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席卷天下 > 第998章:还有这操作?

正文 第998章:还有这操作?

书名:席卷天下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已查找有立案挂挡的数量为三十七起。”

    “查,再查!”

    庾翼不断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脸上满满都是疲惫。

    阉割奴隶的决议已经在小朝会上通过,大臣们列举了不少执行方案,后面决定将几个可行方案统筹一下,形成一个大方案进行。

    决议虽然是通过了,也有了执行的方案,但是并没有进行通报,仅是小范围之内的人知道决议被通过,执行方案的知情者被限制在很小的圈子。

    庾翼是刑部尚书,他这个刑部尚书其实也才上任一年不到。

    刑部大体上是继承了之前三公九卿制度下的御史府、廷尉署和大理寺的职能,一些官职名称上面有改变,职能的调动也存在变化,可是大体的运作还是一样的。

    之前全国各地每年冬季都需要将本地发生的案情进行归纳整理,随后送往长安进行再一次的归纳存档。

    现如今那些档案自然是归于刑部,庾翼得到了一个任务,那就是找出奴隶奸1淫良家妇女的档案。

    大汉立国十四年了,一开始就有奴隶这么一个阶层,只不过是早期的时候奴隶的数量少,越是往后奴隶的数量就越是激增。

    但凡是活物,尤其是拥有智慧的人类,必定是会犯上一些错误。

    有那么一句话叫“万恶淫为首”,是不是侧面指出人最想犯的错误?

    庾翼来寻找有关奴隶犯下性1侵的档案,不查不知道一找吓一跳,有名录可查的竟是多达数千件。

    那些犯下性1侵的奴隶自然是死了,有些死得连骨头都没剩下,甚至是受到牵连而死亡的人不在少数。

    其实庾翼很纳闷一点,是汉人对奴隶的管教和约束太差,还是奴隶憋到发狂的程度,怎么会发生那么多呢?

    念头刚一生出来庾翼却是自己苦笑摇头:“大汉的奴隶可是多达一千三百万,仅是发生数千件,已经算是很少了吧?”

    如果以比例和概率来说,还真是已经算少了。

    要深切的知道一点有那么一个民族可是有合法强1奸的法律,构成合法强1奸的理由是女人穿得少,实施强1奸或更过份的轮1奸并不构成犯罪事实。可想而知在那个国度每年会发生多少侵害案,生活在那国家的女人又该是何等的提心吊胆。

    早些年间,汉人的男女比例差距太过严重,发生的性1侵亦是非常严重,官员懂得堵不如疏的道理是基本,还是官府设立勾栏院性1侵犯罪率才得到下降。

    后面则就更干脆了,本族缺女人就去抢,个人不好抢,那就军队开道,军队不叫抢叫充实国家人口,民间组成队伍则成了捕奴队,一切是在不触犯汉律的合法干活。

    “归纳整理起来。”庾翼对着刑部中丞盖宁严肃说:“此事,事关重大,用最快的速度去办!”

    盖宁真不知道自己的大佬有什么用意,恭谨应:“诺!”

    庾翼是命人将整理出来的档案进行装箱,让人抬着箱子跟自己走。

    刑部的主办公衙门是在宫城之内,核心的办公机构都是在宫城内。

    行走在宫城之内,庾翼发现不止是刑部看上去忙碌,六部也就工部看上去清闲那么一点点,其余的五部都是一片忙碌的景象。

    其实工部也很忙,只是忙的地点不在宫城之内,是在城郊。

    工部现在比任何一个部门都要忙碌,他们从少府那里接了份额庞大的下线活,需要在一年之内打造三万合格的铳床、铳管和子铳。

    为了向刘彦表明他们也能干活,整个工部就像是疯了那样,不但要在期间之内完成,同时还要拿出质量优秀的产品。

    以后工部是不是能插手火器制作,完全就是看这一锤子买卖,要不真没脸再去与少府争了。

    有没有参与火器制作不是简单的事关脸面那么简单,对于工部已经是上升到了被彻底边缘化的高度,要是无法参与到火器的制作,他们官职该是什么还会是什么,但就别想着有什么福利,功劳什么的也别想了。

    工部这边是需要一年之内完成三万燧发枪的零部件,少府那边的份额是十二万。

    少府除了燧发枪的零部件之外,还有七千门各种口径不同的炮。

    一切都在表明汉帝国已经将火器列装提上了日程,军队正从完全的冷兵器过度到火器时代。

    “庾尚书。”吕议放下手里的文牍,问道:“这么快就做完了?”

