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南宋风烟路 > 第1359章 非鬼亦非仙,一曲桃花水

正文 第1359章 非鬼亦非仙,一曲桃花水

书名:南宋风烟路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迷宫,生活随处可见。

    死寂,每夜都一样黑。

    “我们误入了迷失森林,夜深无法走出,必须等到天亮。”就地生火,扶澜倾城对林阡如是说。

    “但愿我失踪一夜,对大局无甚影响。好在敌人败了适才这一阵,短期内不会敢妄动。”武斗之后他不剩多少体力,便凭着最后几分脑力,在心中作出计算,楚风月意外的为渊驱鱼,理应给完颜永琏误了不少事,摊子不是短短一夜就能收拾。

    想到盟军没有危险、众将不会受累,他绷紧的神经才放松,思绪回到这深林中、他自己身上。

    不管扶澜倾城的话是真是假,强龙不压地头蛇,她不准他出去,火毒发作他没必要强求;何况,耗在这里与他联合五岳的初衷并不冲突,若能摸清她底细自是再好不过——他原就打算耗费几晚在谢清发的寨外,只是没想到谢夫人会被送到他面前来,此行不虚,却终究要付出与盟军失去联络的代价。

    火苗漾得很高,映照佳人绝色,看着她唇边含笑,他忽然心思洞彻,三天,三面,说明这个扶澜倾城,真是有预谋地要闯进他的世界——她不一定是为联合他,却很可能对他好奇、也想熟悉他?

    勉强处理着肩头迸裂的旧伤,骤然心口又一阵发麻,便算有三千念头也无从多想。

    扶澜倾城见他虚弱,到他侧后意欲相帮:“那女子武功极高,虽然被我打偏,毒可能还是渗了进去。”

    林阡一愣:“又中寒毒……?”隐约记得陵儿说过,某些寒毒火毒可以互攻,某些寒毒火毒却不能相遇,一遇便必死无疑……

    不,不对,目前还没觉得冷,而只有燥热之感,应是韩丹的毒在发作,楚风月的毒并未渗入……他一贯如此,哪怕命悬一线都面不改色。

    “适才我酒醉尚未清醒,你舍命救我,终究我过意不去。”她轻声向他靠近,面若桃花,明眸似星。

    他一怔,后移分毫,极力保持距离,示意无需帮忙:“没有舍命,当时我有把握,只是自信过了头……”

    她似是没想到会得到这答案,噗嗤一笑,近前半寸,风华绝代:“诚实。”

    话音未落,她竟出乎意料凑过脸来、紧紧将他肩膀搂抱住,林阡尚未想通回应,霎时她的唇贴在他伤口上,似是要这般直接将毒吸出?!

    “不可——”林阡震惊之下正待制止,虚脱无力、动弹不得,倏忽阵阵刺疼,好像有千万根针同时扎在筋脉的每一个部位,剧痛极速蔓延向五脏六腑……轻轻地,血液开始疲惫,慢慢地,脑海失去意识,渐渐地,心像是被掏空了……

    吟儿,这是哪里,为什么像嗅到了江风?

    清风,和着酒的香气,渐入心脾,是江水的清新,酒的微醺,不错,还是在那遥远的三峡,渔樵,星火,让防备、警惕都多此一举的三个人的时光……

    风,柔和地吹醒了自己,伤口,不再炙热地疼痛,醒来时,看见扶澜倾城在举酒畅饮,气度潇洒,他视线还模糊,神智却清晰,意识到火毒竟祛除:“倾城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你醒了,毒已解得差不多。”她喝酒间隙惬意抚琴,高山流水,配上这碛口的河声岳色,当真应景,风骨奇峻。

    “可是你……”他难掩心忧,深知火毒连运功都难驱除、根本没那么容易被吸出去,更恐这女子救了他她自己却送命。

    “怎么,担心我?”她笑盈盈地望向他,眼中狡黠一闪而过,“幼年时,有两只吕梁小兽打架,不慎被我捉住烤着吃了,从此以后,我专解疑难杂症……嘘,不要告诉别人,否则拿我去研究寒毒火毒。”

    他早前获悉水赤练竟是凶兽之王,知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再加上此刻身体不再热,当然相信了她这一说辞。只是叹息从前他救吟儿救得辛苦,竟不知世上存在如此简单的解毒之法。可转念一想,相生相克的东西,或许早就同时存在了万古,不过是散落在天下各处,若不去探索、发现、克服,焉能逐一破解、渐入佳境?

