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五百四十一章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一章

书名: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视频发布的结果,在王鸽的预料之中,但也在他的意料之外。

    王鸽已经想到了这个视频在发布之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但是没想到居然来的这么快。他的手机开始疯狂震动,一条接一条的私信疯狂涌来,无奈之下他只能关闭了通知,但是没有对私信做出任何的回复。

    有人质疑他视频的真实性,有人发私信来疯狂支持,更有很多营销号和新闻媒体询问来源,并且询问联系方式,想要采访王鸽,进一步了解事情的真相。

    当然,在收到私信的同时,转发数量也肉眼可见的从几百涨到几千,更有人在瞬间吧视频下载下来,制作成动图,在微信的群里和朋友圈之中进行传播,速度超级快,一个多小时过去,几乎所有的本地人和网络就知道了这件事情。

    就算医院没有相关规定,王鸽也绝对不是那种抛头露面的人,这事儿传播出去了,给王鸽留下的名字也只是一个匿名网友。但是王鸽刚才发微博的时候实在是有点儿着急,没有具体的说明情况,他顶着卡顿的手机,又发了一条微博。

    “刚才的视频,是一位现场车主的车上,行车记录仪所拍下来的视频影像,没有经过剪辑,情况属实,真实可信,车主受伤,由本人代发,只为还原现场事故真相,本人及车主不发表任何意见和观点,谢绝任何采访。”在王鸽发完这条微博之后,就直接卸载了微博,再也不看自己的任何私信了!

    眼不见,心不烦。

    更何况这个微博号他一直没怎么用过,完全就是个小号,只要自己不公布信息,肯定没人查得到他的具体信息。可是百密一疏,他忘记了自己之前把救护车开坏了的时候,曾经在微博评论中写过一条留言,如果有人搜索他的用户名,只要这个信息没删,那么肯定是搜得到的,顺藤摸瓜,一定就能找到他当年把救护车开坏的事儿,大家就可以确定,他是一名来自于雅湘附二医院的救护车司机。

    好在当时王鸽没有露脸,也没有留下任何名字,医院方面也并未公布在救护车损坏事情过程中的参与人员,具体的身份还是确定不了的!

    有人注意到了这一点,也有人挖出了王鸽的这个微博账号确实属于雅湘附二医院里面的一名医疗工作人员,但是这些消息淹没在了事故的消息之下,并没有太多的人去关注。

    匿名发布,发完了就跑,还真的是有点儿刺激。

    网上的舆论开始了大反转,先前的不实消息已经完全被行车记录仪的视频所替代,甚至有很多新闻媒体和微博大V开始道歉,为自己先前不知道情况就发表的不实言论感到歉意,而且几乎是在瞬间就删掉了自己发布的东西。

    “果然像你们说的那样,这件事情看起来没有那么简单。这些新闻媒体怎么这么不负责任啊,消息都没搞清楚就敢乱说!”返程的车上,沈慧看着自己手机里面的新闻愤愤不平,“按照这个视频来看,那个女司机根本就没有一点儿的责任,正常行驶,是那辆公交车突然越过双黄线撞过去的!”

    要是个人发表的言论也就算了,作为新闻媒体,报道出来的东西是要被几十万人、几百万人乃至几千万人在第一时间就能收到的,而且一下子就会给出一个结果,引导新闻舆论导向。这个责任是十分严重的。

    事情发展到现在,王鸽已经没有办法分辨到底是哪个媒体的哪个记者先发表了这个言论,引得各大媒体争相转载,所有的用户也纷纷转发。

    但是不论这个人是谁,这个媒体属于哪里,怎样都算是造谣传谣了,这已经不是删帖道歉能解决的问题了,必定要负法律责任。

    “网上还有人说,这个司机疲劳驾驶啊。头天晚上用那个全民唱歌的软件录制音频,到凌晨的时候才发布,所以公交车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主动冲出了车道,落入江中。”沈慧皱着眉头,抬起头来,“不过都是些小道消息,没有得到官方的任何证实,看来那些新闻媒体现在也比较谨慎了。”

    王鸽点头,“这样的做法才是正确的……现在公交车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导致那种情况我们还搞不清楚。不过我相信……用不了太长时间了。公交车上面有监控视频,也是个黑匣子,就算是发生了严重的交通事故,甚至是掉进了江水里面,视频记录都会保存。等到那个时候就真相大白了。”

    “希望如此吧……只是我们现在回现场还有什么用?”沈慧自顾自地念叨了一句。

    王鸽知道沈慧是什么意思。

    在福元路大桥上面的伤员基本上都已经救得差不多了,现场的人手十分充足。虽然江面之下还有很多人,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一个人都没捞上来,全都困在了公交车里沉入水底,生存几率十分渺茫,就算是在现场待命,估计捞上来的也只是他们的遗体,就算是现场没有大夫,普通人看到了冰冷的身体,摸到了停止跳动的脉搏和心跳,也肯定知道人是死了的。

    在这种事故之下,发生奇迹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实就是如此的沉重与压抑。

    在王鸽抵达现场之后,有很多医疗工作人员都在桥面上待命,他们在境界线之外,趴在栏杆上,向大桥下面的江水里面望去。打捞船只已经快速就位,也进行了生命探测,情况十分严峻,现场也没什么人说话,只有打捞船只的机械臂转动的时候所发出的刺耳噪音,让人心神不宁。

    现场潜入水底的蛙人已经定位到了水底的公交车,下潜十几分钟之后又游到了水面上,开始跟船上的人进行沟通,虽然他们说话的声音桥上的人听不到,但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车里的人已经没有希望了。

