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不死神凰 > 一千二百九十六章大结局

正文 一千二百九十六章大结局

书名:不死神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一千二百九十六章大结局</h1>

    <div class="toplink">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尽管方烈没有自爆掌心佛国,但是他这种不计损失的战法,也取得了极好的效果,立刻就给其他人争取到了机会。

    这样的好机会,当然不可能有任何人会放过,于是乎,所有人都疯了一样,拿出最强的攻势出来。

    过去佛祖三人联手,把三大神通明王拳合到一起,愣生生幻化出一道时光长河,带着无穷无尽的玄妙,直接冲向地祖。

    昆仑道祖也拿出了六魂幡,甚至吐出一口精血加持在上面,不停的对着地祖摇晃。

    苦佛佗,哪怕实力最低,也是竭尽全力打出所有的拳劲。

    福德道祖就更是别提了,滚滚红尘化作万丈长龙,疯狂绞杀地祖。

    但是,地祖毕竟是天下第一人,哪怕面对如此窘迫境地,也没有丝毫慌乱之意,只是冷哼一声,然后轻轻晃了晃手,随即,就见到一道金光闪过,所有的攻击就全部被挡在外面。

    强烈的金光,甚至让诸多道祖都睁不开眼睛,纷纷闭目躲避。

    等到金光退去之后,众人便震惊地发现,地祖周身多出了一条金光闪闪的袈裟,和普通的丝质袈裟不同,它上面布满了一片片的金色龙鳞,这竟然是用真龙之皮炼制的佛门至宝。

    过去佛祖等人看到这东西,顿时都变了脸色,忍不住齐齐悲呼一声。

    而其他人虽然还不知道它的来历,但看这个样子,也能猜出个**不离十来。

    果然,过去佛祖停止悲呼之后,便愤怒地大叫道:“真龙徒儿,你死的好惨啊!地祖,老衲和你势不两立!”

    原来,这袈裟竟然便是真龙古佛的龙鳞所化。它的本来面目,是真龙古佛的本命法宝,是他用自己退下来的龙皮,融合毕生的功德炼制而成,称为功德真龙袈裟。

    是当时佛门一件非常有名的至宝,他最大的特点就是防护能力超强,真龙古佛本就是天尊巅峰的强者,他的龙皮自然坚固无比,再加上他毕生获得功德无数,全部熔炼进去,几乎就将其炼制成了一件功德之宝,堪称是无物可破,万法不侵!

    而地祖当年杀掉真龙古佛之后,就一眼看中了这件袈裟!

    要知道,地祖其实是属于那种比较专一的人,甚至专一到了近乎木讷的地步。

    所以地祖修炼也好,炼制法宝也好,总是对准一个方向使劲,从来都是蛮干到底,绝不回头。

    而和他同时代的人物,有悟性高绝,能独创时间大道的过去佛祖;还有精材艳艳,以至于可以另辟奇径,自创红尘大道,并打造出一方魔域的红尘老祖。

    但天分,悟性而言,地祖和他两人相比,差的绝对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可是最终,地祖愣是凭借自己的坚持,以最普通的功法,最普通的神通,最普通的法宝,创出一条最强大的道途,并且反过来,力压两位绝顶天才数十亿年,从始至终都是天下第一人。

    所以,地祖的功法,只有戊土大道;地祖真正自己修炼的本命法宝,也就只有一件山河珠,他他一生所有的精力,几乎都用在这上面,固然成就了自己最强之名,但同时也确实少了许多变通的手段。

    而地祖虽然木讷,却并不是真正的傻瓜,他自然意识到了自己的缺点,也想出了解决的办法。那就是弄一些可以不消耗太多精力,反而拥有莫大威能的法宝。

    很显然,这样的法宝不是没有,最著名的就是功德至宝。

    于是,地祖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得到了天道赐下的功德至宝玄黄塔。

    地祖马上就用玄黄塔替代自己的本命法宝戊土神珠,用于平日的征战,而他的本命法宝却依旧在炼制加强,并且逐渐熔炼成山河珠。

    别人以为,地祖已经舍弃了自己的本命之宝,却不知他却是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将自己的本命至宝当成绝境反击的底牌。

