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圣手国医 > 第721章 苍天饶过谁?!

第721章 苍天饶过谁?!

书名:圣手国医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熊祁的态度,让秦北更加不爽。

    他那意思,分明是说,一个正常人,在普普通通的走路,不经意间踩死一只蚂蚁。

    作为一个高高在上的人,还需要对那只蚂蚁道歉么?

    最重要的是,身为一个高高在上的人。

    他根本连自己曾经踩死一只蚂蚁,都不知道!

    可惜的是,熊祁不知道的事,苏小贝这只普普通通的小蚂蚁,在秦北的心目中,却并不普通!

    在秦北的“大束缚术”的控制下,熊祁根本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熊祁尝试了他能想出来的种种办法,却依旧不能摆脱秦北的束缚。

    一时间,一个可怕的念头,涌入熊祁的脑海之中!

    难道是说,秦北的武道修为,远胜于他熊祁不成?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熊祁可是化劲巅峰的武道大宗师!

    整个武道世界,能达到化劲巅峰武道大宗师境的,屈指可数!

    然而秦北,居然很轻易的就让他毫无还手之力!

    “砰!”

    眼见那团黑色的雾气,熊祁自己发出的“夺灵掌”,被烈阳镜强势反弹,距离熊祁越来越近。

    熊祁的额头上,已经是冷汗直冒!

    大意了!实在是太大意了!

    万万没有想到,他面对的敌人,不仅仅是苏远亭的修为远胜于他,就连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普普通通的年轻人秦北,竟然也远在他的修为之上!

    “啊啊啊……”

    垂死的挣扎,熊祁爆发了十二成的力道,身形猛然一晃。

    伴随着砰的一声巨响。

    那团夺灵掌的黑色雾气,竟然被熊祁硬生生的躲闪了过去!

    求生的浴望,竟然让熊祁完成了他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哈哈哈哈!”熊祁狂笑起来。

    “想弄死老子,你们的道行还差得远!”

    “砰!”

    伴随着熊祁狂妄的大笑声,砰的一声爆响出现。

    “傀儡术!居然是傀儡术!”

    稍远一些的地方,苏远亭忍不住惊呼说道。

    傀儡术,可以用一具傀儡,代替本尊!

    化劲期可以使用的为数不多的术法之一!

    代价是消耗十年寿元!

    这种术法,在武道世界,基本上已经多年没有人修炼过了!

    毕竟,修为到了化劲期,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是罕有敌手了!

    更重要的是,傀儡术每使用一次,代价必会是十年寿元的消耗!

    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这直接导致,基本上没有人愿意修炼这种找死的功法!

    然而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竟然就这么发生在了秦北和苏远亭两人的眼皮子底下!

    “傀儡术?”秦北一时间有些愣神!再看手中,却是有一个半尺长的人形手办!

    “老子不陪你们玩儿了!”

    却在这时,一个声音,在很远的地方传来!

    秦北定睛一看,但见那熊祁,已经出现在了山谷外围的崖壁那边!

    正是那道山缝开启的位置!

    这厮想跑!!

    “苏远亭!你给我记住了,这辈子老子跟你没完!”

    “秦北!我跟你死磕到底!”

    “咳咳咳……”

    喊了两嗓子之后,熊祁猛地咳嗽了起来。

    十年的寿元,让熊祁瞬间苍老了许多。

    刚刚两句话,不过是装装门面而已!

    “秦先生……秦先生……”却在这时,山洞里面,钻出一道身影!

    正是那个被秦北十分看好的,蛊苗之中,凭借自己的能力,硬生生的进入了蛊之力九段的年轻人!

    他是来报信的!

    “秦先生快跑!有人找你的麻烦!”年轻人喊了两句,一抬头,却看到一双冰冷的眼睛正注视着他!

    正是熊祁!

    “来得好!”熊祁嗖的出手!

    夺灵掌再度发威!

    啪的一巴掌,扣在了年轻人的头顶之上!

    “住手!”秦北和苏远亭两人,风驰电掣的冲了过来!

    “啊……什么情况?”那年轻人还是一脸懵逼的模样!

    秦北忽然就明白了!

    为什么熊祁敢修炼别人不敢修炼的“傀儡术”?

    为什么熊祁会不害怕十年寿元的消耗?!

    正是因为,熊祁修炼过夺灵掌!

    每杀一个人。

    熊祁便可以夺取对方的生灵之气!也就是寿元!!

    十年寿元,不知道有多少无辜之人,要死在他的手里!

    “砰砰!”

    秦北和苏远亭,凌空两掌,掌风全都印在了熊祁的身上。

    熊祁身形一晃,被掌风打飞的同时,竟然依旧没有松手!

    还是狠狠的抓在那年轻人的脑袋上!

    “撒手!”

    秦北手持缺月剑,疾刺而出!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那年轻人的身体,被黑气缠绕,骤然崩裂开来!

    在空气中消失殆尽!

    “噗……”

    秦北的一剑,终究是慢了一步!

    年轻人的身体消失的同时,秦北的缺月剑,从熊祁的锁骨之下,来了一个对穿!

    “秦先生……你,你为什么要杀我?”

