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碎星物语 > 十六章 就是那样

十六章 就是那样

书名:碎星物语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始界一场乱战,因为几位神皇、佛皇破例联手,也算是引动万界万古和大能的关注,但较诸冥府惊天动地的那一战,规模只能说是何足道哉,那边打到各路永恒者都狼狈退走,万古存在连插手的资格都没有,不知道有多少大能被引开目光在那边,看了一场由精彩绝伦变成惊吓的好戏,捧着饭碗,吓掉了下巴,半天都合不回去。

    见识过那样的战斗规模,始界的一场战争,只能说是令人打呵欠,但对于亲身参与的人来说,呵欠肯定是打不出来的,甚至连睡都睡不着。连绵的战火,将整个世界都卷入,一场接一场的大战,不给人喘息的机会,每个人都在战斗中豁尽全力,超越极限,坚持到最后莫名的逆转……

    好不容易捱到结束,哪怕又伤又疲,累到想死,武苍霓仍支撑起来,主持大局,因为一起奋战的同志,倒的倒,伤的伤,脱力的脱力,晕的晕,实在很难拖谁出来帮忙,只能自己扛起来。

    这一战虽然结束,却绝非没有牺牲。为了抵抗佛皇的索命梵音,月光神尼壮烈牺牲,也多亏她不顾自身,将琉璃结界强化到极限,才为众人争取到时间,让司徒小书完成了强夺愿力的手段,一度扳平战局。

    月光神尼殒落时,武苍霓曾有那么一瞬间的期望,月光神尼曾经是那个人的红颜知己,眼下命危,或许那个人就会像过去那样,忽然出现,随手把致命危机化为乌有,创造出奇迹!

    ……如果能够那样,就太好了!

    很可惜,期望的场面并没有发生,月光神尼惨死之后,萧剑笏也被神皇一矛贯体,险些被当场击杀,这两根那个人留下的擎天柱倒了,那个人却没有出现,奇迹也没有发生。

    ……真是可笑!明明是这么恨着那个人,却在他离去多年后,仍旧需要他的力量,这真是……一点都没有长进。

    ……说起来,还是想不通,那个人当初究竟是怎么做到那些事情的?当年未晋天阶,搞不清其中玄妙,对于大能万古之类的存在也觉得就那么回事,现在想来,那个人一手打造出燕无双和司徒无视两大万古,却不能扫平的敌人,最后却被一群地阶执行的计划彻底驱除,究竟是什么情况?

    武苍霓喟然而叹,又生疑惑,干脆将眼前的公文扫到一边,猛地站起,望向站在前头苦笑的龙晋涛,“你们家主席呢?他不是工作狂人吗?我知道他这一战伤得不轻,但未必有你我重吧?现在又死到哪里去了?这么丢下工作躲起来,不是他的做派吧?”

    大战之后,各自休息,最应该出来主持大局的,自然是联邦主席李昀峰,他在此战中居功甚伟,别看那个人留下的三名初始大能又是牺牲,又是重伤,又是豁尽原力,真正绊住几名神皇、佛皇,与之周旋,为同伴创造最好战机的,还是他。

    李昀峰在这一战中所展现的能耐,远远超出武苍霓的估计,特别是当他举掌打烂追杀萧剑笏的那道暗箭,武苍霓这才发现,这位旧日同志,不声不响地已到了六重天顶,站在大能巅峰,距离那道天堑,就只差半步了。

    ……那个人到底留了多少资源给他?他又是怎么练的?怎么在短短时间里面,能把自身推到这层次?还是他根本一直在隐藏实力?不对,他若是早就有这种力量,封神台之战不会是如此结局,他这些年都在想些什么,做了什么?

    这一点,让自己从当时纳闷到现在,始终得不到解答,不过,那一战里,明明他的力量是己方最强,犹在仁道加身的司徒小书之上,却从头到尾异常低调,几乎干的都是肉垫工作,到处坦致命重击,偏偏还打不死,战意之坚强、身驱之强悍,连那些万古存在都一再咋舌。

    战斗结束后,李昀峰也继续保持低调,话都没说一句便消失不见,连着几天过去,完全没有出来主持大局的打算,不知道藏到哪去了?

    如今,因为他的过度低调,所有人只知道在此战中大放异彩的司徒小书,一切赞颂尽归于她,没谁注意到李昀峰出的力气,倒是对于他在战后消失多日,颇有微词。

    ……不过,现在回看,这也不算什么被人抢了功劳,毕竟按照温去病所言,最初那一位神皇、佛皇的消失,是太初饿鬼所为,至于饿鬼袭击佛国、神国,那又牵涉到冥府乱战的各方算计与妥协,里头是满满的政治黑水。

    ……整体看来,始界这场动乱的源头,根本是佛、道两家的小动作,要与妖、魔、鬼相争,又不好和原住民撕破脸皮,不再满足先前的手段,才特意放纵所培植的神皇、佛皇行动,伸手入始界,搞出了这边的惊滔骇浪,又因为冥府大局倾危,谈判桌上,转手就把正在使用的工具抛弃,成为交换更大利益的筹码。

    ……什么神皇、佛皇,威风显赫的万古强人,在这边所向无敌,横压世界,但在更高层的谈判桌上,也不过就是上位者随手摆弄、舍弃的微尘。

    这一局,他们惨败,但己方其实也没赢,感觉……好像是上面一个小动作,引起下方世界滔天巨浪,然后,上面冲突掀波,造成的余浪再一次涌来,直接就把始界这边的问题推平了。

    自始至终,乱起不由始界,乱平不因始界,完全不是大家的齐心合力或牺牲,保住了家园,拯救了亿万黎民,不致沦为信仰傀儡……也许在民众眼中并不是这样,但清楚所有内情的自己,非常明白……根本就是那样!