    “你没事,那便好。”他这才放心,这才有了心情和视线来环顾四周,见只见近处枣林沉静安详,远方古刹肃穆威严。

    “谢夫人……”他因走神而失语,见她抚弦的手微微一颤,才立即醒悟恢复称谓,“倾城姑娘,救命之恩,林阡感激不尽,日后定当报还。”

    说话间,刚巧月亮在云层里露了小半张脸,皎洁清明,扶澜倾城淡然一笑,眼波慑人,妩媚而不失圣洁:“好,那就当着月色,与我立个誓言——改日,待我想到一个心愿,你需不遗余力帮我实现。”

    “好。林阡全力以赴。”吃一堑长一智,他没法再自负说一定能办到。

    弹完一曲,扶澜倾城望着潭中微荡的弦月:“林阡……吟儿、云烟,皆是你的夫人吗?”

    他蹙眉,近十年来他都不肯流露任何有关云烟的心情,距离越久,思念越长,却又埋藏越深。

    扶澜倾城面色温和:“适才你生死梦境,念过她们的名字。”

    “念过她们的名字……”他心念一动,经历过居心叵测的田若冶,他怎能再次犯下这样的错误。

    “很想了解她们,为了一个人奋不顾身的感觉是怎样,最后却会不会轻而易举就放弃?”她又饮酒,心事隐约。

    林阡知道她是个有故事的人,赵西风孟门驻地的溪山道旁她认错过他是另一个男人,明明是谢清发的压寨夫人却说她自己是姑娘……何意?因这救命之恩,林阡对她的防范摒除了大半,但疑惑却毫无疑问更多,她接近他究竟有无目的,为了什么目的?只是好奇而已?该问?似乎不该问?不得不问?如何问?

    仔细打量,这女子不仅飘逸洒脱,还另类地风流倜傥;搁下酒坛,她微醉,眼神游移,轻风送香;青丝如瀑,拂过她单薄衣衫,更显她纤细修长。

    看她带着陶然醉意抚琴,换一曲和风涤荡、雪竹琳琅,林阡静下心来、愁上心去:“在这个世上,我只想了解一个人,那就是我的弟弟,何以我的命途,总是和他交汇又抵触。”

    “要了解他,先了解你自己。”她悠悠地说,即便安静如斯,美貌都无时无刻不在侵略。

    “我又是怎样的人,我是谁……”他自言自语,说起这个特别容易令人魔怔的问题,本身却清醒得很,故意装作很迷惘,来试探她对自己的了解程度。

    高超演技,连她也瞒了过去,她虽未曾停止抚琴,却为打断他的迷惘而认真道出印象:“林阡,世人对你的了解,多半应该来自传说,只要看见南宋已举国北伐、金军竟宁可大半被你牵制在河东,也能想象你是如何凶神恶煞或万夫莫挡。不过今夜你救我之时,我心里有了另一种看法,你是这样的人,对你身后的他们,你是宁可自己辛苦,也要他们的仗轻松一些。”

    他心底雪亮,果然这女子,对他有着有关战争的企图和计算。她的见识,对应着她的格局。

    她尚未察觉他表面愚钝实际竟在掂量和反算,却是骤然又出一言令他这种人都猝不及防:“所以,你的弟弟,他也是这样的人?”

    心弦被触,林阡瞬间了悟,实则他早有这个看法,并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重,经她道破,暮鼓晨钟,悔从中来,不可断绝:“他必有苦衷,我却不得知……”今时今日,对陌的感应是那样微弱,纵使海上升明月都探不出他身在何方。

    乐音流窜到林阡骨缝之中,先是透澈、灵动,后来放肆、张扬。随着又一曲音调变急,她原还横琴抚得悠然,却忽然竖琴抱弦乱舞,突如其来的变故令林阡眼花缭乱。她醉意越来越浓,似在使劲地发泄着什么,狂乱到不成章法,又寂寥得无以复加,林阡眼前,瞬然只剩下一幅画作——癫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