    庾翼含笑点头。

    这个就是身在中枢的好处,地方上的档案早就被送来归纳,想要查找什么档案就到被归纳的档案库,花费的只是人工,真没什么太麻烦的地方。

    汉帝国的礼部除了负责国家级别的一应礼节之外,另一个职责就是策划战争。

    现在的汉帝国没有什么需要让礼部策划的军事行动,大多数时间里面礼部能忙的事情并不多。大的事情就是忙活国家级别的祭祀,小一些的事情就是高官显爵的婚嫁以及丧事。

    这一次刘彦将舆论引导的事情交给了礼部,是吕议进行了很尽力的争取。

    在礼部没有成立之前,舆论引导就是由丞相府下辖的鸿胪馆来完成。

    礼部是成立了,不过所属官员其实就是之前鸿胪馆的那些构成,干起舆论引导的任务可以说是驾轻就熟得很。

    “翼稍微查阅了一下,找出几份特别的档案。”庾翼翻开了一个箱子,拿起最上面的那些档案,翻开了其中的一份,说道:“这件事情发生在元朔十二年,家中男主人应征前往西域作战,女主人耐不住寂寞与奴隶发生私通。”

    吕议从庾翼手里接过档案仔细看了起来。

    就是一个饥渴到几乎发狂的旷妇,丈夫不在忍受不住,家里的奴隶看上去强壮模样也不难看,结果就发生了私通。

    之所以会成为被归纳起来的一份档案,完全是那一家的男主人好友前去关照,发现了异常打死了那个奴隶,结果是女主人趁其不备又杀了男主人的好友,这才惊动了官府。

    “这……”吕议一脸的纳闷:“这妇人是失心疯了!”

    在这么个年代,被征召前往战场是一件再普遍不过的事情。就算是没上战场,应征服徭役也会离开一段时日。

    有那么一个潜规则一直在民间,就是家中男主人长时间离开,女主人与人发生什么苟且的事情,便是邻居发现了也不会多管。

    事实上要是查阅史书,会发现也就那些有点身份的人才重视这个。

    更仔细的深究下去,现代人绝对无法接受的是,外出一年左右的男主人回家发现自己的妻子肚子大了,乃至于是生下了孩子,却竟然没发狂,不少是接受了那个与自己没什么血缘关系的孩子。

    每一个年代都有自己的价值观,现代人所无法想象和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可能在某个时代却是无比正常的事。(荣誉没胡扯)

    吕议纳闷的是那个女主人怎么就找奴隶,憋不住了难道就不能找个汉人?

    “还有这一份档案。”庾翼递出了另一份,摇头苦笑道:“家中男主人不睡自己的妻子,对女1奴隶倒是播种得很勤快。妻子不堪受辱投河自尽了。”

    除了那两份档案,庾翼没再介绍更多。他挑出两份是做人情,更多则会惹人厌。

    吕议自然是接受了庾翼的好意,那两份都是很值得拿出来宣传的案例,第一份干脆就不需要再经过什么加工。

    当代的汉人与之前的人价值观有一些区别,其中就包括接受不了妻子乱来,只是风俗古已有之很难一时间杜绝。就算是还能接受风俗,但是绝对没有男人能接受妻子胡来的对象是个奴隶。

    可以想象的是,一旦第一份案例被广为流传,必定是会引起很大的关注,甚至引起杀奴浪潮。

    身为汉家男儿,最为向往和渴望的就是能够随军出征,想着到战场上去搏杀出一级爵位。

    老子上战场拼命,为的可不是自个,是为了整个家庭。去了战场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去,不能守住寂寞也就罢了,竟然特么去让奴隶搞,能忍?

