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弹窗广告,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赶紧加入收藏夹吧!
首页 > 都市言情 > 大月谣 > 第一百四十章 礼成 阅读设置

第一百四十章 礼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乌日娜被吓了一跳,下一刻闻见对方身上熟悉的汗臭味,她猛地瞪大双眼。

    “大哥!”

    庆格尔泰站在案前,一把甩掉身上沉重的铠甲,露出毛茸茸的胸膛。

    望着神情微恼的乌日娜,他却满面笑容,“妹妹,好久没看到你的脸了。”

    “大哥!”

    乌日娜眉头紧锁,“你怎么上来了!”

    “按照规矩我们还不能见面!”

    周围须卜家一些年长的女眷看见庆格尔泰,脸上也露出不自在的神情。庆格尔泰此举自然是不合规矩的,但他是须卜家下任家主,此时没有亲戚敢去触他的霉头。

    “你马上不是都要拜天地了么?”

    庆格尔泰嬉笑道,“有什么要紧的?”

    乌日娜看着杵在面前的兄长,只能无奈吸气。

    能管住庆格尔泰的只有他们的父母,但她母亲身体不好不能下床,这一次送嫁没能来,她父亲此时又坐在白狼王所在的高台上,管不到这边,庆格尔泰就彻底成了脱缰的野马。

    不过庆格尔泰说的也没错,她马上就要和淳于夜拜天地祖先了,拜完她就彻底成了淳于家的人。

    就剩这么点时间了,的确也没必要死抓着规矩不放。

    “行吧,你想见就见吧,”乌日娜嫌弃地看着眼前五大三粗的男人,“你找我什么事?酒坛在那边,你要喝自己去。”

    “哥哥想见妹妹难道需要什么理由么?”

    庆格尔泰一边说着,眼神却往下睃去,看见半昏迷但脸色恢复如常的慕容恒他眸光一沉,下一刻他瞥见了守在慕容恒身边的女子。

    庆格尔泰的目光定住了。

    “大哥?”

    乌日娜皱眉,担心这人老毛病又犯了,她微微挡到嬴抱月面前,“你看什么呢?”

    “没什么,”庆格尔泰上下打量着嬴抱月的打扮,嘴角泛起笑意,“你什么时候多了个这么漂亮的侍女?”

    乌日娜头疼起来,她示意阿蛮赶紧丢给新面纱给嬴抱月,嬴抱月接过背过身去戴了起来,但庆格尔泰的目光却还是绕过乌日娜的身体停留在她身上。

    乌日娜磨了磨牙,淡淡道,“她不仅是我的侍女,她还是慕容当户的阏氏,嫁过去还没半年呢。”

    “是吗?”

    庆格尔泰声音有些惋惜,收回视线,瞥了一眼慕容恒,“话说这小子的伤好了?”

    “毒已经逼出了,”淳于夜淡淡道,“有惊无险。”

    “是吗,”庆格尔泰的目光在慕容恒肩上的银针停留了一瞬,视线又落到地上的弓箭上。

    “这小子倒是命大,”他眯起双眼,看向乌日娜,“话说妹妹,之前的那一箭是你射的么?”

    “箭?”

    乌日娜愣了愣,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庆格尔泰是说之前救了慕容恒的那一箭。她本想承认下来,但周围其他亲眷的目光却已经出卖了射箭的人。

    围在四周的女眷纷纷看向嬴抱月。

    庆格尔泰目光深了深,“是么,原来还是她啊。”

    “哥哥?”

    乌日娜心叫不妙,不等她说些什么,远处忽然再次响起鼓声。

    “吉时到了。”

    淳于夜松开手心的匕首,看向乌日娜淡淡道,“要下去拜祖宗了。”

    乌日娜肩膀震了震,咬紧了牙关,“好。”

    淳于夜定定望了她一眼,向她伸出了一只手。

    高台上的其他须卜家的亲眷都躁动了起来。

    乌日娜闭了闭眼睛,将手放入了他的手心。

    “恭喜!”

    高台上响起欢呼声,嬴抱月半蹲在地上抱着慕容恒抬起头,静静望着不远处两人相牵的手。

    淳于夜在众人的簇拥下牵着乌日娜准备离开,其他亲眷也纷纷往台下跑去,准备去旁观两人的成婚仪式。

    “阏氏,”就在乌日娜就要离开之时,嬴抱月站起身凑到她耳边低声道,“我不下去了,我留在这照顾阿恒。”

    乌日娜回头看了她一眼,眼角余光瞥见庆格尔泰挤在要下台阶的人群里。作为她的兄长,她和淳于夜拜祖宗的时候他是一定要在场的。

    “行吧,”乌日娜深吸一口气,“你留在这,别乱跑。”

    嬴抱月点点头。

    乌日娜又点了几名侍女留在这里,随后和淳于夜一起走下了高台。

    台下传来潮水般的欢呼和掌声。

    嬴抱月微微抬起头,视线穿过栏杆。

    她远远看着乌日娜和淳于夜携手走向草场中央的一个土坡,两人逐渐变成两个小黑点。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能看清两人的一举一动。

    乌日娜和淳于夜走上土坡的顶端,一个大巫打扮的人在两人头上戴上了缀着长长羽毛的冠。

    巫者开始起舞,周围围观的人们站在土坡下,全部单手抚胸低下了头。

    “长生天见证!”

    巫者吟诵起长长的祷文,里面夹杂着很多嬴抱月都听不懂的西戎语。

    但她知道,西戎人最崇拜的就是长生天和祖先。

    巫者起舞,是在招魂。

    长生天作证,是以天地为誓。

    白犬神的旗帜在风中飘扬,乌日娜和淳于夜并肩跪在土坡的顶端,深深下拜,额头叩到了泥土里。

    有长生天和祖先为证,这门婚事,就正式成立了。

    从今日开始,乌日娜就是淳于夜的第一位正妻。

    草原上响起汉子们的歌声,嬴抱月听见白狼王在隔壁上高台上站起,大声呼喊了几句。

    大意是淳于家今日多了位好儿媳,接下来让大家尽情吃喝。

    婚宴这下算是正式开始了,远处草场上的人群渐渐走回高台,嬴抱月低头看了一眼怀中依旧昏睡不醒的慕容恒,拖着他回到了高台下的帐篷内。从今日开始,乌日娜就是淳于夜的第一位正妻。

    草原上响起汉子们的歌声,嬴抱月听见白狼王在隔壁上高台上站起,大声呼喊了几句。

    大意是淳于家今日多了位好儿媳,接下来让大家尽情吃喝。

    婚宴这下算是正式开始了,远处草场上的人群渐渐走回高台,嬴抱月低头看了一眼怀中依旧昏睡不醒的慕容恒,拖着他回到了高台下的帐篷内。

    她找到一张空榻将慕容恒安置了下来,坐在他身边为他擦去脸上的汗水。

    她找到一张空榻将慕容恒安置了下来,坐在他身边为他擦去脸上的汗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