    却在这时!一个让秦北寒毛直竖的声音,无端响了起来!

    是熊祁在说话!

    但声音,却是刚刚那个年轻人的!

    呀的那年轻人不是已经死在了熊祁的夺灵掌之下了吗?

    秦北眼睁睁的看着那年轻人的身体崩裂消失,在空气中消散于虚无!

    怎么现在,却又听到了他的声音!

    “你麻痹!什么鬼!”这时候,熊祁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脸色无比的狰狞:“你丫的修炼的什么玩意!怎么出现在我的身体里面!”

    下一刻,熊祁的脸色,忽的又变得懵逼无比:“修炼?没有啊,这应该是大夺舍蛊吧?”

    这次的声音,又是那个年轻人!

    秦北的缺月剑,还插在熊祁的锁骨之下!

    一时间,连秦北都有些不明所以了!

    “大夺舍蛊!”随后赶来的苏远亭,闻言猛的一惊:“他竟然修炼了大夺舍蛊!”

    “大夺舍蛊是什么玩意?”秦北问道。

    如果说,有一种法门,是夺灵掌天生的克星的话。

    那大夺舍蛊,绝对是首当其冲!

    夺灵掌,可以夺取对方的寿元!

    大夺舍蛊,却能夺取对方的身体!

    直白点说,就是当熊祁用夺灵掌杀害了那年轻人,夺取了那年轻人的寿元之后。

    没想到那年轻人,乃是苗疆自蛊王谷苗苗之下,百年难遇的制蛊奇才。

    居然修炼了常人难以修炼成功的大夺舍蛊!

    年轻人的所有思绪,想法,认知……

    等等,全都因为夺灵掌的原因,同时进入了熊祁的体内!

    正在和熊祁争夺身体的控制权!

    如果熊祁在这场发生在身体内部的斗争中获胜,那他就还是熊祁,获得了年轻人的一部分寿元!

    如果年轻人胜利的话,他就会占据熊祁的身体,熊祁的所有精神念力等等,都会被挤压消失于无形!

    精神消失,对于一个武道中人来说,等同于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换句话说,就是死翘翘!

    “竟然,尼玛还有这种操作?”秦北被这两个奇葩整的有些怀疑人生了,这两个人尼玛怎么碰到一块去了?

    “想抢夺老子的身体?老子弄死你!痴心妄想!赶紧从老子的身体里滚出去!”

    “屋里哇啦!”年轻人也急了,然而本来汉语会的就不多,一着急,当然是说他自己本族的蛊苗古语了:“屋里哇啦啦啦啦啦!”

    “我擦;老子让你滚蛋你听懂没有!”

    “屋里哇啦啦……”

    鸡同鸭讲。

    但争夺没有停止。

    谁也不想就此死去!

    轰!

    精神力的争夺,外在的身体却支撑不住。

    轰的一声,坠落在地上。

    然而很明显,熊祁可以大言不惭的说一句,;老子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

    年轻人一直生活在苗疆,对于人性的残酷,明显没有熊祁认识的更深。

    “老子老子如何如何”的声音越来越是洪亮。

    “屋里哇啦啦”的声音却越来越是低沉。

    “不好,熊祁怕是要赢了!”苏远亭不禁说道!

    “这样啊……”秦北捏着下巴琢磨了一下,捏出银针:“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嗖嗖嗖!

    数枚银针,扎进熊祁的身体!

    “啊……”熊祁发出一声惨呼!

    “谢谢。”年轻人却说道。

    惨呼声伴随着谢谢,怎么听起来都有一种要闹鬼的恐怖感觉。

    “秦北!你敢这么对我!老子要把你大卸八块!”

    “秦先生,多谢多谢。”

    “秦北!老子操。你一户口本的女性!”

    秦北有点为难了:“户口本是什么玩意?”

    有没有还是另一说。

    就算是有,恐怕秦北的户口本上也没有女人……

    “秦北……求求你,放我一马……”

    “秦爷,我给你当牛做马,只求你放我这一次……”

    熊祁怂了。

    开始求饶。

    声音也越来越是低沉。

    “抱歉哈,那小子虽然名字不好听,非得叫黄鹤,但毕竟是我的一个朋友……饶了你,就是杀了他,换做你,你怎么选?”秦北不为所动。

    银针嗖嗖出手!

    扎在熊祁的头顶之上!

    一时间,熊祁的头顶之上,几乎变成了一个大刺猬!

    熊祁的声音,越发的黯淡!

    半小时后!

    在秦北七情针法的加持之下!

    熊祁的所有思想,彻底被黄鹤吸收!

    “变成一个老头子了……黄鹤啊黄鹤,这下就算你有小姨子,她也不会跟着你跑了吧?”

    秦北不但骨骼惊奇,连思维都变得惊奇起来。

    蹭!

    熊祁站起身来。

    噗通!

    双膝一软,又跪在秦北面前:“秦先生,多谢您再生之恩!黄鹤没齿难忘!”

    熊祁——好吧,现在应该叫黄鹤——一头磕在地上,咚咚作响。

    “哎……”看到这一幕,苏远亭仰天长叹:“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善恶到头终有报。

    不信抬头看。

    苍天饶过谁?!!!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圣手国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