    如果说第一份是为了激起男人的怒火,那么第二份则就是让女人发狂了。

    “庾尚书……可真是目光如炬。”王彪之脸上满满都是佩服的表情:“仅是两份,便能引起很大的轰动。”

    自己的下属官员去称赞其他部门的大佬,吕议没有什么难堪的地方,甚至不得不承认果然不愧是在东晋小朝廷混过。

    “再找找。”吕议知道或许是找不出更好的宣传材料了,但仅是两份远远不够:“各方各面都侧重一下。”

    他们这一次的舆论引导可不是要制造杀奴狂潮,是要给阉割奴隶成为必须干的事情做铺垫。

    官府要求各家交出奴隶进行阉割,与各家主动要求将奴隶进行阉割,一个是官府强制要求,另一个是官府进行帮忙,真就不是一回事。

    在随后的一些日子里面,先从长安的街头巷尾谈论,哪一家的女主人着实脑残怎么去让奴隶搞,又是哪一家的男主人不睡自己妻子去对女1奴隶狂播种。

    话题一进入民间,几乎不用再去进行干涉,自己就传的沸沸扬扬。

    “出现杀奴了。”庾翼在舆论传开后的当天就让下辖各部门注意,没想到第二天就接到汇报:“还是数百起?”

    盖宁完全不知道舆论是礼部派人传开,既是纳闷也是不解,请罪道:“我等无能,请尚书论罪。”

    刑部可不是被动接受报案,事先进行预防也是职责之一。

    之前那些朝代,甭管奴隶是怎么死的,按照律法是要罚钱,汉帝国是将这一套律法也给延续了下来。

    那些杀掉家中奴隶的人,他们倒是很清楚汉律不可忽视,很主动前往缴纳罚金,就是被问起为什么杀掉奴隶,没人会讲出实情,憨厚一些的就支支吾吾,要么就是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连奴隶是走路摔死的这一理由都能说得出来。

    不明情况的刑部各直属部门原本是不太在意,可是案件多了就不得不引起重视。

    奴隶虽然是财产,还是私人的财产,可那也是汉帝国的组成部分之一,牵扯到人命,不管是什么人的命,刑部都有权介入。

    事实上真要是发生命案的数量太多,也就等同于刑部失职,真的也就是失职,说明他们根本没履行好自己的职责。

    “论罪自然是要论罪。”庾翼看着略略惶恐的盖宁,面无表情地说:“各司尽出,务必止住浪潮。若是百姓依然不安,可告知他们先送来交由官府。”

    盖宁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就是诧异庾翼怎么没发怒,要知道这一次刑部可是受了无妄之灾。

    “一日之间数百起……”庾翼站了起来,像是在自言自语般:“如此之频繁,恐生大事,需得谒见陛下。”

    盖宁却是呆了。

    是,杀奴是多了些,可又不是汉人被杀,用得着为了这么件事情去见天子?

    “对了。”庾翼走了几步停下来,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吩咐盖宁:“你前往兵部,询问兵部名目下的女1奴隶数量,若是充足……寻求兵部帮忙,民间若是愿意,以女1奴隶换他们家中的男奴隶。程序务必不能出错,做到合乎程序,也要百姓欢愉。”

    “……”盖宁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成为浆糊,呐呐地应:“诺!”

    各自的办公场所都是在宫城,盖宁只需要走个四五百米就能到兵部处。

    来到兵部,盖宁却是没立刻进去,他需要思考自己应该找谁,又该是什么样的措词。

    “盖中丞?”兵部左监陈家巨一脸纳闷地来到盖宁边上,招呼了一声,说道:“请随我来。”

    盖宁十分的意外,他来了都还没说为什么来,怎么就被请着往里走,看样子还是去兵部尚书的办公处?

    “来了?”桓温似乎是对盖宁会来早就知道,点了点桌上的一个厚本本:“这是名册。”

    “……”盖宁不得不想自己是不是参与到什么大事,一切都透着诡异,木木地应:“诺!”,魂游天外似得离开兵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席卷天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