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步步骄 > 第三百五十章 能言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能言

书名:步步骄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出声的同时,曹劲已一步跨过门槛,走进大堂。

    闻声回头,见真是曹劲来了,甄柔不禁一笑,两人的目光隔着众人交汇。

    看到甄柔,曹劲冷峻的面孔上,仿佛千里冰封一夕融化,他薄唇微勾,带出一抹很浅淡的微笑,但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却在这一刻满含笑意。

    这一幕落在众人眼里,无疑是眉目传情。

    再加上曹劲一进来,目光就向甄柔看去,其重视之意毫无疑问。

    曹劲在洛阳已居三年,现官拜大将军,掌京畿重地全部兵马,对甄柔昨日的行为必然比任何人都清楚,现在却还是一副铁汉柔情的样子,对甄柔的亲昵劲堪比新婚夫妻般,可见曹劲根本未怪罪甄柔昨日之举。

    但怎么会这样?

    天下哪个男子不是三妻四妾,即使甄柔花容月貌,天姿国色,可他们到底已经成婚五载了,当初引为天人的新人,如今也该是旧人了吧?曹劲现在又势力大增,怎会甘心守着一个女人?何况另一边的红颜知己,那可是堂堂嫡长公主,哪个男子又能抗拒姿色同样不俗、还有这等尊贵身份女子的爱慕呢?

    众人难以理解,只能道是小别胜新婚。

    想着甄柔毕竟姝色照人,为人母后,褪去了少女时的青涩,整个人仿佛正瑰丽盛开的繁花,容貌较过去更为夺人心魂,曹劲本就心悦甄柔,现在又三年未见,难免一时又生了新鲜感,所以才对甄柔昨日的行为暂时宽容以待?

    如是一想,只觉甚有道理。

    不由感慨,看来甄柔还真是好命,都做下这等让夫家难堪、让丈夫面上无光的事,不但能全身而退,还狠狠削了卞夫人的面子,让卞夫人将自己的女儿和儿妇一起赔了进去,由此让府里,乃至府外的人,都明白她甄柔即使还只是世子夫人,但比起卞夫人这个名正言顺的曹家主母,更有话语权,至少曹郑和曹劲两父子都站在她这一边。

    也只怕经此一事,洛阳这里的贵妇贵女们,即便心里看不上甄柔昨日的行径,也会鉴于甄柔在曹家的地位,不得不与之交好,甚至屈意奉承。而有了甄柔这个可以代表曹家的世子夫人在,本就被一众夫人贵女所诟病出身的卞夫人,估计也只有被忽视的更彻底了。

    不过这也不一定,毕竟刚才曹郑也说了,府里的内务是交给卞夫人了,也就是卞夫人还是曹家的当家主母。只是这一次交锋,甄柔一下占据了上峰,以后能代表曹家女主人的,到底是她们中哪一位还得再看。

    现在首要的,还是看卞夫人如何应对当下的局面,毕竟又来一个为甄柔撑腰的。

    看着曹劲与甄柔旁若无人的相视而笑,众人一时间心如电转。

    曹劲虽不在意旁人的眼光,甚至愿意让人知道他对甄柔的看重,却还不至于在外面刻意为之,故与甄柔目光相交后,他薄唇一抿,脸上神色又沉了下来,尔后走到曹郑跟前,长揖一礼,道——

    “儿子见君候久未出现在朝上,且今日朝上也无大事,便提前下朝回来,又闻君候来了卞夫人处,忙赶过来,本还不知发生了何事,幸有安内侍在檐下与儿子说了,才知二嫂和大妹以下犯上对世子夫人不敬。好在卞夫人明事理,虽一开始纵女行凶,但在君候到了之后,及时改变态度,其转变之快让人佩服,不过此乃卞夫人之本能,毕竟优人无忧。可为何听说卞夫人已让她们道歉,儿子却未看见?只见到她二人无任何悔意,并欲以再争辩一番。另外卞夫人让她们立即下去受罚,就不知是真心悔过,还是想就此将道歉的事揭过?让世子夫人遭受冒犯,却得不到应有的道歉?”

    言毕,曹劲仿佛这一番能言善辩的人不是他,已然又是一派铁面无情地负手而立。

    却徒留众人听得一愣,好似今日才真正认识曹劲一样,委实难将他们那位英武勇猛的世子和刚才深谙说话之道、为自己妻子讨回公道的人联系在一起。

    甄柔是曹劲的枕边人,早在三年前就见识过了曹劲鲜为人知的另一面,还时常被噎得哑口无言。可饶是她比在场所有人都早有准备,却还是听得忍俊不禁,简直忍了又忍,才让自己没有当场笑出来。

    什么是好在卞夫人明事理,所以一见到君候来了,立马从纵女行凶变成严厉惩戒?还转变之快让人佩服——这分明就是极尽讽刺之能,嘲讽卞夫人表里不一。

    尤其是一句此乃卞夫人之本能,毕竟优人无尤,真是骂人不带脏。

    《国语》记载:齐襄公时,有优伶自言:“我优也,言无邮。”邮,通尤,过错之意。

    是以,优人无尤,即是伶人说话没有过错。

    但这貌似宽容,实则是世人已在心中断定了,不要将伶人之言,当一回事。

    追其原因,不过是伶人乃贱籍,因为太过低贱,自然优人无尤。所以读书人、君子之流正好与其相反,因其清贵,当君子一诺值千金。

    而伶人为何被定为贱籍,乃伶人自幼所学就是如何以声色动人,加之他们无论男女,往往都是姿容秀丽,又多伴于达官显贵,乃至天子的身边。他们以身色侍人,又极会察言观色,然后就能很轻易魅惑于主上,从而进谗言佞语,以达成自己的目的。如此,若不将之定为贱籍,不将他们的话当作做乐时的戏言,岂不是天下都要乱套?

    故,所谓优人无尤,更深一层的意思,就是伶人只是一个声色侍人的玩物,低贱至极,他们的话除了谎话就是佞言,不可信之。

    也众所周知,卞夫人出自倡门世家,伶人那一套自然也就是卞夫人与生俱来的本能。

    如是,曹劲这一句话实是极狠,可谓是直接骂卞夫人是一个声色侍人的低贱伶人,尽是满口的谗言佞语,怎可信之?

    然后话锋一转,就指出卞夫人果然出尔反尔,口口声声让姑嫂二人道歉,结果转眼把二人带下去,实打实的伶人做派。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步步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