    毕竟这些经过专业训练的湘江救援队潜水员,也是有自己的工作流程的。但凡有活人,蛙人肯定是优先把人拉到水面上来,进行抢救,没有带任何人上来,这证明蛙人认为下面发现的人已经失去了抢救的价值,没有必要冒着风险进行打捞,待会儿在打捞救援船只的牵引下,连人带车一起拽出来就是了。

    又过了十几分钟,救援小组终于下达了指令,下面的人员已经失去了抢救价值,消防队在现场待命,两个医院分别留下一个医疗小组现场待命,其他人可以率先返回医院,开始正常工作。

    沈慧上了王鸽的车,而王鸽则是接到了来自于刘崖的电话。

    “兄弟,我刚从手术室出来,病人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了,情况还行。我看微信群里说现场没我们的事儿了,你能顺路过来接我一下不?”刘崖的声音有些疲惫。

    “没问题。”王鸽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这手术持续时间还真的有点儿长。

    “不过……这么大的事儿,怎么说撤就撤啊?”刘崖又问道。

    “桥边上的事儿处理的差不多了,江里的人没有抢救价值。”王鸽说道。

    “什么?人都死光了啊?”刘崖说起话来,倒是比王鸽直接很多,“真的是太惨了,十几条人命呢!说没就没了!连努力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王鸽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用余光看了一眼身旁虚紫的身影。而虚紫全程对于这件事没有任何的表示。过去的几十年中,这种事情她见得多了,天天往返于濒死人员和地府之间引导灵魂,早已经没了感情,看起来十分淡漠。

    “你在那边儿急诊大厅等着吧,我十分钟就到。”王鸽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等到王鸽回到医院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中午了,大家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全都在讨论这件事儿,猜测着那个公交车司机出事儿的原因。

    “你觉得靠谱吗?疲劳驾驶?”谢光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在餐桌上问道。

    “我觉得够呛,疲劳驾驶的话,在第一次碰撞的时候就肯定惊醒了。现场那个情况你也看见了,那公交车是连续撞了好几辆车,才冲破护栏坠入江中的。”徐林摇了摇头,“惊醒的瞬间就觉得不对劲的话,必定会进行减速,不至于导致这么严重的后果。”

    “我倒觉得,有可能是这个司机本身有什么疾病,在事故发生的时候没有办法进行反应,甚至刹车都没办法踩。如果遗体打捞上来,进行尸检,应该会发现点什么东西的。”侯长河在旁边说道,“不过王鸽,你那个视频发的真的是可以啊,一下子把整个舆论都给扭转过来了!现在大家可都盯着新闻,又盯着你那个微博账号呢。关注度超高的,这时候要是做个网红,肯定大火。这事儿你怎么看?”

    “我又不是元芳,我就在医院里看呗……”王鸽放下了筷子,趁着几个人说话的时候赶紧吃完了饭,不想发表什么意见,“靠那个微博账户当网红,估计是够呛了。肯定是火不了几天,弄不好还要挨骂呢!我感觉你们几个赶紧吃饭吧,待会儿要是来了任务,这饭可就吃不上了!”

    这种事情,不论是从谁的嘴里说出来,必定是乌鸦嘴!徐林看了一眼王鸽,果不其然,这话音刚落,耳机里面就又响起了任务的声音。

    “急诊部救护车队请注意,接芙和谐蓉区公安分局火车站派出所报警,湘沙市火车站西广场有人疑似持刀自杀,请求一辆救护车马上抵达现场!”

    “说了多少遍,不要念叨不要念叨,念叨来念叨去,肯定是要来事儿!”

    “我念叨的,我去吧。”王鸽看了一眼其他人,大家都没吃完饭,就他自己吃的最快,哪怕是虚紫在旁边打着雨伞,也没有影响到他的一丁点儿食欲。

    “王鸽,去长长见识吧。火车站,大庭广众,持刀自杀,派出所的报的警,真的牛逼。”谢光说道。

    “餐盘就交给你们收了!”王鸽拎着自己的大水杯,二话不说就从餐厅跑到了停车场,马上开车前往急诊部大门口。

    吴刚和石翠萍急急忙忙从里面跑了出来。

    这会儿急诊部也挺忙的,湘沙市第三医院那边儿收治不了那么多重症病人,虽然路途有点儿远,但还是有一部分福元路大桥车祸现场的伤员被转移到了这边,再加上平时白天压力就比较大,整个急诊部忙得不可开交。

    “吴大夫,许久不见啊。”王鸽见面马上打招呼。

    “孩子病了,请了两天假,就好久不见了?”吴刚的笑容之中带着疲倦。

    “孩子病了?”王鸽曾见过吴刚的女儿,乖巧懂事儿,大眼睛漂亮的要命,“没事儿吧?”

    “小孩儿的病,发烧,支气管炎。办了住院做雾化呢,没太大事儿。她奶奶照顾她。”吴刚说道,然后又转头问着石翠萍。“护士长,现场情况怎么样?”

    “男性,四十多岁,全身上下多处刀伤,出血比较多,估计没有致命伤。现场的民警说这个人情绪比较激动,刀就放在自己的脖子上,谁接近就要捅谁,要么就扬言要自杀,很难判断是否有精神疾病,也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要自杀。“石翠萍说道。

    “该带的都带了吧?”吴刚问道。

    石翠萍拍了拍她刚刚放在床上的铝合金急救箱,“带了三个单位的代血浆,撑到医院该是够了的。”

    “湘沙市不太平啊,早晨福元路大桥出事儿,中午火车站又出事儿。这什么社会……”王鸽听完就连连摇头,看了一眼虚紫,正是有这么多事儿,虚紫才有工作可干。

    “这个世界上什么人都有,想法太极端的话,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解决这些麻烦的!到现场的时间稍微快点儿吧,火车站那么多人,社会影响不太好。”吴刚说道。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