亡的话,那自是不用多言,这笔报酬就归阎罗所有了。

    看着墨轩将庞逍的首级给送了出去,在与墨轩问过一番之后,慕容秀清这才知道阎罗当中还有这样的分工,不过也的确是让人方便了不少,只道墨轩不用整日都带着那个慢慢发臭的首级,慕容秀清也由此放心了不少,便也没去再提起此事,二人这才开始赶往下一处地方,好巧不巧也是在太原境内,正是那太原神农山药王宫!

    “药王宫!?”

    得知墨轩下一个要杀的目标竟然是药王宫之人,慕容秀清闻言大惊失色,这就极力和墨轩劝阻说道:“墨公子,那药王宫可是九大正派之一!虽然药王宫的人并不擅长武功,对墨公子来说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但若是杀了药王宫的人,又被他们知晓是你所为的话,到时候惹来九大正派的追杀,这天下之大,可就要没了你的容身之处了!”

    但听得慕容秀清所言,墨轩却是一笑地并不在意,只是答道:“难道以你我二人现在的身份,九大正派之人还会放过我们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执剑情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