    视线无法离开她,她疏狂不羁的外表下,原还藏着一丝颓废?颓废,或许是因为聆听的自己,不自觉融入了痛悔的感情,方才得以与她共鸣吧。直觉,她很可能也失去过……

    “听这琴声,好像站在山顶临看,那些激荡狂舞的流云,原就是世间仓促的春秋……”听多看久,他说起这体验时是真的有些迷惘。他从来如此,赏看风烟、尽情山水时,总是时不时冒出一些痴话傻话,熟悉他的人都见怪不怪。

    “原还有书生气性……”她一笑,眼中有一丝明亮闪过,稍纵即逝,隐入舞姿,不曾被他发现。

    就在这绚烂舞影中,扶澜倾城精致白皙的脸、曼妙性感的身,映入树后束乾坤的视野,他瞪大了双眼,盯着霓裳下如酒般清淳的扶澜倾城,不错,这才是真真正正担得起美人之名的,清澈如泉水,却透出浓厚的香醇,只一眼,就想揭开她的衣衫,独上她的灵魂,侵犯她的尊严,但是顿时觉得自己肮脏污浊,玷污了她……几番都克制不住自己的**,呆望着这位曲高和寡的仙子,束乾坤一时怅然:我怎么……怎么会动这般的歹念淫念?!

    而且只见了一面啊,如果倾心,岂不荒谬!但是,真的连她的陋习自己都喜好!束乾坤僵在夏风中,继续看她翩然而舞,恨不得杀了刚才的自己。

    作为当局者的林阡则一直冷静地旁观着,只能说,这女子太不简单,太不平凡。她在吕梁五岳,可不止“影响决策”那么简单。

    沉溺于这琴声舞步,只觉心魂不断沦陷,情不自禁想起李白那句: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他终究火毒才愈、旧伤不轻,听罢扶澜倾城这高亢的第三曲,非但不曾像束乾坤那般兴奋,反倒被酒香勾起了困乏,居然没能撑住倦意、近似晕厥地睡了过去……

    约莫过了几个时辰,天色渐渐泛白,林阡睡了一觉醒来,看见路标上清晰的“冷月潭”三字,再一转头,发现扶澜倾城伏在自己近身,不拘衣冠之小节;甫一睁开双眼,她慵懒转身躺正,随性伸手舀了一串潭里的水浇在脸上,回头看看林阡,不好意思地一笑,露出可爱的一面,笑容过后,意境就更深邃。

    曾以颜色来评判女子气质,玉泽洁白如梅,云烟深白如烟,吟儿纯白如雪,冷飘零如深蓝色深邃,叶阑珊如天蓝色恬静,这扶澜倾城,该是青黛色,悠远……

    阳光柔和地洒在冷月潭,波光粼粼,柴火已烧完,空余一缕轻烟。

    醉生梦死的束乾坤刚从潭边清醒,却再也见不着林阡和扶澜倾城的踪迹,诧异不已,站在楚风月面前,唯能拼命揉自己的眼:“师妹……”

    楚风月脸色很不好:“大师兄,你的手下们呢?失散了?”

    束乾坤看自己全身湿漉,也不知是何时大半个身子都掉进了潭里,心下奇怪:难道是梦?还是见鬼?

    

    见鬼。

    不得不说,鬼是女的厉。

    林阡原想对扶澜倾城有所掌握、继而沟通,未料竟在她乐曲中沉睡半夜,自然大叹浪费。他并非毫无防范,或许是太过劳累?

    好在睡醒后神清气爽,也终于没有山中一日世上千年,否则,岂非要欠他盟军一屁股债。

    “主公啊!”祝孟尝如见亲人,老远看见,扑上前来,一把抱住,“您跑哪儿去了!想死我了!”