    但是仅仅只有一样底牌,对地祖来说肯定还是不够的,而这个时候,他就拿到了真龙佛祖的功德袈裟,顿时就有了另外的想法。

    地祖于是就将真龙古佛扒皮抽筋,把他自身也融入这件袈裟之中,让其根基变得无比强大。

    随后,地祖就开始注意收集功德,把所有收集到的功德都熔炼在这件袈裟里。

    作为执掌中央仙土的存在,地祖依靠山河珠,对整个中央仙土都了如指掌,他想要功德,那简直是太简单了。

    无论哪里即将发生灾祸,地祖都能第一时间知道,然后随手解决掉,就能获得海量功德。

    反正对地祖来说,解决这点儿小事儿,也根本消耗不了多少精力,毕竟,能够威胁中央仙土的灾祸并不多,每次都是大祸事,也就意味着大量的功德。

    在坚持了数十亿年之后,地祖将整个中央仙土都保护得如同温室中的花朵,根本没有受到一次大灾祸的影响,让中央仙土变得更加,富饶强大的同时,他也收获了无边无际的功德,几乎都可以获得好几个道契了。

    但是地祖却没有将其转化为道契,而是全部融入这件真龙袈裟内,使其成为自己的第三张底牌!

    真龙袈裟被地祖炼制了这么多年,融入无数功德,早已今非昔比,威能之强,已经不比山河珠差的多少了,就算是稍差一点,也足以暂时抵挡诸多道祖的攻势。

    反正袈裟一出,地祖九瞬间化险为夷,管你什么时间长河,滚滚红尘,在无穷无尽的功德金光照射下,全部无功而返!

    而地祖则趁着这个机会,一边冷笑嘲讽众人,一边加紧力度,狂轰方烈的掌心佛国,一眨眼的功夫,就有数十枚佛国被他硬生生轰爆,再这样下去,用不了一时三刻,这些掌心佛国就会被全部干掉,地祖也就可以恢复对山河珠的掌控了。

    明明已经取得巨大的优势,却转眼就被翻牌,过去佛祖等人的心情,简直是又羞又怒,光亮的脑袋上都开始冒出阵阵白气,感情都被气得脑袋冒烟儿了!

    可在恼怒也没有办法,真龙功德袈裟并不是那么容易破开的,过去佛祖他们哪怕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人家也几乎是纹丝不动,只是功德金光稍显暗淡而已。

    过去佛祖很快就估算出来,就算七大道祖拼了老命,想打破功德袈裟也得要几天时间才行,可是现在,别说几天了,几个时辰都耽搁不起啊!

    看到这里,过去佛祖等人都有些绝望。然而,方烈确实满脸刚毅之色,直接大吼道,“他有底牌,我也有,地祖,看剑!”

    说话间,方烈抬手一挥,一道细若游丝的乌光,就从围攻山河珠的一枚掌心佛国内射出,直奔过去佛祖的眉心。

    要知道,地祖此时正在攻伐山河珠周围的掌心佛国,他的袈裟则在外围保护他。

    所以,这时候突然从掌心佛国里射出的乌光,直接就可以攻击到他,而不必担心外围的袈裟拦阻。

    可以说,这就是一记不折不扣的偷袭。

    而且,过去佛祖他们眼睛也很尖,一眼就认出,这道乌光其实是一把乌黑的匕首,正是大名鼎鼎的是弑神匕,一旦要是被这东西刺中,只怕强如地祖,也要身受重创。

    所以众人都露出惊喜之色,没想到方烈还有这么一手,全都期盼着方烈可以偷袭得手。

    本来,地祖正在全心全意的攻伐掌心佛国,被突然偷袭一下,也的确有些手忙脚乱,只要稍稍不慎,就可能在阴沟里翻船。

    但是,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一件让众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那道本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偷袭地祖的弑神匕,却突然慢了下来,并最终停在了地祖的身前,然后,一道虚影就出现在弑神匕的上方,正是已经损落的左道之祖。