    说什么力量不强大就不能守护自己……那些神皇、佛皇,都是堂堂万古强人,难道不够强吗?最后也不见得就比自己这些“升斗小民”好到哪去了。

    不登顶峰,不成棋手,棋子的宿命就是这样,平时再是风光无限,被舍弃的时候也反抗不能,却不知他们被舍弃,成为饿鬼粮食的时候,心里又是什么感想?不过,真要说始界没有足够护卫自身的强大力量,却也未必。

    什么饿鬼,什么神佛,看似高高在上,除开几位居于诸天之顶的永恒者外,最强绝一档的存在,却最后都在始界遭了劫,而照温去病所说,真正打退那些变态强敌的,其实是司徒无视,这可是货真价实,始界土生土长的力量!

    那一击,横扫八方,不但灭掉了犯境的所有饿鬼,更连带干掉了两名神皇、一名佛皇,堂堂万古强人,他一击就灭掉三个,这完全可视为永恒层级的威能,足以傲视诸天,这如果不叫强大武力,什么才是?

    只是,此事之中还透着很多的谜团……

    这股力量,一如司徒无视当初的天阶九重,来得实在是莫名其妙,十有**,是那个人托付给司徒无视的,这股力量的根源是什么?为何发动时,外部震动天地,内部却波纹不兴,几乎无人能察觉?

    神皇、佛皇强势入侵始界,要化亿万民众为信众傀儡,司徒小书更几度陷入命危,这么凶险的情况,司徒无视明明手握救世之力,却为何始终无动于衷,直到最后才因为饿鬼而出手?

    这股力量,发动的关键到底是什么?

    对如今的始界,这就是众人保命存生的最强武力、最大倚仗,如果不弄清楚这股力量的相关条件,面对后头必然再次发生的各方势力伸手,等于手持利器却不能用,郁闷到极点。

    而且根据温去病的消息,虽然没能完全弄清缘由,但各方永恒都在觊觎始界,如果不能早一步弄清楚这股力量,让祂们先破去那个人留给始界的底牌,那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比先前的神皇、佛皇更可怕的对手,诸天万界,真真凌驾一切之上的棋手……

    这些问题,牵涉到那个人的布置,外人根本揣测不透,只能问当事人,但那个人根本找不到,也不会答,而司徒无视迄今未有露面,旁人也接触不到他,司徒诲人、司徒小书虽是他亲子与孙女,却也对他的事一无所知,问了也是白问,反倒是李昀峰,身为那个人唯一认可的继承者,对于这股力量,很有可能知道点什么。

    武苍霓道:“李昀峰到底在哪里?别人不晓得,你这位大统领,不可能不知道吧?”

    称呼仍是大统领,没扯什么“黑暗帝王”之类的,之间没有那份交情,叫这种称呼,只是惹人厌而已,当下双方的交情,只适合这样讲究礼数的正常交谈。

    不过,武苍霓确实想不到,居然会有那么一天,自己和龙晋涛会建立交情,双方不仅过往有旧怨,做事风格也全然不同,连友字的一撇都完全扯不上边,不一见面就拔刀已是高度克制,居然会有交情?

    只能说,大难当前,人如果不想死,想要紧握住性命,就要作出改变,放开很多过往不想放、不舍得放开的东西,包括一些前仇旧怨,还有一些空洞的意识形态……

    ……正被强敌揍得快要断气的时候,有人忽然挥刀来援,管他是平日旧友,还是往昔宿敌,这时候都只能先握手言和,退敌之后再计较,除了褒丽妲那样的疯子,谁会不顾自己性命,先出刀把来救援的旧敌捅死?

    ……平常物资艰困,需要相互往来时,提什么旧仇、立场,都毫无意义,值得重视的只有当下,哪怕胸中意仍难平,可为了让更多的人活下去,为了让这场战能够打赢,那些不相干的东西都只能先放下。说的再直白点,连李昀峰和天菩萨都能放下旧怨携手,却还要计较和龙晋涛的那点冲突,不是太矫情了?

    就这么一来二去,自己和龙晋涛父子,都算是有了点不咸不淡的交情,要说推心置腹,这辈子都不可能,但好歹大家也算一起并肩作战,曾共同在绝望的壕沟中,期盼阳光,勉强说的上是生死与共过……旧仇什么的,自然不想再提了。

    “……地点我是知道的,就在之前的帝都,不过现在……”

    龙晋涛话到一半,不由苦笑,之前屠黎王法驾降临,度化帝都的那一战,李昀峰布计成功,以整个帝都为饵,表面上是要藉着强悍的帝都大阵为依托,抗衡万古佛皇的分身,实则是诱敌进入,拚着自爆帝都地脉,将整个帝都连同其中百姓一起牺牲的代价,将其与手下一举轰掉。

    这个战术,最后被两名佛皇联手阻止,并没有能造成太大的伤亡,但帝都大阵已经爆开,连同半个帝都都被摧毁,李氏王朝的历代经营、新帝国建立后的繁华盛世,如今都成烟云一场,只存在于记忆中了。

    “地方我能给妳,但他现在恐怕不想见任何人……”

    “这些事情就不劳大统领担心了。”武苍霓站了起来,“把不想起床的人喊起来,素来是我们的工作,碎星团里从来不由人任性自闭,该你干活的事情,什么理由都不好使,他好歹是我们的旧成员,这工作就由我亲自来吧。”

    有了明确的位置,武苍霓匆匆起身,就要赶往帝都故地,才刚走到门口,就撞到正要进来的司徒小书,双方一见,俱是一怔,武苍霓直接一把将人抓住手,“妳来得正好,事关妳爷爷,和我一起去,或许能够撬开那家伙的嘴,说点什么有用的出来。”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碎星物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