    吟儿也带着焦虑之色,想过来看他却没处插手,只得瞪着祝孟尝:“一夜不归,我生怕你也被美人拖去,然后一身酒气泡在水里……”

    “沈宣如可醒了?”林阡问时只觉尴尬。当着任何人的面直接困得睡过去都太失礼,何况那扶澜倾城是个擅长摄人心魄的主?不过吟儿这么说他觉得焉知非福,如果像沈宣如那样把持不住,指不定也会受这等惩罚。

    “大少爷还在昏睡呢。”吟儿总算挪开祝孟尝,上前给林阡检查伤口,忽而脸色一变,跳起来嗅他肩膀,“不对,有酒味……”

    “吟儿……”他怕吟儿多心,赶紧解释,“你放心,我没……”

    “哼,有前车之鉴,谅你也不敢喝多少。”她没再往那方面想,原来更担心他酗酒。

    他不知该如何陈述昨夜发生的一切,回忆本来就不完整。

    “盟王。”那时小秦淮帮众在仇香主带领下前来相迎。

    “对了,我昨夜见过束乾坤和楚风月,他们果然是负责招安五岳的人。”林阡边行边告诉吟儿,他心里战事以外都是闲杂,“他们不像我是去探路,很可能赵西风昨夜就在碛口。可惜我不知道他来了,以为他还在他孟门老巢。”

    吟儿点头:“你都不知道赵西风在,束乾坤他们却知道,控弦庄的情报,难得一次超过我们。”

    “海上升明月的表现也不错,他们窥探清楚了,完颜永琏给赵西风准备的条件,是为镐王洗冤、平反。”进得营帐,林阡边浏览情报边说。

    “……说实话,条件很诱人,是我也答应。”吟儿一愣,叹了口气,“如此一来,包括四、五当家在内的所有人都会纷纷让路,帮着金军对我们围剿了?”五当家的信仰,四当家的共患难,竟都成泡影?

    “大有可能。”林阡点头,“四五当家没有正式缔盟的权力,对我的承诺毕竟限于口头、流于表面,一旦完颜永琏出了这招釜底抽薪,先前他们对我的靠拢便都不稳。”

    吟儿自然发愁:“怪只怪时间太紧,原也不指望与五岳亲近到‘绝对互信’,只是没想到,金军会这么舍得下血本、那些小当家这么快就要倒戈……”

    “谋逆不是闹着玩,说平反就平反?”祝孟尝却不以为然,“这种空话,也能轻信吗?”

    “先前百灵鸟告诉我,镐王的所谓谋逆,本来就是捕风捉影,仅凭几句言语不敬罢了。”吟儿转头看向祝孟尝,“平反起来不难?”

    “可是,镐王是被他们皇帝冤死的吧?现在要洗冤,就得承认皇帝错了,皇帝肯认?还有,完颜永琏能代表皇帝开这条件?不怕僭越吗,完颜永功还在旁边盯着……”祝孟尝连连摇头,对这种事看得很透,“必然是假,一时敷衍!这么多年不闻不问不依不挠,林匪来了倒是会给搭个空中楼阁,画饼充饥……”没说完,见阡吟一起盯着自己,祝孟尝赶紧闭嘴,涨红了脸:“怎么了?”

    “你是祝孟尝吗?”吟儿越听越奇怪,味道不对啊。

    “倒是会四字四字地往外蹦了。”林阡微笑说。主公原来是要赞扬他啊,祝孟尝摸摸后脑勺,美滋滋地笑。

    “确实,只是镜花水月而已。”吟儿叹了口气。

    “有些事不是想不明白,而是宁可糊涂一次。毕竟在位的皇帝亲自平反,比推翻他强行洗冤要名正言顺得多,他们也不用再当流寇、迫着自己去反朝廷。”越风代入赵西风去推测,“吕梁五岳究竟要不要用命赌名,赵西风必然会在三思之后,选择他认为最妥善的方式。”

    “看来咱们必须要提醒他明白,告诉他哪一条路最妥善了。”林阡看完手中的最后两封书信,说。

    “盟王,何事?”仇香主看出林阡面色凝重。

    “沈宣如的东西,赵西风的人这么快就拿出来用了。”赃款献世,谈判当然理直气壮,林阡一笑,看向祝孟尝,“走,去要钱粮。”

    兵贵神速,不等金人。

    前天夜里,凌大杰利用束乾坤对越风声东击西,而非与束乾坤采取两面夹攻,实则已经透露给林阡知晓,完颜永琏果然与他一样剑指五岳。

    倘若招安,完颜永琏开出任何假大空的条件都不难猜,但赵西风这些当家到底会怎么选委实难料,可以说完颜永琏接下来的每个举动都干扰甚至破坏着林阡的各个击破策略,是以林阡务必赶在金军之前向赵西风陈述利害——对付墙头草当然要占尽先机,方能在束乾坤开口前堵住赵西风双耳。