    很显然,这道虚影就是左道之祖的残魂,从他独特的诅咒气息上就可以判断出来,除了他,别无分号。

    只见左道之祖的残魂,对地祖大声悲呼道,“老祖啊,你可要替我报仇雪恨啊!方烈用这东西偷袭我,害得我心神俱灭,我一定要叫他碎尸万段!这是弑神匕的操控法诀,请老祖一定也要用这弑神匕杀了他,让他也尝尝我受到的无边痛苦!”

    左道之祖的残魂说完之后,就化作一道流光射向地祖的眉心,显然是打算传给地祖弑神匕的操控法诀。

    看到这一幕,过去佛祖等人都是大吃了一惊,纷纷跺足捶胸,暗地里不停的埋怨方烈,实在太过不小心,竟然杀左道之祖的时候,还留下它的残损作怪,只能说,方烈还是太年轻啊!

    而方烈自己也露出悔恨交加的神色,双拳紧握,恼怒的自言自语道:“可恶,这混蛋不是死了吗?而且是形神俱灭,我亲自动的手,怎么还可能有残魂剩下?”

    “哈哈!”地祖见状,则哈哈大笑道:“你还是太年轻啊,小子,左道之祖虽然实力不济,可再怎么说也是堂堂道祖,而且他擅长诅咒之道,精善神魂之术,就算是老祖我,对上他都要小心了再小心,可哪怕再小心,也不敢保证能灭掉他的残魂,你又凭什么觉得可以将它彻底剿灭?嘿嘿,不过说起来也要谢谢你这个白痴,否则老祖也不会拿回弑神匕了!”

    地祖在哈哈大笑中,任凭左道之祖的残魂进入自己的识海。

    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地祖是不可能让擅长诅咒的左道之祖残魂,进入自己的识海内的。

    但是,现在一个是情况紧急,另一个则是因为左道之祖的的确确已经损落,只剩下一丝残魂,也根本掀不起多大的风浪来。

    而且地祖也并不相信左道之祖会害自己,毕竟左道之祖是被方烈杀死了,哪有帮着自己杀身仇人,暗算盟友的道理?

    当然,地祖作为老牌儿道祖,哪怕在这种情况下,该有的小心还是会有的。

    虽然他让左道之祖的残魂进入了识海,却也是层层布防,根本就不给这点儿残魂有任何作乱的机会。

    然而,地祖最终还是大意了,他的所有精力都集中到了左道之祖的残魂上,以为就算方烈有阴谋,八成也是借助这道残魂施展。

    可是他却没有料到,就在残魂进入他的识海之后,突然,原本停滞在他面前的弑神匕,却突然化作一道匹练,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笔直的刺进地祖的丹田要害。

    虽然地祖的袍服和身上的首饰形护身法宝,纷纷亮起,神光阻挡,可他们品级太低,根本无力抵御弑神匕这种绝世凶器的锋芒。

    不仅如此,最让地祖感到绝望的是,弑神匕刺入他的丹田之后,竟然突然响起了左道之祖无比凄厉的惨叫,“我诅咒你!”

