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弃妃从商 > 第200章春天要到了,情花朵朵开

第200章春天要到了,情花朵朵开

书名:弃妃从商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轻尘一拍朝雨的头:“傻,爷要娶王妃了。”

    朝雨傻笑,这真是天大的好事啊,早知道王妃面圣后愿意与爷复婚,爷就不该在杏村浪费这么多时间,每日里还吃不好,睡不暖。

    贺东风交代,寻最好的媒婆去杏村提亲,礼要足,不能失礼了王妃。

    朝雨轻尘应下。

    “还有,贺詝此次被禁在宫,会不会卷土重来仍未可知,关键在齐贵妃。殿下的意思是,趁早绝了后患。”

    “属下知道怎么做。”朝雨神色凝重。

    从华岳峰回来前,太子殿下已得消息,派人埋伏途中,待齐贵妃车马路过,令马受惊,马车翻覆,又趁乱对齐贵妃用了迷香,她才会昏迷不醒。

    原本殿下与贺东风的计划是,趁齐贵妃昏迷未起,贺詝少了助力时,将贺詝的罪状捅出来。

    未曾想到,贺东风回来听说千夙失踪,急得去找人,将捅贺詝罪状一事放下。

    找到千夙后,她又给了他惊喜,不等殿下出手,她就让贺詝栽了。眼下即便齐贵妃能醒过来,也扭转不了颓势。

    傅千夙这女人,像本书,他看一辈子也不厌。

    贺东风离宫,这一次回王府回得飞快,他沐浴更衣后,正欲去如意居找千夙,此时却收到一封玉真郎君的急信。

    玉真郎君乃他师傅,当年父王特意让他拜在玉真郎君的膝下,玉真郎君从不收弟子,却破例收了他,更倾囊将毕生所学相传。

    师徒二人感情深笃,老晋王过世后,贺东风回京继承王位,匆匆一别竟然四年才得再见。

    此番师傅来急信有事相求,他自当不遗余力。

    贺东风将信收进怀里。又交代人去杏村接太妃及公子,务必告知太妃,他欲再娶王妃入门。

    叮嘱完他才离府。

    而千夙出宫,自有文夫人,文家姐弟及沈谦等着,一行人往如意居去,说要为千夙好好洗掉晦气。

    今日的如意居,热闹非凡,不止有舞龙舞狮看,还有杂技表演,外加消费可打折,引得民众排队整整排了两圈,生意自是红火。

    与此同时,吉祥小食店更是买三送一,玲珑养生馆更是喝养生汤送养生饼。

    千夙有些感动,她以水代酒敬各位。

    “谢谢大家来救我。我傅千夙此生得你们这些好友,死而无憾了。”

    文夫人豪爽道:“应当是我感谢你才对,俏然与径寒得你在身旁指点,如今都有一番作为,俏然解决了终生大事,径寒也能独当一面,我这老母亲很是安慰。”

    千夙看向文俏然:“俏然姐要与裴大人成亲了?”

    文俏然脸上娇羞,文夫人笑着替她言:“那裴山早些时候已着媒人来下聘,聘礼虽则不华贵,却胜在用心。裴山是个实在的,我也放心将俏然交到他手上。依着俏然与裴山的意思,定亲办得低调。俏然成亲那日,你定要来喝杯喜酒。”

    千夙高兴:“恭喜俏然姐了。待你成亲那日,我定要送你一份特别的礼物。”

    “人来就好,不必送礼。我能有此姻缘,全靠你的汤方。”文俏然很是感念,谁会想到,这样就成了一桩姻缘呢。

    千夙也感慨,有时候遇到对的人,真的是简单的很。回想起那时候裴山的书童在玲珑馆外闹事,裴山极力将书童带走,这是文俏然与裴山的第一次见面。开始并不浪漫,甚至可以说有些尴尬的,可是后来,两个人就这么看对了眼。

    “俏然姐,一定要幸福。”千夙握紧她的手。

    文径寒打趣:“你的汤方都为姐姐寻到了姻缘,算起来我比姐姐认识你还要早,怎的不见你带好姻缘与我?”

    文夫人一个爆栗敲下去:“谁叫你眼拙,也不知随的谁,你与你爹都没有这般拙。好的就在身边,你一早干什么去了?这会儿嚎什么!”

    大家都知道文夫人这话说的就是文径寒与千夙,沈谦心里有些涩。算起来,他比贺东风认识她还要早,怎的不见她与自己在一起,反倒死心踏地嫁给了贺东风。

    若说惨,谁能比他惨。

    沈谦不自觉多喝了两杯,千夙轻声提醒:“沈大哥别喝多了,酒伤肝。”

    可是伤肝,总比她让他伤心来得好。

    千夙没有喊他谦哥哥,而是喊他沈大哥。这一声沈大哥,是她区别于原主才这么喊,不知原主对沈谦是什么样的感情,她对沈谦,是感激,是感动,是恨不相逢未嫁时,是许许多多未能说出口的话。