    但交涉,不能像冯天羽那次没底气——要快容易,鬼祟潜入就可以,但没理据,再快也是白跑一趟。尤其是前嫌未释的他们,很可能连门都进不去。

    昨日之前,林阡还苦于谈判没有切入点,沈宣如的到来,却真是福兮祸之所伏。扮成寻常商旅的沈大少爷,歪打正着解了盟军困局。

    听闻沈宣如钱粮失窃后,林阡便派人在碛口和孟门寻找赃款,可惜石沉大海、难以定案,未必真是五岳所盗;更不曾想,昨晚赵西风还临时跑到了谢清发的驻地碛口,海上升明月的情报确实慢了片刻。

    如果没有发生恶战的枝节,无论是时间、地点,束乾坤楚风月都先发制人:若赵西风闻言倾斜向金军、不作三思就答应招安,五岳的兵马被打散重编,林阡只差了片刻却是什么都来不及了。

    亏得经历了昨晚的巧遇,束乾坤楚风月分心杀他而阵脚自乱,不仅被迷失森林困住、没能入山见赵西风,更还得罪扶澜倾城,两路皆误——林阡自问尚未对扶澜倾城了如指掌,却因为这几面之缘,越来越体会到扶澜倾城手段超常,在五岳的话语权和分量极重。多重?只会低估。

    因此,他的各个击破策略还可以继续走下去——势必要趁此机会在碛口,对赵西风和扶澜倾城双管齐下。

    便以钱粮为敲门砖,挣得一个到他俩面前交涉的契机,生生在完颜永琏和五岳之间撂一脚。

    先扶稳上梁,何愁下梁不靠回来。

    

    林阡和女扮男装的吟儿一起往谢清发驻地走——等等,不是祝孟尝吗,为何换成吟儿?

    因为吟儿说,那地方有美女,能迷惑沈宣如,所以祝孟尝、仇香主这些莽夫万万不能去;越风要坐镇三军,也一样无法抽身;但你也不能独去,万一被勾引了不好——“为防你中计,我牺牲自己!”吟儿决定,扮成男人被谢夫人诱惑,只是偏偏不为所动。

    “我总觉得,主母会比主公更早陷进美色里去……”祝孟尝公报私仇狂泼冷水。

    吟儿怔在原地:“不是没可能……”但是,总不能让林阡单枪匹马吧,吟儿壮壮胆子还是陪了。

    “吟儿……”林阡笑看吟儿男装的样子,觉得太蹩脚,压根藏不住。不过有吟儿同行,这一路真是愉悦不少。

    “林匪?!”守在寨口的士兵一见二人上前当即盘查,得知来历后竟然直接剑拔弩张,突如其来,始料不及。

    一瞬,二十余人就将阡吟两个围住,林阡不动声色、刀锋未出、只是以鞘防御,吟儿长剑在手,一边眼神杀敌,一边低声问背后的他:“打吗?”

    “不打。”林阡低声说罢,环顾四围,“不由分说,短兵相接,这就是五岳的待客之道?”

    不多时,围攻众人突然散开,只见一男子闻讯而来,双目炯炯,凌厉有神:“总比你林匪先兵后礼强!”

    “先兵后礼?”阡吟不解其意。

    “二当家所说,可是先前越风打伤谢寨主手下一事?若是为此,林某言明,当日越风路见不平,是因谢寨主手下滥杀无辜、咎由自取,还望二当家海涵、就事论事。”林阡在孟门打探过,知道赵西风大致长相。

    关于越风和谢清发的不睦,赵西风在和冯天羽谈判时就已知情,当时他还差点动心和冯天羽合作,所以此刻不过是借口而已。但现在束乾坤还未上山、平反条件不曾送到,赵西风何故竟对盟军存着这般强烈的敌意?难道还有什么是林阡不知情的?为何他的预设立场就是不合作?