    伴随着这声诅咒,地祖的三魂六魄都瞬间受到了诅咒之力的攻击,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懵懂的状态。

    虽然地祖的金色神魂无比稳固,玄妙无方,很快就绽放无穷功德神光,驱散了诅咒之力,可是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左道之祖以牺牲自己为代价,发出的绝命诅咒,那绝对是非同小可,纵然是地祖,也根本不可能轻松抵御,不但神魂受到了创伤,裂开了一道道缝隙,而且他还有大约一个眨眼的时间,是处于绝对昏迷状态的,完全失去了和外界的联系,尤其是失去了和那件功德袈裟的联系。

    没有了主人的操控,功德袈裟的功德神光瞬间黯淡下来,虽然仅仅只有一眨眼的功夫,可是对于级别的绝顶高手来说,这就已经太漫长了。

    只见过去佛祖哈哈大笑,伸出如山佛掌,掌心处亿万佛经闪烁,直接就将光芒黯淡的真龙袈裟镇压下来。

    要是其他类型的法宝,过去佛祖想要镇压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可偏偏真龙袈裟本就是佛门至宝,甚至是他帮助真龙古佛炼制的宝物,自然是熟悉无比。

    哪怕被地祖祭炼一番,可是跟脚是没有变化的,所以才轻松的就被他镇压下来。

    而这个时候,地祖也终于恢复了清醒,环视周围,失去真龙袈裟保护的他,需要直面七大道祖,而他却被弑神匕和左道之祖的临死诅咒,搞得元气大伤,战力仅存六七成。

    以地祖六七成的战力,自然不可能是状态完好的七大道祖的对手,所以,此战已经几乎没有了悬念,地祖可谓是必输无疑!

    到了这个时候,过去佛祖反而不着急杀死地祖了,只见他微微一笑,说道:“道友,终究还是你输了!”

    “的确!”地祖点点头,放弃了继续轰击掌心佛国,而是倒背双手,高耸前胸,傲然说道:“我是输给了你们的阴谋诡计,没想到老祖竟然是众叛亲离,弟子弟子背叛,就连盟友,也会在死了之后对我捅刀子,真真是可恶至极!”

    “可那又怎么样?”地祖随后话锋一转,直接强硬的说道,“就算老祖身负重伤,你们就以为吃定了老祖?”

    “阿弥陀佛!”过去佛祖淡淡的道:“至少老衲看不出你今日有任何生理!”

    “的确,老祖今日可能要栽在这里!但是~”地祖随后狞笑一声,大吼道:“老祖自问,临死前还至少能拉两个垫背的,你们打算让谁来送死?”

    听到这话,七大道祖顿时齐齐皱起眉头。

    正所谓垂死挣扎,以地祖现在的状态,真要把他逼到拼命的程度,自己这一边儿也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死两个都算是少的。

    可是在场的人都是道祖,永生不灭,谁愿意和地祖同归于尽啊?所以大家都变得犹豫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方烈忽然微微一笑,说道:“老祖,你可知为何左道之祖要帮着我暗算你吗?”

    “不知!”地祖皱着眉头说道:“老祖是真的想不明白,这个白痴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他会为杀身仇人办事?真是蠢不可及!”

    “呵呵!”方烈笑着说道:“其实道理很简单,他答应,听我指挥,我答应放他真灵转世。”

    “嗯?”地祖顿时眉头一挑,忍不住说道:“你竟然敢放他的真灵转世?难道就不怕他卷土重来,再找你的麻烦吗?”

    “当然不怕,区区一个左道之祖而已,我能灭他第一次,就能灭他第二次!”方烈说完,很认真的对地祖说道:“老祖您也一样,所以,如果你答应自尽的话,我们可以纵容你的真灵转世!”

    “这~”地祖闻言,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虽然都是死,可一个是形神俱灭,另一个是转世重生,这其中的差别可就太大太大了。

    尤其是地祖,他能保护他的弟子12世转世重修,可见他对转世的了解是何等的精深。

    真要是给他真能转世的机会,只怕他一点记忆都不会消失,而且还肯定会转生到一个绝世天才形象。

    只要给他一点时间,他就能一飞冲天,甚至很有可能,再次崛起为道祖。

    同样是转世,地祖转世之后的路,肯定要比其他任何道路都平坦。

    所以转世重修对地祖来说,显然充满了巨大的诱惑。

    而现在的情况也已经算是明了了,过去佛祖等人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放任地祖离开的,别说拼死两个人,就算是拼死五个人,就剩下两个,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和地祖开战。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地祖的选择里,已经没有了生路可言。

    地祖唯一剩下的两种选择,都是死,只不过一个是拉两个人垫背,然后形神俱灭;而另一个选择则是自尽身亡,转世重修。

    几乎没有过多的考虑,地祖就做出了选择,能转世谁愿意形神俱灭啊?