    “那三皇子被你揭了丑事,料想齐贵妃以后不会善罢干休,你有什么打算?”文夫人问。

    千夙也想过了,杏村是暂时回不去的,可京城就更不能待,她能去哪儿呢?虽说如今手中的银子够她什么也不做也能过完一辈子,可若是到别处去落地生根,她也是不愿的。

    京城不好,但到底是她发家之地,更是让她实现了人生价值之地,要是离得远了,她也会各种不方便。

    “不如这样,去临城?那里也有文家的经营。”文径寒提议。

    千夙摇头,她怎么能去临城呢。去哪里都不能去那儿,须知那里是王明德王惟馨的故乡,她去那里不是自投罗网?王明德过得如此落魄,而王惟馨又被下狱,他们的爹断不可能放过她。

    沈谦也提:“去榕城好吗?我不久后要驻扎在离那儿不远的军营,不会有人伤害你。”最重要的是,他可以多些机会见到她。

    一般而言,军营都是远离京城的,她可不想去那么远,以后连个说话的熟人都没有。

    想来想去,最好的地方还真是非杏村莫属。

    “罢了,我哪儿都不去了,就留在杏村。大不了多花些钱,保护自个儿的命。”她可是有保镖的,只要花得起银子,请些高手应该不成问题的。

    众人不同意,恰在此时,海棠来说,张屠户家的小娘子来找千夙。

    千夙让海棠带张宝儿上楼来。

    张宝儿有些日子未见千夙了,本以为千夙在杏村过得还不错,未曾想到,她竟然被三皇子劫到宫里去了,幸好晋王救了她。

    这些消息,自然都是秦安告诉她的。秦安认识许多人,很多消息别人不知道,他都能拿到。

    张宝儿有些担心千夙。

    “什么风把张小娘子吹来了?”千夙一点没有被吓到的样子。

    张宝儿仔细瞧着她的脸,不见受伤,料想晋王定是将她保护得很好。听秦安说,傅千夙实在是厉害,竟然在万岁面前告了三皇子的状,万岁一怒之下竟然要将三皇子交到宗人府去。

    皇子交到宗人府去是什么意思?大抵等同于剥夺了皇上之子的身份,而沦为戴罪之人,终身囚禁,对外会说是病死了。

    她听秦安说,最新消息是太子并未将三皇子交到宗人府去,而是囚在宫里。大臣们都说太子对手足仁慈,博得一片称赞。

    “傅千夙,你没事罢?”

    千夙一愣,这小娘子向来清清冷冷的,好像对任何事都不感兴趣,如今竟然是担心她的安危吗?

    “哦,我没事,你看,我还好好的。”

    张宝儿松口气:“那便好。”

    “你怎么知道……你问秦安的?”

    张宝儿点头:“是,那浪荡子别的本事没有,让他打探打探还成。”

    咦,听这口气,似乎没有那样排挤秦安了啊。看来秦安有戏啊。

    春天要到了,文俏然要嫁人了,张宝儿的情路也有进展了。

    千夙拽着张宝儿到边上去,细声问着:“依我看,秦安能靠得住,你说他浪荡子,可他这侯爷小公子的身份,要什么女人没有,他的后院却干净得跟纸一样,如此你还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张宝儿拧了拧眉:“傅千夙,你不懂。”她是经历过一世的人,上辈子嫁给贺东风有多惨,有多可怜,她心有余悸,想想都替自己可怜,都想抱抱上辈子那傻乎乎把一颗心全献给男人的自己。

    “你对秦安也是有好感的,若不是,像你这种清冷性子的,只怕他想靠近你都不行。你是怕他以后不能一心一意对你罢?我告诉你,绝无可能。”千夙言之凿凿。

    秦安是什么人,他可是现代人耶,遵循的是一夫一妻制,跟她一样,不止是对方多一个爱人接受不了,连自己多逢源一个都同样恶心。

    “你怎么知道不可能?”张宝儿才不信。抱紧男人不如抱紧钱财来得紧要。若不是,她傅千夙又怎会这么孜孜不倦地挣银子?

    千夙凑近张宝儿耳朵:“他秦安这辈子只有一个妻,不会有妾。你听过一夫一妻吗?秦安就是这样的人,我也是这样的人,才会与晋王和离。”

    张宝儿睁大眼睛:“是这样的吗?”她上辈子没做到的事,这辈子有人替她做到了。

    贺东风,你也有今天,让你上辈子这么多女人,看你这辈子为了傅千夙还能不能多瞟女人一眼。

    “宝儿,你听我一句,我不会看错人。秦安他拎得清。退一万步来说,即便他对你不再一心一意,以你的性子,你会容忍?肯定不会!这么算来,他娶你的风险更大呢。他对你不好,你可以走,主动权在你手上哩。”千夙之所以劝着张宝儿,也是看着她与秦安原地踏步了许久,若是郞有情妹无意,她才不理呢,其实他们俩都是相中了对方的。

    张宝儿沉吟,好像是这个理。前世的惨状,总该不会再延续到今生罢?其实秦安对她,是用了心的,对比前世的贺东风,算得上是万里挑一的好男人了。

    想到秦安整天挂在嘴边的“我是绝世好男人,快嫁给我吧。”她就想笑。

    好吧,嫁就嫁,她就不信,她一个活了两辈子的人,还能过不下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弃妃从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