    赵西风一愣,哈哈大笑:“盟王好眼力,赵某欣赏你的心直口快、爱护部下、明知不同路还三番四次拜谒……”

    好一条毒舌,吟儿很生气,冷冷回应:“凤某也很是佩服,二当家的审时度势、理由繁多、心事重重却宁肯憋着不说。”

    赵西风愕然,面色通红:“你……越风打伤谢寨主手下,只是我五岳与你林匪结怨之由,原本冯天羽来找我我也想化干戈为玉帛,可惜先有祝孟尝对寨主夫人不敬,后又有越风再度伤我、暗箭伤人,完全失了君子之道!”

    “不知越风何处冒犯?”林阡镇静询问。

    赵西风冷冷相对,捋起衣袖,只见他左臂上一道明显鞭伤,深及筋脉,显是两日之内的事:“越风偷袭在先,不是先兵后礼是什么?”

    林阡一怔,看他伤痕,不仔细区分根本与抚今鞭无异,思及那天自己在孟门遇到扶澜倾城送她回家时,越风确实也就在孟门听到了四当家亲信敬畏盟军的对话,难道就是那时不慎伤及了赵西风却头疾在身而不自知?不,不至于……

    吟儿不忍再看:“这鞭伤,实在可怜……”

    她原是真心,赵西风误解成嘲讽,脸上肌肉都在抽搐:“我不管你们今日是诚心还是假意,担保你们竖着进来横着出去!”说罢将手一挥,他带来的弓箭手齐齐冲上。

    千钧一发,林阡心念电闪:“伤你的,分明是金国控弦庄的细作,刻意制造矛盾,阻碍你我和谈。”

    他心中已有嫌疑人,正是控弦庄的庄主,独厚鞭仆散安德。原来如此,既收集情报,又完成离间,金人也在用尽方法和他林阡抢时间。

    赵西风哼了一声:“口说无凭,放箭!”

    刹那万箭齐发,吟儿还守着林阡的命令没打,林阡却岂能将她陷于危难,一声啸响双刀齐出,雷霆之势将那不计其数的箭矢扫光,刀锋狂卷处全然断箭残矢,亦不乏等闲之辈被他内力震疼而弃械后退。

    只一眨眼,赵西风就见阡吟身外数尺密密麻麻堆满残箭,才知这林阡名不虚传,不禁既畏惧又敬佩,却不改要与他为敌:“继续射!”

    “二当家,没箭啦!”士兵们怏怏地。

    “快去取,我还没出手!”吟儿狂气被激。

    “剑圣不必出手,我这战力就够。”林阡赶紧往她脸上贴金,只因看出赵西风虚有其表,所谓的硬气根本是别人给他的。谢清发不在,他还能因谁狐假虎威,谁才是真正操控五岳、决定所有人归宿的代寨主,那个姓名已经很是明确。

    “……”赵西风不敢妄动,但还是不肯放行,久矣还嘴硬宣称,“管你多强,只要暗箭伤人,就是不予联合,赶紧滚蛋!”见他们不走,又添一句,“要么干脆就杀了我!”

    林阡察言观色,知他色厉内荏,当即抢占主动:“二当家,给林某几天时间,自会找到证据还越风清白;今日林某到此,也绝非为引干戈,而是真心与你和谈,也好杜绝钱粮之案再犯。”

    “什么钱粮……”赵西风闻听钱粮骤然紧张,脸色也随之大变,原还想装糊涂,可是做贼心虚兜不住,“什么,那些东西,是你们的?!”

    “不错,送钱粮给盟军将士的,是我们洞庭沈庄的大少爷,他到现在还不曾醒,手下伤了七个兄弟。”吟儿一副失主苦主的理直气壮。

    “不知者不罪,盟军不想追究,只愿交个朋友。”林阡和她一个红脸一个白脸,自然而然就道明了来意。

    “朋友来了,不请进去坐坐?”吟儿笑,赵西风那时根本一推就倒,无论武力还是心理都再无防线。

    碛口这座黑龙山内,第一印象,竟和魔门桃源村异曲同工。

    山外荒凉似汉墓,山内纯美如桃源,仿佛就是寨口那些守卫,过滤了尘世的一切喧嚷。

    依山而建的民居,错落有致地分布,还有阡吟从未见过的窑洞,体现着黄河岸边的风土人情。

    千回百转,忽见桃林,百步之外,落英缤纷。

    原不是合适的时令和地点,不用问也知那是谢清发为谁移栽。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南宋风烟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