    于是乎,地祖便转身问过去佛祖道:“方烈的提议你听见啦?你怎么说?”

    “这~”过去佛祖顿时就苦笑起来。

    其实,过去佛祖是打心眼儿里不愿意让地祖转世重生的,因为他实在是怕了地祖。

    可是在这个关口,过去佛祖又根本不敢说出任何反对的话来。

    因为事情都是明摆着的,过去佛祖只要敢开口否决了方烈的提议,那么瞬间他就变成了断绝地祖生路的,堪称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那么在接下来的围剿地祖行动中,地祖会拉谁垫背呢?几乎不用问也知道,他肯定会拿佛门出气啊!

    过去佛祖除非打算牺牲自己的一个分身和苦佛陀,否则他就不敢对地祖说不!

    万般无奈之下,过去佛祖只能苦笑着说道:“老衲同意,只要老祖交出一切宝物,并且兵解升天,老衲愿意在天道之下,发下心魔大誓,绝对会放任老祖元灵转世,不加害,不追踪,不干涉!”

    听到过去佛祖的天道誓言,地祖满意的点点头,随后就把脸望向了方烈。

    方烈自然明白地祖的意思,于是赶紧举起右手发誓道:“只要老祖自我兵解,我愿意在天道之下发誓,绝对会放任老祖元灵转世,不加害,不干涉,不追踪!”

    昆仑道祖和福德道祖见状,也跟着发现了同样的天道誓言。

    至此,地祖才算是放下心来,然后仰天长叹一声,说道:“某家纵横天下数十亿年,所向无敌,未曾一败,却不料今日,竟输给了后辈小儿,某家,不甘心啊!”

    随后,地祖转脸望向方烈,肃然说道:“某家一定要卷土重来!与汝等会猎天下!”

    说完之后,地祖的天灵盖便突然掀开,一股青气冲天而起,随即消失不见,原地只留下了一具,挺立不倒的身躯。

    随着地祖自裁,几件法宝也停止了挣扎,纷纷发出悲鸣,显然是在为主人送行。

    过去佛祖首先将玄黄塔收起来,并放出里面的飞尘道尊和三生石。

    “痴儿,苦了你!”过去佛祖对飞尘说道。

    “都是孩儿该做的!”飞尘道尊,或者说是飞尘佛陀,双手合十道。

    既然中央仙土归属方烈,玄黄塔自然就只能是过去佛祖的战利品了。

    而这个时候,方烈也收起了山河珠,然后对过去佛祖说道:“恭喜佛祖一家团圆!”

    “呵呵!”过去佛祖则笑着说道:“同喜同喜,师弟也终于修成正果,可以有自己的祖庭落脚啦!”

    “嘿嘿!”方烈笑道:“还得感谢师兄栽培!”

    “都是你该得的!”过去佛祖点头笑道。

    “呵呵!”方烈傻笑一声,便不再纠缠此事,而是说道:“今日一战甚是痛快,虽然并不惨烈,但也惊险至极,我这边也是损失惨重,需要回去修补,中央仙土也需要镇压,事情实在太忙,说不得,只好改日再喝庆功酒了!”

    “庆功酒倒是不急,还是中央仙土最为重要!”过去佛祖施礼道:“师弟好走!”

    “师兄告辞!”方烈恭恭敬敬的回了一个礼,然后便拉着福德道祖和昆仑道祖一闪而逝,直奔中央仙土而去!

    全书完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不死神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